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登科谈舒杰艺术评论

/ 2014-05-22 16:02

王登科:无疑,在尘嚣日上的书坛,舒杰的书写是那样异乎寻常的宁静。关于技术和他对历史与传统的借鉴,对于明眼人皆可感受得到,那就是举凡古人遗迹中的名作、经典,甚至历代的字书与文字遗迹都成为了他瞩目和关注的对象。他以古雅的心性和闲和的人生志趣,消解了这些体式之间的相互矛盾,在他一任天性的挥洒中,那些本不搭界的字形竟然神奇的被穿缀在一起,合情又入理!所以在我看来,这位名气并不太大,且仍葆有青春的舒杰,已经早熟于这个时代而进入到了一种智慧的书写状态!他知道如何简捷,如何把握行笔中的分寸,那些本应属于特定年龄阶段中的人生气质,在舒杰的笔下已然生动地呈现了!没有炫技,尽管他技高一筹;没有造境,虽然他深谙表现。在他的视野中,洁净地书写仿佛在听风铃,自然生、自然相......这一切恰到好处地契合了生命智慧中的圆满和无碍!我敢说、舒杰走的是正途!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