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来中国画发展问题随想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龙瑞 / 2014-06-10 16:48

十年来中国画发展问题随想

龙瑞

十年是一个转眼即逝的时光。在这匆匆的时光里,国家画院的进修培训却结出了累累果实。进修学员人数之多、创作成绩之大可谓蔚然和斐然。这十年,中国山水画坛也在广大学员们的积极介入中发生着种种变化,演化出种种思潮和风尚,为推动中国山水画时代发展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虽然十年间如白驹过隙一般,一晃而过,但中国画坛值得思考的问题还是层出不穷,许多问题都是无法绕开的。当然,“正本清源,回归文脉”应然是没有完成的一个大问题,可能会耗去一代人或两代人的精力和智力,这是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和任务。在近十几年中,“黄宾虹热”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尽管画坛、学界对此褒贬不一,但黄宾虹的确在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中国画坛,回避开他,这十几年还真说不出有什么焦点和热点。就是新世纪前后的中国画回归传统也是和“黄宾虹热”一同产生的,其中深意大可思量。

黄宾虹是中国文化艺术古与今、中与西交叉点上的重要画家。他的山水画、书法、花鸟画、绘画理论都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对当代中国绘画、书法发展有着重大的启示作用。然而,由于黄宾虹的艺术具有时代的超越性,目前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他的艺术真谛,只是在新世纪前后,他的艺术才放射出夺目的光辉,成为中国画坛新的焦点。尽管如此,我们真正展开对黄宾虹的研究在时间上还不是很长,没有取得共识性的结论,没有在更广泛的意义上把黄宾虹的画学思想进行推广,仅仅局限于山水画一方面对他有所认识。但是,作为一代画坛巨匠,黄宾虹一定有其不可取代的时代价值,而且他的艺术价值对我们现代中国画发展是有重大启示的,他的画学思想是可以对各个画科都有所作用的,甚至于对当代书法都有着深刻启示意义。

当代中国画发展的要义,是在于将深刻的中国文化精神与特征引入现代中国画的时代转变中,是中国文化艺术的自身发展驶入现代形态轨道,而不是模拟西方的文化模式与样式,在这方面黄宾虹是有着值得借鉴之处的。从某种意义上说,黄宾虹的画学思想和艺术成就是近现代中国画家中具有现代性特征的典型。他的绘画中有两点值得我们研究,一、其艺术具有深厚的中国文化精神,崇尚内美,提倡绘画民族性,探寻由技进道的艺术理路,保持鲜明的中国艺术特质。二、他的艺术具有鲜明的现代艺术特征和表现方式,他把山水画皴法符号转化为可以自由运用的具有中国文化内涵的笔迹,用书法消解了中国画法式堡垒,画面具

有现代艺术所具有的完整性,单纯性,独特性。上述两方面,使他的艺术对当下中国画的现代化进程具有引领作用,十分值得我们认真去研究和学习。我们应该总结出内在的规律,判断其内在价值,让他的画学思想在新时期中国画发展中起到应有的作用。

除了黄宾虹的个案思考外,另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可能更加的宽泛,但却是中国画时代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就是传统中国绘画的社会与艺术功能对审美趣味及表现形态的影响问题。

中国绘画在其特有的社会机制、特有的文化精神与思想的影响下,发挥着独特的社会与艺术功能。主要特征表现为以人为本,“成教化、助人伦”,愉悦性情,修身养性,格物体道,使人生为艺术人生,使艺术为人生之艺术,有自我人格建构的功能。可以说,中国绘画既有艺术审美的自我服务,同时又有社会人生服务于天下的特征。在独特的社会与艺术功能影响下,中国绘画形成了独特的审美方法和趣味、审美概念和法式,造就了独特的绘画内涵和形态、表现语汇与思想,并形成了独特的品评标准。

然而,在中国近现代的社会转型历程中,中国社会机制发生了重大变化,原有的儒学体制还没来得及发挥新的效用就被打入冷宫,社会人伦的整体崩塌,使得原有的精神指向和文化语境缺少了可以附着的内核,绘画所应表现的文化价值、历史意义逐渐式微,审美标准也逐渐的无所准则,进而绘画也退化为悦人眼目的装饰品。

在当下新时期重新树立中国文化自信心和立场,重新梳理研究中国绘画的由器进道,使中国绘画从手法到理念都和中国民族文化发生联系,让中国画的社会与艺术功能重新回归中国文化的语境和机制中发挥有效作用,使中国绘画对中国人的人生与人心有所作用,已是迫在眉睫的任务。

中国画是一个文化形态,因而要有文化思考和问题思考,只有这样,中国画才可能和民族与时代有联系,进而和当代发展有关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