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进:漫谈倪和军篆书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2014-04-29 08:45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倪和军,别署逸墨堂主人,1972年生,山东泰安人。师从刘宝纯先生、王友谊先生。现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协会员,山东省书协理事、篆刻委委员,泰安市书协副主席,泰山书法院副院长,东岳印社社长。曾获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一等奖、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展优秀提名奖、第五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一等奖、第二届全国篆书作品展优秀奖等。出版有《中国篆刻百家·倪和军卷》《印坛点将·倪和军》。

倪和军:砚边习得

予独爱小篆,由来已久,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与篆刻同进,二十多年的时间一直勤耕不辍,伴随时光推移,虽感不能终其精神,却也灯下阅文“八百”,砚边废纸“三千”,浸淫在小篆世界里,倍感澄心畅怀,自然多颇感触。聊作砚边习得,尚祈方家晒通。

纵观中国书法史,真可谓前人高峰林立,座座精神,逾越颇难,而自己只能望其项背,默默耕耘,因习好篆刻,寻觅着一条篆书、篆刻的小径,磕磕绊绊走到今天。习篆刻就要认识篆书,尤其是小篆,家居泰山脚下的便利,使我常观摩泰山刻石《李斯小篆》,由是从此入手。初学泰山刻石时,异常枯燥,只得其形,不知其意,难有书写之趣,真有放弃之念头。后得知汉《袁安碑》、《袁尚碑》笔意丰富且方圆兼备,自然开始对二碑留心用功起来,我深知“传神写照,尽在阿睹中”,用心去观之,用情去意之,从内心深处去感悟不同的字里行间,通篇的气韵,进行分析研究,笔耕不辍,手无倦怠。经过一段时间的临习,逐步理解了二碑笔意变化,其书写之趣自然天成,更有一种淋漓畅快、轻松率意之感,得到了小篆在书写时提按顿挫与转折疾缓的浓厚书写之趣。

冬去春来,几年的习练和实践,师友们的指点与教诲,方寸之间,字划横竖初显章法,但却仍倍感骨力不够,这使我明白了习书法必须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速则不达”,随之,我便把学习的落脚点重新定位,放在了清代篆书的学习上了。在邓石如那里骨架有了提高,在吴让之那里明白了篆书的飘逸之姿,在赵之谦、徐三庚那里发现了个性的表现,在吴昌硕那里知道了什么是厚重,在王福庵那里证实了印从书入,书从印出的道理。就这样又是几年下来,终于领略到了篆书流派纷呈的发展规律。

追随前贤,博览群书,通过对篆书的不断学习理解,对创作的理解逐渐在不同程度的提高,尤对小篆的基本程式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把握,创作的时间长了,作品的数量逐渐多了起来,却也认识到了小篆的创作路子其实很窄很窄,想尽抒胸中之意,却感笔端辎重难前,尤其是流美的“玉箸铁线”一路,前人已达到了不可逾越的高度,使我感到小篆的创作只能是在继承和复制中艰难的发展。

世上本没有路,无路就要寻路。当今时下,有不少同仁高手从各方面寻觅小篆的突破点,集中起来,大都是在秦砖汉瓦、器铭文上下工夫者,很多颇有成就,并为我们指出了一条小篆今后发展的方向。我与同仁一道,也对此进行探索、吸收与整合,的确感觉有一种新鲜的味道,内心倍感愉悦。变圆转为劲挺,变修长为方整,变整齐为错落,更让我想尝试取法的是:秦汉时期任何一种字体如汉简、章草、碑文,甚至文赋等等的艺术表现,都已体现出来了那种宽厚、广博的气息与韵味。但对砖瓦器铭的表象形式,我认为在创作中不可生搬硬套,套搬外在的章法部局之形式,应把这种气韵进行吸收,融汇于小篆的点划之中,使作品在不经意之间把那种气韵显露出来,让字里行间出现从容无为之境,让识者得到共鸣。这种理念和想法,也将会指引注入到今后我的创作之中。

悲鸿先生讲:书之美在德在情。书法的美在于体现书法家的情操、人格,需有丰富的精神内涵。也许这种理念和想法还不够成熟,但学书之路还很漫长,至于今后对书法的理解和认知,以及今后的创作有什么变化,还需进行艰苦的学习与知识的积累,祈盼专家师友多加批评点拨。

 

贺进:漫谈倪和军篆书

篆书与篆刻历来为同一“道”,“道”其文,“道”其法。自古先贤于篆书和篆刻是同修的,因为习篆必通解汉字之始,汉字之源,案头“所骥”之物必有典章、文论之类读物。习篆为苦差事,日夜以笔求刀自然少了些许行草之畅快、洞达的情趣。宋之上篆书,多为刻碑,以笔求刀,以笔锋求刀锋,必然是习篆者应掌握的技巧,而篆刻则以刀为上,用刀刻印似以刀刻碑,有异曲同工之妙,故自古以来,习篆之人多嗜好篆刻,已为书坛之昭昭之象。而篆刻者也以习篆为日课,于篆书之演绎法则寻求篆刻之风格,以至于以后,无论是印人大成还是篆书大成者,两者均平分秋色。如丁敬、邓石如、吴昌硕、齐白石等等,所以说,篆书与篆刻正是以一“道”为名,更多书家均将二者同修。

近年来,似乎在二者兼修的概念中,所从者聊聊,习篆抛却篆刻,篆刻摒弃习篆,此为时风所致。说此,未有褒贬时人之意。当多人沉浸于行草书的酣畅意趣中,尚有人以静和之气养篆书之气,已然难得。近些年,书法大展的兴盛,造就了诸多擅于篆书书写的中青年书法家,作品风格越来越丰富,挖掘古人的“稀奇”之物也越来越多,很多习篆书法家将历朝历代之文物都“搜刮殆尽”,力图以一种新面目示人,也确实为当今书坛之新现象,然而对于其中某些作者,其文字功底似乎还未成熟,对于篆之演绎尚未通透,势必把自己作品的格调降低下来,于他们中得篆刻之意态者,也寥寥无几。中青年篆刻家中,能将篆书的笔意发挥得尚有“可观”之水平者也为数不多,由此,我们似乎觉得在当代,与古贤士相比,我们要逊色得多。

和军兄多年来浸淫于篆书与篆刻的同修中,似乎在当代书坛来看属于“稀罕物”,因为在同时代的书法家或篆刻家中,他能够将二者同时“拾”起来,实属难得。

倪和军之篆书,无疑是小篆的体系,在他的篆书体系中,对秦汉乃至宋元、明清之篆书都有所涉及,当熟悉整个篆书体系之后,又以“秦汉篆”的风格表现出来,着实说明他有过人的思想。我曾在教学过程中对学生讲过这样的观念:篆书以秦汉为大成,宋篆可学,清篆可观。我们面对篆书种种之风时,会有这样的体悟,那就是清篆风格化严重,这种具有强烈的个人面貌的篆书作品,很容易掌握,无论是字态还是笔法,因为其规律性很强,掌握规律比掌握线的动态更容易。秦汉篆则是以线的弱态丰富性取胜,字势无太大变化,用笔也不会锋芒毕露,然而面对这样的篆书,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琢磨,去思考,所以秦汉篆更难掌握。然而大成之境最终要趋于秦汉篆。倪和军的篆书完全把握在秦汉篆的丰富变化中,他对于秦汉篆的理解来源于宋或清的篆书体系,照搬不是学习的法则,需要“内化”,需要“演绎”与“升华”,对于清篆,他显然是下过功夫的,清篆的意趣变化在他的篆书中有所体现,然而他去掉了过分的个人面目,无论是杨沂孙、邓石如还是吴昌硕,他的篆书中不会出现任何强烈面貌的个人化用笔,去掉“强烈化”的用笔后,他就是“内化”,内化清篆的核心用笔,将这种用笔保留下来运用在秦汉篆的学习中,对于学习清篆的体系,对于掌握秦汉篆的方向有很大的帮助,倪和军是以清篆的用笔方式参入到秦汉篆中,尤其是用笔的干练与干净,这在他的篆书作品中有所呈现,他的篆书用笔永远是韧性十足,流畅畅达,这无疑是清篆带给他的某种意识观念。
    倪和军还汲取瓦当、权量、碑额、汉砖等篆书风格,比如《秦诏版》的丰富用笔在他的篆书中也有所表现,倪和军的篆书用笔更加的轻松,将长线条无意中进行分段式完成,比如纵向用笔,无论是竖划、撇划还是捺划,他会在这类笔画中找一个点,在点的两侧完成整条线,这样的用笔我们在《秦诏版》中能够找到原型,以点带面,以点成线不失为习篆者的学习方式之一。他在《学书感悟》一文中曾提到“要创作时出新意”,其实他是在点点滴滴中汲取古人的精华,出新意不能苦思冥想,也不能闭门造车,任何个人面貌的形成都不是异想天开,总归要延续古人的影子来进行再创造,倪和军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在也说要“吸取古人的风神气韵。”

倪和军在这些年的篆书体系学习中,他掌握到了学习篆书的窍门与方法。这种方法绝不是是墨守成规,面对先人留下来的佳作,必须要食古而化,倪和军的篆书俨然在篆书的最高境悠游,他的取法是最高的,势必会让他的篆书在之后的学习中有更高的表现。

(作者为书艺公社网副总编辑)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