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巾独步 知白守黑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俊之 / 2014-04-08 11:29
见过陈国成的人都不会对他留下很清晰的印象,一个血气方刚的东北汉子,相貌再普通不过,一副大眼镜遮盖了大部分的面颊;而真正与陈国成相识结交的人却都会对他心生敬佩,被...

见过陈国成的人都不会对他留下很清晰的印象,一个血气方刚的东北汉子,相貌再普通不过,一副大眼镜遮盖了大部分的面颊;而真正与陈国成相识结交的人却都会对他心生敬佩,被他的为学、为师、为艺和为人所折服,他犹如一面旗帜,展现的是战斗不止的精神、鲜明大气的个性、拙古沉厚的风格、散淡率真的心境。

一、为学——寝馈功深,寂寂苦学

陈国成是一个于学问严谨中实、宁根固底,不驰务虚名的人。

他酷爱学习,厚积薄发,“战斗”一词常挂在嘴边。崇尚战斗精神,崇尚战斗意识,学习时保持战斗状态,创作时充满战斗激情,这既是他日常生活的素描,也是他艺术理想的写照。每一天都要有收获、每一周必须要有进步,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长期的“战斗”让白发过早地爬上了鬓角,他一笑了之。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书法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发生了历史性的变革,原本兼有实用性和艺术性的书法不得不向艺术性一方倾斜,从大众化的特点中摆脱出来,正如美术、音乐、雕塑等艺术门类一样,书法逐步走上纯艺术的“专业化”道路。“纯艺术”的凸现,必然带来“专业化”的来临。书法步入高校,走向规范化、专业化的培养道路,面对这不争之事实,陈国成走出了一条不平凡的艺术求学之路。

二十年前,陈国成放弃了大学时所学的地理学专业,毅然决然走出家门,踏上了进修学习的艺术苦旅。去北京,奔杭州,走山东,到吉林,十年时间先后九次进修于鲁南艺术院、青岛书法进修学院、枣庄篆刻培训基地、济宁篆刻培训基地、西泠印社、山东日照高级书法研修班、中央美院和中国书协举办的书法培训班。2003年他有机会成为吉林大学的访问学者,孜孜以求一年有余,“学然后知不足”,2004年,他考取了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书法文献专业硕士研究生,从师于著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丛文俊博士。2007年他顺利毕业,成为黑龙江省第一位书法文献学硕士。2008年他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书法方向计划内统招博士研究生,成为黑龙江历史上第一位书法文献学博士研究生。

在吉林大学的十年脱产学习期间,陈国成由大学教授转换到学生的角色,每天背着学生书包,在宿舍、食堂、教室、图书馆四点之间奔波求学。每次听课他最早到达教室,晚上在图书馆翻阅资料最晚离开。他深知做学问要专,更要博,十年里他忘记了自己原来的角色,也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的辉煌,埋头于学业如饥似渴,尽情地吮吸着吉林大学丰富而深厚的学养,努力奠定自己渊博扎实的学术功底。

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是全国排在前三位的学术单位,教师学历均在博士以上,对学生要求的严格程度堪称第一。在这样的学术环境中做学生很困难也很苦闷,陈国成早就做好了思想和精神准备,放弃双休日、节假日,即使是春节也只在家休息6天。在吉林大学附近他租了一间简陋的小屋,整日读书研究,面对众多的专业书籍,他选择了极有挑战性的印学理论的奠基之作——吾衍《三十五举》,把《〈三十五举〉疏评》作为自己硕士论文的题目。学者最终的创造成果,要通过作品来展现。学术论文作为展现学术成果的一种主要方式,在表达学者的学术见解时,必须要有缜密严谨的立论求证。尤其是驳论文体,更是对作者论证功夫的一种考量。出入千数百年,纵横百十数家,使他眼界开阔,见解犀利。他首次提出“古印文献新证”理论,以出土实物来验证和纠谬印学理论中的问题是一种新创,尤其是历来都被学者们奉为圭臬的《三十五举》,经过他的考据研究,确认出其中有二十几举的内容存在错误,在印学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引发了印学界学者对原始印学资料进行全面厘正的思考。因此,在答辩中,其论文获得专家的高度评价,被评为优秀硕士论文。有了丰厚的积淀,他在行文立论之时能够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原本硕士论文只要求三万字左右的篇幅,他写了二十万字还觉得意犹未尽,2008年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专著《吾衍<三十五举>研究》。读博期间,他更加刻苦,选择了难度极大的“中国古代印论的理论渊源与框架结构研究”为博士论文题目,向篆刻理论的巅峰进发。最终他用了四年半的时间完成了论文的写作,得到了答辩委员会专家的高度评价,并建议其继续研究,两年后以两本书的形式出版发行。

一艺之成,良工心苦,寒灯夜雨,汲汲穷年,在寂寞中体道证悟,这本是人生的大快乐。与大师们的频繁接触,陈国成有机会得以认真地梳理自己的学术思想,忘情地品尝着前辈的硕果,他仿佛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学术研究如鱼得水,书法篆刻水平飞速提高。他在理论方面的提高自不待说,许多迷惘的思路都找到了源头,许多困顿的想法进一步廓清,明确了自己努力的方向。近年在书法刊物上他发表专业学术论文32篇,并荣获“首届国际书法论坛奖”“第三届全国专业书画媒体理论奖”,发表作品290多件,出版作品集和专著6部;在创作上他也“喜获丰收”,草书作品在《全国首届草书大展》上是黑龙江省唯一的入展者,篆刻作品作为应邀作品参加了最高规格的《当代篆刻艺术大展》。此外,学习期间,在西泠印社第五、六、七、八届篆刻评展、西泠印社首届中国书法大展、全国首届走进青海书法展览、全国首届青年书法展、全国第一届大字书法展和全国第六届刻字艺术展等具有权威性的中国书协和西泠印社主办的展览上,均有作品入展、获奖。在刚刚结束的西泠印社国际篆刻海选活动中,获得一等奖,直接被吸收为西泠印社社员。学术水平的提高,为其创作注入了营养和内涵,作品的品位不断提高。

如今,他依然固执地坚持着“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信念,独步前行,从容快乐。

二、为师——严师益友,堪称表率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大学毕业30年来,陈国成一直工作在教学第一线,在不断学习提高自己艺术素养和创作水平的同时,他将所学、所悟、所得全部运用到教书育人当中,力图进入艺术实践德艺双馨的理想境界。

作为大学教师他是非常成功的。他曾经被评为“大庆市十佳青年教师”,两次被授予“市新长征突击手”称号,连续11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获得全校教学成果大奖赛第一名。他的课堂教学生动活泼,深受学生欢迎,被评为大庆师范学院教学能手。承担的黑龙江省教改工程项目《“334”大学篆刻教学体系构建》研究任务,于2003年1月通过省专家组验收,并获学院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教学成果《科研促教学,构建大学篆刻教学新体系》2000年获黑龙江省高等学校教学成果二等奖,获学院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

更为引人注目的是利用课余他亲手创办石峰印社,并亲自担任指导教师。

石峰印社成立于1996年6月,主要社员是具有大学本科学历的在校大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目的在于培养以印学为主,书法与篆刻、理论与创作全面发展的高精尖书法篆刻人才。印社现有社员28人,皆为专职书法篆刻人员,其中硕士学位18人,博士学位6人。印社采取每周两个晚上授课的周授课制,学习方式几十年如一日,在技法、临帖、创作方面的学习井然有序。

他要求印社所有成员平时要多读书,多下“书外功夫”,自己身先士卒,自策自励,与印社成员相与奋勉。近年,印社成员在专业报刊上发表作品580余件,出版专集18部,发表论文87篇,书法篆刻作品入选正规全国展的人次达240次以上,入选人数占大庆的65%,其中篆刻入选人数占大庆的96%,占黑龙江省三分之一,成为大庆印坛的支柱,也是黑龙江印坛一支重要的生力军。葛冰华在《今夜有暴风雪》一文中指出:“石峰印人给黑龙江省的篆刻业绩撑起了一把耀眼的‘黄龙伞’,为黑龙江省篆刻稳定在全国的优势地位做出了贡献。”印社已经培养出全国会员近23人,石峰印社被艺术界誉为“黑色印风”“石峰现象”“今夜有暴风雪”……

十年辛勤的培育结出了丰硕的果实:2006年王者、由艳霞分别考取了大连大学和哈尔滨师范大学书法专业硕士研究生,任鹏将被中央美院书法专业录取,马晶、谭继新被哈师大书法专业录取,陈德双、吴金龙、耿艳春、周立志就读于哈师大国画专业本科,钱松君、鞠闻天、清平、盛俊艺、贾梦强、周立志等人多次在全国展获奖,有7人举办“个展”,共有18人考取书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将来的书法创作之需求,将明显地超过以往,未来的书法创作活动将渐趋理性,需要有效的理论引导,需要规范有序的批评检验。麦克斯·韦伯说过:“现代化就是经济、政治、意识形态与社会的理性化。”越是高尚的艺术,就越需要理性作为最内核的因素给以支撑,否则,它将不会在时代和历史上找到自己独特的语言和合理的位置。对于现象,我们不能只“跟着感觉走”,我们必须对各种现象进行理性的思考和研究。理性的深入标志着艺术的成熟,并预示着它将要走向一个新的辉煌。重视学术、立体发展将成为必然。

面对未来,陈国成带领石峰团队向着艺术的巅峰勇往直前、所向披靡。

三、为艺——多向探索,传统与个性双向拓展

“我不想让我的印面成为别人的跑马场”,陈国成顽固地执行着自己的诺言。

其实,艺术创作和艺术作品开始重视“个性”的思想早在谢赫的“六法”中就有表露,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当人们还在饶有兴趣地争论传统与个性之关系的时候,陈国成已经默默地扯起自己个性的大旗,勇敢地前行了;当人们还在把古帖奉为圭臬,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时候,他却能够如数家珍地讲出一批碑帖的不足所在;当人们醉于创作,无暇顾及也不知如何顾及传统的时候,他正静静地吮吸着聪明的古人留给我们的琼浆玉液。他从不提倡修改古人的作品,一直以为,古人留给我们的艺术是固有的。任何一件艺术品,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地满足每个人的欣赏要求,但是无论它有多少缺点,作为后来的我们只有吸收优点的权力,而没有修正其不足的资格,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具备这种能力。

在书法创作中,他大胆地将《石鼓文》的线条和笔法运用于《散氏盘》的书写之中,这样既能得石鼓意韵又能兼收散氏风采,由此其篆书作品直抒胸臆,迸发出夺人的古朴个性;在篆刻创作中,他大刀阔斧、直抒胸意,追求自然感觉,同时还兼顾作品的情趣,印风以雄强豪放为主基调。观其作印,风驰电掣,迅猛异常,颇具北方艺术品格,那是刻刀与金石的对语,在悟性的临界点上弥漫着远古文化的现代气息,斑驳旷达的“印乳”语言,增加了母性的关怀和温暖的体贴,也正是因此其篆刻作品有了鲜明个性,被国内篆刻界称之“大刀陈”;他入选全国展的隶书作品向人们反映的是远古时代的心声与现代的碰撞、两千年前的气息与时代线条的结合,因此为人们所认可;其行、草书作品从二王入手,兼习《韭花帖》、《上阳台》,尤喜《争坐位》模糊、游动、含蓄之美,由此融汇形成二王笔法统领下的富有颜真卿笔意的行、草风格。近年来,他创作的篆、隶、行、草、篆刻和刻字作品均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大展,并有获奖,是大庆历史上书法篆刻作品入选全国性展览次数最多的人……

创作中,他常常叩刀铿锵、失去理智,一方小小的印面往往会让他大汗淋漓;考察时,暴雨滂沱他痴迷地抚摸观赏着《张猛龙碑》的一点一画;观摩时,空无一人的展厅里他坐在一幅作品前能够细细品味几个小时。正是这种独立思考、大胆尝试,形成了他锐利的目光、奇特的视角和高超的境界。

四、为人——“阐旧邦以辅新命,极高明而道中庸”

陈国成为人低调,处事含蓄,与世俗保持着距离,但又不乏朴素、随和。当一些人纷纷下海淘金的时候,他却投身于进修学习,即使是自费也要去;当一些人为仕途升迁煞费苦心的时候,他却辞去了组织部正科级组织员的美差,去美术专业做一名普普通通的书法教师;当人们为了得到宽敞的新房而奔波忙碌的时候,他却把自家的三居室改装成创作室,无偿地提供给大学生们进行书法学习和创作,一家三口只好在外租房住,尝尽搬迁之苦;当人们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候,他却没有了假日和闲暇,每天早出晚归,埋头于学习、研究、教学和创作之中,乐此不疲。

陈国成又是性情中人,做人以一个“义”字当头。每有研得或心存垒块不以斗酒浇之,反倒用文章来倾泻,也不管别人报之以青睐或是白眼,但求心里痛快!在印社的发展中,他倾注了大量心血,无偿地帮助社员解决困难。王者生活困难,2006年考取了大连大学书法文化方向研究生,是他承担了王者的全部学费;钱松君生活困难、身体虚弱,却依然充满了战斗的热情,每天学习、创作的时间不低于十几个小时,常常通宵,每周都能够认真创作书法作品五件以上、印章三十多方,是他颇有耐心地为钱松君讲解点评每一件作品,安排好下一周的学习创作任务;由艳霞原来是一名幼儿教师,买断工龄后开始投身书法学习,经过四年多的努力,完成了本科学习,是他亲自介绍安排由艳霞到吉林大学进修两年,2007年由艳霞终于考取了哈师大书法专业研究生;贾梦强经过近六年的努力,因为成绩突出,已经由一个食堂厨师调到大庆师范学院艺术学院,成为一名书法教师,举办了个人书法篆刻展,又拿到了本科文凭,2012年考取了渤海大学书法研究生;鞠闻天家住满洲里,为了艺术拖着病弱的身体往来于满洲里和大庆之间,吃尽了苦头,脉管炎病也没有挡住他追求艺术的脚步,为了使其提高更快,是他亲自带鞠闻天到北京、天津等地,拜访名家,当接到全国展入选通知的时候,鞠闻天的全家人痛苦失声;任鹏少年时母亲故去,求学路上步履艰难,是他无论手头工作多忙,也要耐心地为任鹏做示范、分析作品、答疑解惑,2007年任鹏以第八名的专业成绩考取了中央美院书法专业……

在印社17年的发展历程中,为了系统化管理印社,陈国成首先提出放权,让执行社长管理业务,自己则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学上;为了规范化教育学生,提高教学层次和水平,他先后九次进修于各大专院校书法专业和书协的培训班,考取了吉林大学古籍所古文字与书法文献学硕士研究生;为了立体化培养学生,他身体力行为学生做表率,坚持每周和学生一同听诗词课,一起背诵和默写经典诗文;为了养成学生良好的学习习惯,多年来他风雨无阻,从未缺过一次课,经常是晚上10点钟上完课后才回家吃晚饭;为了印社的创办和发展,从96年至今,他十几年如一日,把自家的三代户住房空出来给学生当教室,每周无偿用两个晚上为社员讲课。

陈国成以智慧和勤劳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有所成的学生,他们将在全国各地继续传播着书法篆刻艺术的真谛;他也以赤诚和踏实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热爱艺术的学生,教他们如何学书、如何做人,他深深地感到自己身上压着多重的担子。看到学生们一个个冲进国展,能为黑龙江争光,他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在陈国成的书桌前放着一本台历,三月的那一页是一幅荷花图,画幅中间碧绿的荷叶高低错落,俯仰摇曳,之间或密或疏点缀着白色的荷花,花瓣张开嫩黄的花蕊展露出来,画幅的左上角一片片的荷叶平展着,只有一朵粉红的睡莲孤独从容地半开着。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