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香如故——锲文斋梅花印谱序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王友谊 / 2014-03-26 15:50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陆游《卜算子·咏梅》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陆游《卜算子·咏梅》

在当代书坛浮躁的时风下,北京书家王友谊先生是一位谦谦君子,也是一位“大隐者”。寄情梅花,爱梅、咏梅、写梅、集梅花印谱,托物言志的艺术,人生追求,我们从这册梅花词赋印谱中就能体察得出。

梅花印主要有西泠印社社员雪泥(张呈君)创作完成(五十方)。赏读雪泥的作品,没有刻意夸张的理念,没有材料技法的标新立异,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所谓"主题先行",确能强烈地感受到艺术与生命融为一体的率真。雪泥善于捕捉那些看似平淡却极富韵味的细节,引导读者默默地凝视其微妙变化之处,用心灵触摸生命的质感,可谓印从人出,人印合一。

篆刻艺术的魅力是在盈寸的有限的空间中通向博大,包容万千气象。雪泥的作品至少体现出这样两个特点,一是简净,二是古雅。他在运刀如笔的挥洒中,在一波三折中幻化出刀韵的丰富性与多样性,即便是一条线也能在运行中展示出线的骨力和力度变化,形成独特的形式美感,以节奏、韵律、力度带动线的变化,使之在长、短、波、折、曲、弧等形态中尽显独立的审美价值;与此同时,各种刀法的运用则随着线条的运行轨迹幻化为一种虚幻的韵致,它们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同时,他又能从前人不同流派的经典作品中兼收并蓄,追求质朴、古雅的印风。因而,其作便摒弃庸俗与物性,而以灵性、书卷气、典雅的“逸气”,让人领略到从简到逸、从逸而玄、从玄到远的虚旷与幽渺的审美之境。

雪泥治印乃慧心妙悟,厚积薄发,独出蹊径。其篆刻熔铸古今,抒写性灵。他对秦汉印玺的感悟超乎常人,其印汲取古陶、古玺、封泥等历史资源中的有益元素来熔冶自家印风,形成了浑厚朴茂、跌宕奇逸的趣味。~篆刻艺术的高境界,是在继承中表现自我,有新意,有创造。他擅于捕捉住上古文字自由恣肆、奇宕天趣的特征,因此其篆刻韵味独特而灵动,并能自由往来于千载时空隧道,为我们凝聚成醇古儒雅的美,实为难得。

此外,(-------)等篆刻家的作品也均具鲜明的个人风格,或工或丽,或刚柔起伏,或隐显互映,与咏梅词赋内容相得益彰,实现了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展示出作者的独具匠心与高超的技艺。使整册印谱内容更为丰富,更具欣赏价值。

梅花,是一种品德,是一种精神。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雅士倾情于其,寄志于其。当林和靖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苏东坡的“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枝”,齐己的“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吴昌硕的“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忆我我忆梅”及陆放翁的“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梅花有情应记得,可惜如今白发生”等咏梅诗句不断涌入并根值于我的大脑之时,我方知王友谊先生是心依梅花,借物咏志,正如他《唱响心中那首歌》一文中那些情真意切的表白,他半个世纪关于书法的爱与梦、思与想,正是从梅花不畏严寒、坚节凌霜的品格中得到意志的升华;在梅花寒香瘦影、冰清玉洁的气节中;精神得到了圆满。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