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卢禹舜 / 2014-06-10 16:53

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

— 写在中国国家画院教育培训中心成立十周年

卢禹舜

这些天,总不断有往届的学员来找我看画,邀我参加他们的新画展。看到他们的画风越来越成熟,作品的面貌越来越沉潜、鲜明,越来越有自己的真性情和感受。有的本来就很成熟的学员,画风也又有了新的精进、变化,能够感受到他们内心对道的体悟又达到了新的境界。我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忽然想起,他们有的是我的第一届高研班学员。原来一转眼间,近十年的光阴已经悄悄溜走了。难怪如今结成的果实如此沉甸甸!

我是2006年正式进入国家画院的,教学培训工作一直是我分管的重要工作任务之一。

尽管中国国家画院是国家级的创作、研究单位,创作、研究是院内一切工作的中心。但作为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我们也始终把服务社会作为我们的重要责任和使命。包括为社会发掘、储备、培养和输送优秀的美术人才。其实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画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的前身)建院初期,李可染、叶浅予、黄胄等老先生就以言传身教的形式或研习、进修的培训方式为社会培养了众多的美术精英,许多当代中国美术界的翘楚都是当年中国画研究院的老学员。此后,这种人才培养的方式和任务一直在画院传承、延续着。教学培训中心成立以来,画院的教学培训工作越来越向体系化、规范化、特色化方向发展,教学规模、教学设施、培训层次、教学师资、教学效果等各方面都逐年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仅近十年,中国国家画院为社会培养的优秀美术人才就有4000余人,他们目前都已成为全国各地美术界的中流砥柱或青年中坚,他们也是我们期待中中国美术未来的参天大树。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画院为推动新中国美术发展,丰富当代美术创作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回首昨天,对比今昔,不禁感慨万千。每一届工作室学员开学典礼和教学的场景仿佛还在眼前,应该说国家画院见证了他们成长的重要阶段,而他们也见证了国家画院教学培训环境、教学师资、教学理念、教学制度的逐年改进、充实、更新与完善,见证了国家画院全体导师和工作人员投入在工作中的心血与汗水。

十年耕耘,初结硕果,除了得益于工作室内部师生的共同努力,教学相长;得益于国家画院硬件、软件资源的支持和相关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也得益于各导师工作室之间的相互交流、优长互补。比如,我工作室的学员也经常去听龙瑞、程大利、范扬、何加林等先生的山水示范课,或者去听人物、书法、花鸟工作室的诸位先生的课,获益匪浅。有时,几个山水工作室还会联合举办写生和展览活动,这种越来越体系化的工作室导师制综合了传统的师徒传授式与现代学院式教育的优点,既保留了言传身教的导师个性影响,又超越了师承门第的界限,形成了多向开放式对话交流的平台,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

从我个人来说,在山水教学中,我总是反复向学员们强调修身与人品的重要性,这并不只是基于一个文化工作者的社会责任。实际上,越是深入到山水创作中去,就越能深刻地体悟到古人讲“画品如人品”的真意所在。我们看,大凡能触动人灵魂的,真正优秀的山水作品必然是画家与山水无“隔”地进行对话的一种精神传达,而这种无“隔”的状态,绝不是单纯技法描摹所能实现的,它需要画家保持清明“返诚”的心境,放下得失心、功利心、差别心,犹如孩童般自然、自在、纯真。因为山水本身就是自然、自在、纯真的,只有两个同样自然、真纯的个体坦然相对,才能相互契合、物我两忘、天人合一,进而达到悟道、通神的境界。这就好比以诚待友、推己及人一样。因此,中国传统文化中不论是儒家、道家还是佛家,都很讲究修养身心,重视保存“赤诚”的心性或者说“初心”。一个山水画家要走得更高,走得更远,这种“诚”是最该好好养护的,而在现代社会的名利诱惑袭扰中,这种“诚”的养护也最受考验。所以,我总和学员们强调“德艺双馨”的追求和标准,这两方面其实并不是平行的,当你真正把它作为一种内在的自觉,而不只是外在的要求的时候,二者会自然而然地相辅相成。一个真正领略了山水之性的画家,他的德必有同山水之处,他必能更深刻地体悟“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上善若水”的深沉内涵,他的笔也必更易于传达自我与山水交汇涵咏之精神。因此,我经常鼓励山水画家们多和自然相处、对话,多和自我相处、对话。我很高兴,学员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而且,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这方面的认识和自觉也越强。

古人觉“山水与人自然相亲”,我也始终觉得作为山水画家是幸运、幸福的。因为,在求艺进于道的过程中,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技艺,还有我们对于大道人生的体验和心灵的智慧,而这种体验和智慧又会通过我们的作品超越有限的时空,永久地留存、沉淀下来,成为一种“永恒”……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