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玉新:我们定会为清雅之气驻足——邹方臣书法杂谈山东省

/ 2014-06-13 14:49
邹方臣,现任中国书协考级中心考官,山东书协驻会副秘书长,山东青年书协副主席,山东书协培训中心主任。曾任清华大学高研班顾亚龙书法工作室助教。先后结业于中国书法院首...

邹方臣,现任中国书协考级中心考官,山东书协驻会副秘书长,山东青年书协副主席,山东书协培训中心主任。曾任清华大学高研班顾亚龙书法工作室助教。先后结业于中国书法院首期研究生课程班,清华大学霍春阳传统绘画高研班。荣获山东省政府最高奖第四届泰山文艺奖书法类一等奖。作品入选第一、二、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等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近20次。

齐玉新:我们定会为清雅之气驻足——邹方臣书法杂谈

我一直以为,书法艺术其实就是两个层面,其一是技术层面,这是具象的,比如线条质感、结构形状;其二就是精神层面,这是抽象的,比如气质、格调以及其他情趣等。古人说“技近乎道”这句话是非常深刻且精辟的!没有技术的承载,道附载何处呢?那么,技术的成熟不仅可以使一个书法家更好地将其精神的东西搭载其上,而且也因之形成属于自己的技术语言--风格。

邹方臣的书法十年前我就见过很多,今天当我再次见到他新近创作的一批作品的时候,忽然觉得,他的技术已经走向了成熟。一张张翻检他的各种书体、风格的作品,感觉就是----干净、凝练、率意。所谓干净,就是他的用笔非常到位,这个可以从他每一根线条中发现,其用笔的起行收动作完美流畅,没有那种锋面失控造成的破绽,而且也没有多余的缠绕,来路清楚;所谓凝练,这其实是对技术具有高度控制能力之后的减法,所以他的线质饱满干脆,没有花哨的东西在里面,这也是作者对行草书以及隶书书理的理解基础上所做的删繁就简和提炼;所谓率意,应该是建立在技术自信的基础上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心性----胆大而不妄为,信笔而不荒率。如此,邹方臣的书法直观的感觉就是高人一筹了。书法,到了一定程度,其实就是在做减法,保留有用的,多余的一点都不要,最后技术达到了无招而生发的境界,于是,技术逐渐过渡到精神层面,来流露作者的精神和审美取向。作书,繁复容易简洁难!这也如同做事,罗哩罗嗦、效率低下的人多,而三下五除二利利索索地把事情做好的高效能力很难。作书,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比如,我们去观察一下魏晋书法,尤其是王羲之的《圣教序》以及《十七贴》就会发现,书圣以及那个时代的书写者们,他们写字非常朴实,没有一点炫耀的成分,他们笔下流露的就是最自然的书写状态,他们并非要写给谁看、写给哪个展览,他们只是在书写着,不为功利……我以为,方臣这两年的书写状态似乎已经开始进入到为自己书写或者写给自己看的境界了,如此,作书也就少了挂碍,那种笔底所流露的自然情趣就多了起来,作品也更加耐品了。

当技术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自然而然的精神便因为技术的成熟而附焉。所以当很多人孜孜以求个人风格的时候,其实恰恰离书法的“道”越来越远了……显然,方臣的书法,通过对技术的修炼,有意无意地迈向了“道”的道路,至少他目前的作品透出了一股清雅之气,这种气息自然也是高格调的。书法,到了最后,比的是格调,而你建立什么样的技术体系和技术追求,最终也就决定了你的格调高低,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越写越俗的关键所在。书法一旦写俗了,技术肯定也是有缺陷的,当然这也和一个人的格调有关,所以书如其人,唯俗不可医。

仅就我个人而言,书法我喜欢清雅的风格。毕竟,书法是文人的一种雅好。在当代一个急功近利的浮躁时代,能够心存清雅之气,这种君子之风,无疑也是当代书法最缺少最宝贵的东西,这一点,我在方臣的书法中看到了。我坚信,当我们有一天蓦然回首----那些繁华似锦的书法都是浮云的时候,邹方臣书法中那种清雅之气是多么与众不同、多么值得我们驻足!

2013年9月27日夜

(作者为中国书法家网站首席执行,中国书法家论坛坛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