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眠溪:花气熏人欲破禅——杨中良艺事略议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杨中良 / 2014-06-20 14:52
1972年生,山东蓬莱人。全国青联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新闻出版工作委员会委员,荣宝斋《艺术品》杂志主编。结业...

中良在中国传统艺文上多所留心,古人常以“诗书画印”连类而言,若易“诗”为“文”,用到中良身上则如合符契。就我所了解到的顺序看,中良先是写字、刻印。他的书法面目看起来仍是帖学一路,上追晋唐,下汲宋明,可称秀雅苍润,实际上,碑学的功夫他也下了不少,篆隶的训练也相当刻苦;他的篆刻久有声名,工整而宽醇,所作虽然不多,却以秦汉为宗主,直接明清流派的正脉。待书法工夫积累之后,转入国画一道,用功既勤,自成风格。中良的国画不作大幅,以免流于空疏、荒率,这种选择也是对当代创作有感而发。他的作品以山水为主,旁及花鸟、人物,笔墨简淡高华,构图入古出新,配合切当的题目,形成完整的生命意境。至于文章则是中良心中所涌出。我曾与他谈天,希望自己在壮年时多写些长篇论文,他则对短小文章情有独钟,以为言之有物、论说清晰最为重要,并且认为这类文章更有益于天下此时。我们讨论的方向虽然有所不同,但是他的观点我也是赞成的。字数的多少真不是判断文章高下的标准。

艺文创作本已耗费心神,但是中良日常的工作却另有重点。近十年来,编辑工作与他有不解之缘。起初,他从山东到《中国书画》杂志工作,从编辑而到编辑部主任,《中国书画》杂志于业界常闻好评,中良自有功劳。现在,他又担任荣宝斋出版社《艺术品》杂志执行主编。《艺术品》杂志原名《美术之友》,停刊数年,自去年复刊,仅一年有余,已生机重现,不仅编辑质量明显提高,订数也大幅增长。杂志的编辑基本上是为人作嫁的工作,不仅活儿琐细,而且责任重大。中良于此道有深刻感情,每谈杂志的编辑,必然思维活跃,新意迭现,双目迥然有光,手舞之,足蹈之。关于编辑艺术类杂志,中良有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杂志要解决三个问题,一个是为时代培养艺术家,一个是为社会提高艺术鉴赏能力,一个是确定艺术品的艺术和市场价值。这个观点其实来源于他在画廊的商业实践。进画店的顾客,常问的三个问题就是谁画的,是真是假,值多少钱。中良有心,上升到了理论高度。

中良之所以能做到这些,肯定与他的能力、素质有关,但是,更重要的是对生命的态度。他始终是一个怀有深刻使命感的人,他觉得自己可以为当代艺术事业做点什么,此生不可虚度。中良颇为健谈,语出幽默,话锋机变,谈笑之间有六朝人遗风。所不同的是,他的行动胜过语言。他总是能够抓住机会去实践自己的想法。另一方面,中良有一颗善良、宽容的心。他在工作和生活中得到很多帮助,他也乐于帮助别人。他是圈子里大家“喜闻乐见”的“买单人”可算作证据之一。实际上,心无挂碍地面对周围的人和事,也许是他最大的长处吧。黄庭坚名作《花气熏人帖》第一句是“花气熏人欲破禅”,关于这一句,一种解释是满室鲜花,芬芳流溢,破了难得的禅定,这是比较常见的看法。还有一种看法认为“破”不是破除,而是超越、超出,也就是鲜花香气直超禅意。后一种看法不常见,但是我觉得好。所谓直超禅意,就禅论禅,实际上反而接近禅意。所以这句诗真正意思是花香流动,禅意涌现。黄庭坚常以禅论艺,这种解释我以为也许更接近他的本意。解释完了黄庭坚的这句诗,我的意思也大概可以明白。中良所从事的事业,无论艺文、编辑均可视为其一瓣心香,而花气所达也就自然距禅意不远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