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文章不染尘艺术评论

/ 2014-05-22 16:01
相识舒杰,是2002年9月在天津第二届书法艺术节上,28岁的舒杰书法获得了全国第四届楹联展的最高奖。不过最深入的一次接触大约在七、八年前一个菊黄蟹肥时节,觥筹交错之际...

相识舒杰,是2002年9月在天津第二届书法艺术节上,28岁的舒杰书法获得了全国第四届楹联展的最高奖。不过最深入的一次接触大约在七、八年前一个菊黄蟹肥时节,觥筹交错之际,相谈甚欢,舒杰还送我一册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作品集。记得地点是锦州王丹先生的虎溪山庄,事情的缘起是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召开的关于王丹陶瓷印章的研讨会。舒杰兄、杨中良兄、孙光磊兄作为代表一行风尘仆仆赶到锦州,座谈会上舒杰兄作为山东天柱印社的代表发言,印象中的舒杰是一个少年英俊、吞吐儒雅、热诚质朴的谦谦君子,秉承了齐鲁人宽厚笃实的风度。

那时,舒杰已经是全国很有名气的青年书法篆刻家了,多次入展全国重大展览并获奖,而且担任平度市博物馆的副馆长,在文博方面亦有很高造诣。事后,翻读舒杰的作品集,感觉一股扑面的古雅清秀之气,绝无时风沾染,书法以行草书为主,主攻二王一路,所作中规合矩,谨严而飘逸,有浓郁的卷轴韵味;篆隶书属清雅严整一脉,亦古意盎然,朴茂圆浑;篆刻则取法汉印和古玺,尤其以古玺风格为优,精巧而寓有古奥灵动之气。此后,见面叙谈的机缘虽然很少,但对舒杰兄更加刮目相看,通过新浪博客等经常关注他的艺术动向,每每为他取得的成就而兴奋不已。

近十年过去了,上个月我去京城办事,得暇到北京水墨公益基金会拜访老友杨中良兄,闲谈中得知舒杰为了自己心爱的书画篆刻艺术,毅然辞去平度市图书馆馆长的职务,中止了势头看好的事业,到京城学习深造,并出任中国水墨艺术馆的馆长,不禁让我心下一惊,暗暗佩服舒杰为了艺术而做出的大胆也是智慧的选择。

前几天,舒杰打电话通过电邮发来多件新作的照片,反复细读之后,惊诧其书艺层楼更上,不禁生发出一些感慨。

当代三十多年的“书法运动”,现在看来,表面上还没有衰微的趋势,不过详加考察,也会发现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一方面还有大量的爱好者热衷于参加各式各样的展览,为了参展获奖而费尽心力,乐此不疲。参展的作品,甚至被批评家戏说为“展览体”,具有顶天立地、密密麻麻、五颜六色、七拼八凑、用墨黑白朱杂陈等特点,流于制作化、程式化,精心打造一件然后批量制造,投向多个展览,通吃天下;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书家已经清醒地认识到展览效应的弊端,一味地追逐参展得奖未免与书法艺术的本质背道而驰,于是潜心修炼,陶情养气,着力于涵养内功,以生活化的姿态对待书法,不把参展获奖当做唯一和终极目标,怀抱一种自然轻松的心态。那么,试想一下,将来的书法艺术史将会留下哪些人的痕迹呢?答案不言自明。记得有人说过,什么是艺术史?艺术史就是每天有大量的作者像恒河沙子一样被无情的冲刷淘汰掉,说得未免有些苛刻,令人失望,不过的确是实情。有清一代,以书法名家者何啻数万?一百多年以后我们还记得几个名字呢?古人尚且如此,遑论书法已经逐渐趋向边缘化的当代!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与艺术无关的光环亮片、璎珞流苏,统统都会被剥离掉,消失得无影无踪,最终只有靠作品说话。

从舒杰近期的书作来看,似乎对这一点有着明晰的认识,作品就是最好的明证。他的书法总体呈现为纯正地道的文人趣味,说不染尘俗也不为过。用笔更明快果敢,变化自然,结字随机生发,章法则浑然天成,不扭捏,不造作。点划线条清劲磊落,质感颇佳,一提一按、一转一折都是一个明确的判断,断无拖沓含混、任笔聚墨之弊。所以,他总是以流畅的用笔和飘逸的韵致而令人击节赞叹,疏放处启人联想,精微处极耐咀嚼。其造境堪比晚明人那些意蕴深刻、韵味隽永的小品清言,近乎司空表圣《典雅》、《流动》二品。太史公在《屈原列传》中说,其志洁,故其称物芳。这是说文学作品和作家人格修为的关系,书法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舒杰这种艺术境界和效果的取得,也是其胸襟人品的一个表征,当然也是书家严谨为艺,诚朴治学,静心修炼使然,也与对书法艺术的精准认识有关。

舒杰的学书路径,以二王为根基,其中得益于《集字圣教序》和手札为最多,复又上溯篆隶,周之钟鼎文字和汉金文、砖瓦文字均有所涉猎,还能下逮唐宋诸家,从孙过庭及苏、米、蔡等人的墨迹中吸取滋养,而落实到创作中则不拘泥成法,挥洒之间非常自信,从容放达,完全进入忘我的状态。不论是大字、小字,正书还是行草,既葆有着并强化了前些年的书卷气,而始终洋溢着清爽恬静之气。当然这种清静的气息不是诉诸视觉的平滞、简单和呆板,而是精神状态自然平和、不激不厉的体现,是一种书写心态的自然流露,是一种常态的生成与存在。观赏者只有透过作品形式语言才能意会和感知这种肇于灵台的气质与灵性的外化。因此,舒杰的书法创作,代表了现今有志向、有出息的一类书家的追求,在某种程度上接合了传统文化与当下人文关怀的历时性断裂状况,其个案意义是非常珍贵的。

舒杰不是复古主义者,更非生活在真空中,其书作特别是篆隶书中浓郁的装饰趣味,显然也有横向影响的因素存在,不过我觉得那是一种与本人个性气质相契合的选择,况且舒杰还有自己的取舍与提炼,与东施效颦、急功近利者无涉。

舒杰进京了,有了很好的平台和学习环境,我想他会有一个新的提高和质的飞跃,这是大家都期待的。

 

                                                                                            杜志宇/文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