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会祥:古不乖时 今不同弊——张志鸿书法印象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2014-04-29 08:50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张志鸿,别署镜庐、鉴心山房主人,1973年生于山东泰安,副研究馆员。现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印学研究》编委会委员、泰安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东岳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作品多次参加中书协、西泠印社主办的展览并获奖。出版《邓石如篆书白氏草堂记临写指南》《五体书法集联系列丛书-篆书集字联》。

孟会祥:古不乖时今不同弊——张志鸿书法印象

前年,与鉴心山房主人张志鸿兄结识于邯郸,一见如故。虽仅得盘桓一日,而印象殊深。志鸿兄是热肠人,数邀我往访泰岳,惜予碌碌,迄未成行。而予于鲁,戚戚然以为故乡,向往之情,与日俱增焉。志鸿兄责予不践诺,亦无如之何,奏刀刻印以赐。去岁,志鸿兄过郑,同道相晤,把酒言欢,志鸿兄又赐法篆,是仁兄爱我,亦如我爱仁兄乎?海内书法篆刻同道固多,而真相得、时怀想者,亦不多也。

志鸿兄是书家,亦是印人,五体皆能,尤以篆隶鸣世。

其书入古深,然古不乖时。所谓入古深,即于经典作品黯熟。志鸿兄以篆刻故,深知六书,朝夕临摹,功力深湛。前人有云:“印从书出,书从印入。”识篆、写篆,始能深知篆,笔下、刀下乃少俗情而多古意。志鸿兄书印相济,自是过人处。前人作篆隶,务存金石气,甚或以笔墨摹仿剥蚀之迹,望之迷离扑朔,古则古矣,亦不免胶柱鼓瑟矣。志鸿兄之书,循本溯源,还金石于毫翰,务求书写之意。方其挥毫,并不墨守所谓不偏不倚之中锋,而是随势发力,笔致灿然。篆书,或惑于玉箸之形,以为篆引笔法,笔管直立不偏,仅此而已,或竟剪烧笔尖而为之。今秦汉墨迹,比比皆是,乃知“中锋”之说,误人非浅。所谓中锋,意在得势得力,必与侧锋相对而生,即中即侧,方得谓之中,不尔,只是画字耳。志鸿兄透过刀锋看笔锋,则古不乖时。

其书有新意,然今不同弊。笔墨随时代,一代之书,必肖一代之人文。今人尚巧尚新尚异,近年书法美术化倾向颇著,志鸿兄亦颇能表现“时代审美精神”。其书结字多新理异态,有“构成意识”;用笔举重若轻,富于变化;至于章法、形式,举凡色彩、印章、界格、作旧等等手段,亦皆驾轻就熟,触手成春。用是,志鸿兄入展、获奖无数,硕果累累。而展览导致展览体者,在于舍本逐末,书不入古,务为形式,机巧过甚,遂成媚俗。志鸿兄则下笔有由,秦汉精神斯在,是以卓荦不群。尝云:“静对贤哲,宜可尊古。亲之,爱之,乃知愈古而愈奇,愈奇而愈新!线条安排为势之质,空间安排为势之境,角度安排为势之奇。”观志鸿兄近作,形式之巧,一则使人似曾相识,即自古代经典作品、民间作品移植而来;一则使人耳目一新,即在局部稍涉新变,如一石击水,沦漪满湖。其字法、笔法,亦可如是观。守旧而不迂腐,变通而不张狂,如人耿介而不呆板,灵活而不狡狯,因得今不同弊。

尤其可贵者,志鸿兄好读书,善著文,志趣所在,断非以刀笔为稻粱谋。志鸿兄尝论印云:“印之道,文、史、哲、美可以概其精神根本所在,此亦天人合一之境界。文以养其心境,史以辩其心源,哲以明其心志,美以蕴其心神,于是方寸之间,乃有大千世界种种玄妙姿态。”移诸论书、论学,都无不可,理固一也。又云:“学养到时,声名自举,境界高时,天人同欣。”“天人同欣”,不啻无上妙谛,此志鸿兄之志耳!

2014年4月18日

(作者为《书法导报》副总编辑)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