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登科:诗意的栖居———杨中良绘画小议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杨中良 / 2014-06-20 14:52
1972年生,山东蓬莱人。全国青联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新闻出版工作委员会委员,荣宝斋《艺术品》杂志主编。结业...

如果说西方艺术的旨归是音乐的话,那么,在中国古典艺术的精神意趣中,诗无疑是其崇高的祈向。其实在悠久的中国诗教传统中,最早的诗也是用来吟唱的。这样说来,诗与音乐就其对生活的抽象本质而言,似乎就别无二致了。我们说,生命中美妙的幻想,正是艺术的宿命与本怀。于此可见,由来已久的中国文人画写意传统,也正是在此原点上生发出来。对诗意的憧憬,以及诗书画印的完美契合,构成了文人画自足的审美境界与形式美法则。这是至唐宋以降中国绘画道路之外的又一条敞亮的新途。

在当下有志于沿着这条途径探寻的画家群体中,年轻的杨中良君,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绘画小品,以其蓬勃的气息、诗性的直觉,连同落到实处的笔墨,完成了一次从古典到现代的转捩与回归。其价值取向颇耐人寻味且发人深思。

最早映入视野并引发我极大兴趣的是中良一幅山水小品。一条生拙的长线将画面分割为二,线的下方是几株旁逸斜出的老树,率性点染后,呈现出一派肃索的秋景,雁儿在高飞,隐者在路上,在长线与枝蔓的树梢间,一抹浓重的花青,氤氲出一种莫明的惆怅……这是中良君的构图模式,也是他自己营造出的一种独特的美学意象。线是骨架,色是血脉,而那种乡愁般淡淡的情境,便是其画面的气质与神识。这些似曾相识的画面元素,一方面来自于前贤的视觉经验,另一方面,则来自于画家诗性的直觉与敏感。

中国文人画传统的核心,不仅不在于视觉意义上的传达,恰恰相反,在淡然处之的笔墨运用中,表现着真实却又平凡的人生体验。这是中外美术史论家早已不争的事实。因此说,文人画就其审美指向,是属于诗的。我没见过中良刻意的诗作,但在他大量的绘画小品中,却始终洋溢着青春般浪漫的情怀,或许,正是这种道妙暗合,使得中良的绘画具有了一种诡谲的诗性之美。

中良先是以篆刻与书法登场的。方寸间的经营与调和,使其构图大胆而又合乎常理。经年的砚耕笔作,使其构图深谙线条的“奇怪”之妙,这是中良绘画语汇的先天之功。我们在其淋漓畅达的花鸟写意作品中足见其挥洒时的得心应手。这一点,与那些独尊一术的同辈画家相比,中良可谓是占尽了地利与天时。加之,中良气质高洁,不激不厉,含蓄中庸,颇具君子藏器之旧风,因此其作品常带有一种郁郁芊芊的文雅之气,似乎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在悠久的中国绘画传承体系中,每个人都不可能是所谓的“凌绝顶”者。至于创新之属,更是需要谨之慎之的险要之途。时下,我们更需要一些承接统系、入得潮流、脚踏实地的青年才俊。依我看,在当今躁动热忙、尘嚣日上的画坛上,中良君便是这样一位秉承传统、踏实的“入流者”。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