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瘗鹤铭经典回顾

书画纵横 / 2014-04-24 08:40
《瘗鹤铭》是我国南北朝摩崖书法艺术的瑰宝,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坐标意义,被誉为“大字之祖”,其艺术影响力绵长悠久、远及海外。素称“书法之山”的镇江焦山,历代书法家...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瘗鹤铭》是我国南北朝摩崖书法艺术的瑰宝,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坐标意义,被誉为“大字之祖”,其艺术影响力绵长悠久、远及海外。素称“书法之山”的镇江焦山,历代书法家的碑刻甚多,其中不少是珍品,最著者为宝墨轩碑林中被誉为“碑中之王”的《瘗鹤铭》,署名为“华阳真逸撰,上皇山樵正书。”这是一篇哀悼家鹤的纪念文章,内容虽不足道,而其书法艺术成就极高。原石刻于江苏镇江焦山西麓栈道摩崖之上,临江绝壁,后来遭雷击滑坡,碑文下半截落入江中,再后来,上半段也消失。至北宋初年冬季水枯时,原石始露出水面,有人摹拓其文,经考识知是《瘗鹤铭》,由此文士书家纷纷关注。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冬,曾任江宁、苏州知府的长沙人陈鹏年会同他人,历时三月,起《瘗鹤铭》残石于江中,清理剔垢得铭文八十六字,其中九字损缺。残石经缀合复位,于焦山定慧寺大殿左侧建亭储之,现存焦山残石共有五块九十三字。书写作者与刊刻年代,历来学者各持己见,众说纷纭,有识东晋王羲之、有识梁朝陶弘景甚至唐代颜真卿等,清代著名考据家翁方纲对前人之识进行大量的梳理辨析,认定梁朝陶弘景最有可能。
  《瘗鹤铭》传世拓本有出水前和出水后两种之分,水前本因椎拓不易,传世已成凤毛麟角。本期介绍有三种。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宋拓仰石本,落水前精拓本,共三十余字。潘宁题签,王文治、潘宁、铁保等跋。有“游似”印,费兆锟、崇思私印,铁保私印。石宾、师吾斋珍藏等印23方。
  此铭宋陈思《宝刻丛编》、赵明诚《金石录》,明都穆《金薤琳琅》等书均有著录。
  上海图书馆藏 楠木面板,经折装,计十三开,存中上石、中下石,凡全字四十二,半字四。张运题签,有莫棠、缪荃孙、杨守敬、吴郁生题记,铃李国松、何昆玉藏印。
  刘镛旧藏,康有为跋本 存字98字,比《金石萃编》所收只八十九字多出九字。
  《瘗鹤铭》全文
  鹤寿不知其纪也,壬辰岁得于华亭,甲午岁化于朱方。天其未遂,吾翔寥廓耶?奚夺余仙鹤之遽也。乃裹以玄黄之巾,藏乎兹山之下,仙家无隐晦之志,我等故立石旌事篆铭不朽词曰:相此胎禽,浮丘之真,山阴降迹,华表留声。西竹法理,幸丹岁辰。真唯仿佛,事亦微冥。鸣语化解,仙鹤去莘,左取曹国,右割荆门,后荡洪流,前固重局,余欲无言,尔也何明?宜直示之,惟将进宁,爰集真侣,瘗尔作铭。
  陶弘景(456-536 ),丹阳秣陵人,生于南朝士族世家,远祖乃“三国”时期“三让徐州”的陶谦,祖父陶隆善和父陶贞宝均是书法名家,陶弘景五岁学书,二十岁时已读书万卷,得齐高帝赏识,后隐居句容,自号华阳隐居,晚号华阳真逸(与《瘗鹤铭》中华阳真逸合),工书法,为梁武帝所重,武帝每有征伐或书法鉴赏之事,多与之商讨,故有“山中宰相”之称。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