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书法作品的内容与形式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天弓 / 2014-04-29 11:44

【内容提要】

本文提出“书法艺术的内容与形式”与“书法艺术作品的内容与形式”是两个不同论题,不能混淆。质疑现行的关于书法作品“内容—形式二分法”与“形式四看”的理论模式,提出书法作品中的“字”是独立而完整的艺术形象,书法作品的整体是 “字”的“松散集合”。主张“字”才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体。“内容”是指字形体现的神采、意蕴、情感,描述意蕴的“风格词”就是指“内容”。与“内容”对举的“形式”,是指字形的形质、形态或“字势”,而古代书论中的运笔(点画)、结体也是一种技法形式,但实际上是“字势”下一层级的概念。书法作品的“积点画成字”、“积字成行”、“积行成篇”是一个有先后时序的动态过程,观赏书法作品应在心理上重现这个过程。作为书法作品整体的“章法”不是与内容对举的“形式”,而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章法”包括两个层面,一是“积字成篇”,二是“整体布局”。前者是动态过程与静态结果的统一,有严格的先后时序,而后者只是作品整体方框内的平面构成的效果,完全是静态的。分析作品整体的章法,应区别这两种“章法”的特性,同时还要将二者结合起来。

【关键词】

书法作品  结构与层次  内容与形式  运笔与结体  字势   字组  字行  章法

观赏书法艺术作品,具有很强的主观性,如人格特性、审美价值取向等等,但也包含有对于书法作品的认识,这就涉及认识书法作品的理论框架,其中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内容”与“形式”。

新时期书法美学关于书法作品形成了一个很流行的理论模式:首先是“内容—形式二分法”,然后是“形式四看:笔法、结体、章法、墨法”。在这个模式中,书法作品的核心“字”不见了。我们的书法美学关于“书法艺术本体”已形成了一个基本共识,即“书写”与“汉字”是作为“书法艺术”的前提要件,这是正确的,可是在认识书法作品的理论问题上,却不见“字”了。书法美学的基本原理就这样悬在半空中,不能落地。这么明显的严重缺陷,仍广为传播,未见疑议。笔者曾多次撰文质疑这个问题,这里拟更深入的分析形成这个缺陷背后的方法论问题,同时对内容与形式的问题作简要论述。

一、  书法作品的特殊性

“内容与形式”是引进的西方美学、文艺理论的概念和方法,本身就有缺陷,但没有更好的概念和方法替代它,所以仍然是最适用的分析艺术作品的基本理论模式。书法美学也不例外。对待一件艺术作品的整体“一刀切”,作品整体分割为“两片”,一是“内容”,一是“形式”,当然二者是统一的。这种方式处理其他艺术门类的作品整体可能没有太大的问题,而处理书法艺术就可能会误入歧途。

书法艺术的作品整体具有什么特殊性?首先,书法艺术具有“实用性”。“实用性”是书法艺术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所以书法作品受到书面语言和文体规范的制约。只能创作“我写字”,不能创作“字写我”,这是语言规则。对联、匾额、手札、诗文等等,都有相应的文体规范。创作还要遵循正字规范,包括写字的笔顺规范。近些年各种书法展览中常出现这类失范问题,为观众所诟病。甚至可以说,写字就是书法艺术最根本的“实用性”。

其次,在此“实用性”的基础上,形成了书法作品中艺术形象的特殊性。一个字成一件作品,几个字成一件作品,一行字成一件作品,两行字成一件作品,数行字成一件作品。一个字可以成为完整的艺术形象整体,多个字呢?前字与后字的关系,硬性规则是上述的语言表达,而艺术性规则却是或然的,或者说两可;“连笔字组”只是一种特例,笔势线条把上下字焊接在一起,但仍然以单字为基础。(1)所以,书法艺术的作品整体,多字则是多个艺术形象的整体“字”的“集合”,甚至可以说是“松散集合”。这样说并不是否定书法作品的整体章法的艺术完整性,只是说一件书法作品的整体与一件绘画作品的整体具有重要的区别。绘画作品的整体构思与布局是有机整体,不可分割,局部不能代替整体。书法作品则不然,部分可以“代替”整体。一件长卷书法作品,尤其是楷书、隶书、篆书,看几行字,甚至几个字,就能知道这件作品的艺术风格和特性。鲁迅先生行书对联“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复制品(见图1),广为流传,实际上是从行书立轴《自录旧作赠柳亚子》(见图2)中挖出来重新拼合而成的。作为对联,这件作品(其实是赝品)在艺术上很精彩,堪称上乘之作,能显示鲁迅书法的艺术风格,可是这两行十四字在立轴《自录旧作赠柳亚子》中也很精彩,很和谐,这就是书法作品的奥秘。

所以,一件书法作品的整体,从艺术上看,是多个完整的艺术形象“字”的“松散集合”。所谓整体的章法,主要是处理这些完整艺术形象“字”是怎样“集合”的。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