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扣门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王登科 / 2014-06-18 00:18

中国人瞩目西方是在近一百年的事。作为应用的科学以及精神理念只需拿来即可,于是有了东方今日的现代化。西装、汽车、洋楼、电灯、电话……

而作为艺术的拿来主义却是未必妥贴的。近代的徐悲鸿、林凤眠、吴冠中等先辈都做了大量的尝试与实践。其结果至今成为美术界无置可否的公案。倒是后印象派的大师梵高、高更以及当代的巴尔蒂斯、毕加索等,他们却成功的从东方艺术中拿走了很多,成就了他们非凡的艺术生命。

有人说是西方绘画是油,中国绘画是水。油与水的融洽是天方夜谭。

然而,当我走进后印象派视野中的时候,我竟惊讶不已。那燃烧般的梵高、沉酿般的高更,还有梦境一样的巴尔蒂斯、莫兰迪,于是我的心在燃烧,我知道,那是阿尔的阳光、塔西提岛的月色、还有蒙特卡罗城堡中的尘氛,一时间,越过百年的时空与阻碍——正向我纷至踏来!

这些不成熟的作品,是我拿起毛笔,用国画颜料,学习和阐释西方后印象派大师的尝试与体验,其中有我的演绎和再思考,更是我沿着大师非凡的审美视觉,探寻艺术与创造的一段平凡的履印。在此,敬请方家指正!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2014/0819/1408407609360.jpg

王登科

王登科,1963年生,辽宁海城人。吉林大学历史学博士,日本京都教育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热文榜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