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纵横 免费注册
新闻排行 ·DIGG ·书画标签 ·Rss订阅 ·滚动新闻
首页 当代 艺术评论 正文

新浪潮第一击:《四百击》

核心提示: 起始场景是由一系列从不同角度与街道移动拍摄到的埃菲尔铁塔的镜头构成的;各式巴黎建筑出现在前景中。主题音乐贯穿了整个场景。片头说明文字:此片献给安德烈·巴赞。

一 

起始场景是由一系列从不同角度与街道移动拍摄到的埃菲尔铁塔的镜头构成的;各式巴黎建筑出现在前景中。主题音乐贯穿了整个场景。片头说明文字:此片献给安德烈·巴赞。

影片一开始是一个从年轻男孩的肩头看到的教室的全景。他正在写字。他放下笔,从书桌里取出一张身着内衣的少女的照片,将它向前传递。照片迅速地从这一排传到另一排。当镜头横拉过去时,我们看到一群十二、三岁的男孩正在紧张不安地装出认真学习的样子。一个老师坐在教室前面大大的桌子背后。照片传到了安托万·杜瓦奈尔,一个身着套头毛衣的黑发少年手上。他在照片上画了几撇胡子。那个老师察觉到了,把安托万叫到前台,还命令他站在黑板架后面的墙角落里。下课了,安托万想跟其他同学一道离开。可是老师却制止了他。“休息不是一种权利,而是一种奖赏,”他说。

第二个场面。安托万在他父母亲的公寓里准备木炭炉。接着,他在窗帘布上擦拭肮脏的手,然后从一个高高的餐具柜底下抽出几张钞票。他走进母亲的化妆间。音乐响起。他坐在母亲的化妆镜前,用她的梳子梳梳自己的头发。他闻闻母亲的香水,又摆弄着她的睫毛夹子。突然,他听到母亲回家了。我们看到她在过道里。她脱下外套,理理毛衣。然后坐在门厅里脱长统袜。这一切都是从安托万的视线中看到的。然后,安托万被母亲差遣去买面粉。他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父亲。晚餐做好了,他们开始吃饭。晚饭后,父亲与儿子展开了一面汽车拉力赛的横幅。母亲说她根本不想观看比赛。安托万父母亲之间的关系显然有些紧张。

第二天早晨,母亲走进安托万的房间,把他叫醒了――他们都睡过头了。在街上,安托万撞上了老朋友勒内。两个孩子决定逃学。他们到电影院看了一部动作片。随后,他们又在拱廊街玩球戏打发时间。后来,我们又看到安托万走进了娱乐公园里一架巨大的云霄飞车。从上面的观众席上(包括勒内),我们看着那个云霄飞车的转动。当那个圆桶越转越快时,我们看到里面的人都因为向心力的缘故从桶壁上升上去。安托万甚至倒过身来,头足倒置地被吸附在桶壁上。我们从他的视角看到一些令人惊奇的情景。安托万享受着每一秒钟。出来后,他与勒内继续在大街上游荡。他们无意中撞见了安托万的母亲与一个男人在接吻。勒内说:“这下你死定了。”可是,当安托万告诉勒内说那个男的不是他父亲时,勒内又说:“好了,没事了。”

安托万回到家里。父亲随后也回来了。他们准备晚餐。晚餐后,父亲的《米舍莱导游手册》不见了。他认定是安托万拿的。但安托万坚持说没有拿过。随后,安托万躺在床上――当他父亲走进来翻箱倒柜搜查时,他假装睡着了。过了一阵后,母亲也回家了。可以听到他们在争吵。但是镜头一直停留在安托万的房间里。父亲问导游手册的事。母亲说:“问问安托万。”“他说他没有拿。”“他总是撒谎,就跟你一样!”她大叫道。“我给了他姓名,我养活他,我已经受够了!”他父亲也大叫道。母亲则说,那就把他送到寄宿学校吧,“至少,我也可以省点心。”

第二天,勒内与安托万在学校外面策划如何逃避惩罚。他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说他母亲去世了,所以前一天没有来上学。又回到教室里。课开始了一会儿以后,安托万的父母亲来到了学校。他父亲狠狠地打了安托万两记耳光。下课后,安托万计划离家出走。晚上,安托万在街头游荡。他偷了人家门口的一瓶牛奶,一路跑了起来。

学校教室。正在上英语课。安托万又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这一次,是他母亲一个人来的。她正在向校长抱怨已经没有办法对付安托万了。随后,母亲领他回家。镜头切换到他们家里。母亲正在帮他洗澡。她突然对他热心起来。

为了有所表现,以报答母亲的热情,安托万在作文课上模仿了巴尔扎克的一个故事,结果被语文老师斥责为“抄袭”,还被狠狠地挖苦了一顿。他供奉在小小神龛里的巴尔扎克像,也因为其中蜡烛的缘故,差点引起大火。安托万的文学梦也破灭了。

上一页 1 234567下一页
本文导航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书画纵横
关于我们纵横历程官方站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