文征明的虎丘诗卷鉴藏其他

新华网 / 2014-03-11 08:38

虎丘诗卷

虎丘诗卷

在陆承亮先生的云起楼闲聊,说起苏州博物馆刚刚闭幕的“衡山仰止——吴门画派之文征明特展”,这时,承亮兄告诉我:“家里正好有一件祖传的文征明书法真迹《虎丘》诗,一直舍不得拿出来,今天既然说到,不妨让你欣赏欣赏。” 

这是一件书法长卷,大字行书,纸本,510×43厘米,共74字,每字如拳大。诗云:“短簿祠前树郁蟠,生公台下石孱颜。千年精气池中剑,一壑风烟寺里山。井冽羽泉茶可试,草荒支涧鹤空还。不知清远诗何处,翠壁苔花细两斑。嘉靖丁未八月十又二日,书于大雅堂。”可见书于1547年文征明77岁时(见图)。此卷由多纸接成,包首有题笺:“文征明大书虎丘诗卷。丙辰四月观复道人吴永题。”并钤吴永收藏章。丙辰,应为公元1916年。 

虎丘,早在2500年前,就是吴王阖闾的游憩处,据说死后即葬于剑池之下。同时殉葬的还有他一生搜集的大量名剑。自从东晋王珣、王珉兄弟舍宅建寺后,虎丘更成了苏州主要胜迹之一。王珣曾任桓温府主簿,因身材矮小,时人戏呼“短主簿”。中国寺庙都筑在名山之中,是“山中寺”。唯独虎丘,面积仅300亩,反而被容纳在寺庙里,又被形象地喻为“寺里山”。 

不过,虎丘虽小,胜迹极多。剑池之外,尚有憨憨泉和千人石。憨憨泉,梁武帝时高僧憨憨所凿,水质清冽,僧人汲来煮茗待客。寺僧虚堂有诗:“陆羽(有茶圣之誉)若教知此味,定应天下水无功。”千人石在剑池附近,平坦如坻,因东晋高僧道生在此讲经而得名,“生公说法,顽石点头”。所以千人石又叫生公台。 

随着时代变迁,有些名胜消失了,如养鹤涧。原来,古时有位清远道人在此养鹤,明僧南印在此建造过“放鹤亭”。现在则亭倾涧涸了。

当然,虎丘胜迹尚有许多。这里仅就文徵明诗中提到的几处,作些阐释而已。 

承亮兄介绍说,这件祖传的墨宝是祖父陆伯龙得到的。陆伯龙师从海派巨擘王一亭,诗书画俱精,又富收藏。至于真迹流入陆家的情况。从包首吴永题笺,我们或许可找出其中的脉络。 

吴永(1865-1936),斋名观复斋,浙江吴兴(今湖州市)人,曾国藩孙女婿。官怀来知县,民国后任山东提法使、国务院秘书。工书画,又是著名收藏家。我们知道,王一亭和陆伯龙都是湖州人,他们与吴永都名满乡梓,又同为书画中人。文征明真迹通过这层关系,从吴永转到陆伯龙手中,应是可能的。 

陆伯龙得到这件墨宝,自然喜不自胜。到上世纪80年代,已是上海文史馆员的他,曾给同为馆员和收藏家的钱君匋鉴赏,钱先生赞不绝口,还借回家去看了多日。等到送还时,画上已多了一方钱先生的“心赏”章。这方章是钱老专门在欣赏名作后钤盖的。 

现在,陆伯龙先生作古多年,画传给了承亮兄。他深有体会地说:“我们搞收藏就是要通过学习、分析、研究,找出其文化内涵。这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 

华振鹤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