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登科:怀念与随想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王登科 / 2014-06-18 00:19

我的绘画启蒙,早在懵懵懂懂的少年时代就已经开始了。那时虽说没有今天的孩子一般优异的条件,但迷恋绘画的程度,却是今天的孩子所意想不到的。没有炭条,自己拣来柳枝来烧制,没有石膏像,索性将毛主席的瓷制座像用砂纸磨去光亮来充当。左邻右舍比我小的孩子都曾是我写生的对象,乃至于一抹晚霞、一弯新月,都无不唤起我描绘的冲动……

而我最终选择的专业是中文,后又转为艺术史的研究。然而,多少年来,案牍劳形之余,绘画仍然是 我生活的一部分。无论是南上北下的求学之旅,还是客居海外的孤独岁月,以画遣兴,以此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从早年的素描、速写、水粉、水彩、油画到今天选择的中国画,从品种到技术,可谓用心良苦。但我始终认为,绘画,是我怀念的一种方式。

每当我拿起笔,铺好纸,那些沉年旧事 、风物乡思便一道纷至沓来,旧日的玩伴、远处的山峦、寂静的旷野,他们自己便跃然纸上,此刻,我的手竟显得那样拙劣。真的,我要感谢生活,感谢那些远去的岁月和我记忆中鲜活的人们,是他们敦促了我艺术的脚步,并给予了我创造的全部灵感。

至今想来,阴差阳错地与美术学院失之交臂,是我平生的遗憾。但是,却没有阻碍我对绘画的一往深情。二十几年来,对于文学的神往,对于传统文化的心仪,使我对绘画的理解愈加明朗。尤其是在对传统文人画理论与实践的参习中,更加感受到中国画所具有的人文情怀是那样的深邃与悠远。作为一个中国画家的创造视野,是那样宽阔与博大。

我的绘画,没有技巧。有的是顿挫毫芒之际,如同书写一样的挥洒。

我的作品,更没有主题,有的是清兴忽来,偶有所感的怀念与随想。

当昨天已成陈迹,当往事已风化为乡愁,此刻我会拿起画笔,以一种平常的姿式——再度走向他们!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2014/0819/1408407609360.jpg

王登科

王登科,1963年生,辽宁海城人。吉林大学历史学博士,日本京都教育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热文榜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