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小技,艺道千秋——锲文斋自用印序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王友谊 / 2014-03-26 15:51
从锲文斋主王友谊先生(四百八十?方)自用印中,我们就能窥视到三十余年的当代篆刻复兴的历史。随意选出一些印石辩析作者,都是耳熟能详的篆刻名家,整体上来欣赏这些创作于...

从锲文斋主王友谊先生(四百八十?方)自用印中,我们就能窥视到三十余年的当代篆刻复兴的历史。随意选出一些印石辩析作者,都是耳熟能详的篆刻名家,整体上来欣赏这些创作于不同时期的自用印,大多格调高古,气息动人。与当下市肆常见的印谱不同,呈示出或大气朴厚,洒脱自然的秦汉之风,或简净典雅、天真烂漫之情,或循古出新、生活活泼之韵,正是“贵在不求与古人同而不得不同,不求与古人异而不得不异”(当代学者常国武语),大多作品是一古玺印、汉印为基调的开放审美面貌,通过方与圆、轻与重、斜与正的对比,形成了丰富的形式语言。篆刻家们以熟练的技巧创造出了浑厚与质朴,清新于古雅的印面效果。一如苏东坡所说的“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篆刻作品是印人最好的名片,从印章中我们可以看出印人对时代的感应,对传统的理解。篆刻是对"本心"的修炼,而不仅仅是一种情操表现和思维哲学。大凡高明的印人,不会囿于旧的传统,更不会蹈袭前人的老路,应从变化了的现实出发,以真情至诚创造出个人所独有额意境,作品从而具备真情实感,可以打动人心。如(---)的作品,所取法的是多家路数,冶为一炉。用刀体出线条碑帖兼容的特征;(---)的印线条硬朗,刀法刚柔相济,章法疏密有致,神清气朗;而(---)的印作则有秦汉印的功底,古玺印的神韵;(---)则是集圆笔与方笔的巧妙之大成者,合谐自然,体现出了中国篆刻的笔墨精神;(---)之印妙在细而不弱、笔意舒展、耐人寻味;(--)的印中很多主线用了汉凿印的手法,笔画方中带圆,劲挺中寓浑朴,既有将军印之威,又有时代审美的轻松活泼,不激不历,的整体疏密之妙,用刀率意、手法多变,文字随形取势,和谐而丰富。

从上述不同印风可以看出,篆刻艺术语言结构是由字形、刀法、章法等组成的符合系统,是作者才情,思想,功力等的物化显现。印人在长期的研习创作实践中,从传统文化与经典作品中汲取言说方式与语义意象,并融入个人的气质禀赋方形成各自不同的艺术风格与作品面目。

篆刻作品是印人思想、心灵和情感的写真。德国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在《人论》中阐明了一个基本思想:“真正的人性无非就是人的无限的创造性活动,人的本质只存在于人不断创造文化的辛勤劳作中。”真正感人的经典作品是不可重复的,也是不可替代的,熔铸了一个印人独特的思想情感和艺术理想。说到底,就是文化精神,文化即是人化。印人须是文人,要有文心、文气、文性。无论篆刻还是书法,想进入高境界,必须提到文化的高度加以展望。文化的高度必须先有文化的视野和献身文化的精。而这正是王友谊先生的初衷,也是他和所以同道们共同的永恒之追求。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