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兴涛:自然若天造清奇别有天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杨中良 / 2014-06-20 14:54
1972年生,山东蓬莱人。全国青联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新闻出版工作委员会委员,荣宝斋《艺术品》杂志主编。结业...

山水画自六朝出现伊始,就为其以后的发展规划好了基本的审美思想。宗炳《画山水序》中的“畅神”理想,冲破了绘画“成教化,助人伦”的实用性社会功能,极大地推进了六朝绘画中风神萧散、自由洒脱的因素的发展,而且令庄周“山林与,皋壤与,使我欣欣然而乐与”式无拘无束的情愫,在山水画的表现中日益强大起来。

中国画的自律化进程更促使了山水画私人化程度的发展,而“畅神”却是这千百年来未尝更改的文人绘画理想。从唐宋山水松石巨幛到明清园林手卷册页,是其外在形态的不断演变,这是文人绘画价值的自我体现,同样也是传统绘画文脉之所系。我想理解了中国画的自律化进程,会更容易读懂中良先生的山水画的。

干净、磊落,是对其人的印象,也是其画的状态。其实这应该是对“知行合一”的最好注解。“画若其人”是一个说的太多的话题,但在此我不禁又要感叹一番——“体面”,让我着实理解了其中的含义。中良先生是一个极体面的人,说话谈吐间流露出一种旷达的胸怀,这是文化素养的积淀。有着如此的胸怀和修养才能画出如此爽朗、清澈的画作。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里曾记载王维“破墨山水,笔迹劲爽”,古人的记录如此简单,在没有画作作对比的情况下,很难想象“劲爽”的面貌,看过了中良先生的画作后,张彦远的这两句话就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绘画艺术的发展总是在时左时右的纠结中自我修正,在这过程中因每个人的阅历及修养的不同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选择。作为一个智者,中良先生的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对绘画史总结后的自我认知。熟知绘画的发展规律,中良先生自己的创作当然是堂堂的大雅之道,其画面总给人玉树临风般的潇洒俊爽之感。无论造型、章法,也无论用笔、用墨甚至落款的书法,总是那样的温润晶莹,既不追求生僻艰奥的情调,也不尚慕艳冶秾丽的风华,这正和他清醇平和的心态一致。

这种清醇平和的玉一般的审美品格,更好地反映在他的笔性墨韵中。劲爽的用笔,从容不迫,干净利落的挥洒,使得笔线墨痕在宣纸上流走碰撞的迹象显得特别清澈晶莹、明净华滋,真如燕舞飞花,揣摹不得,又若美人横波微盼,光彩四射,观者神惊意骇,不知其所以然也。

而对章法的新奇、别出心裁,更能看出中良先生经营位置的良苦用心。“计白当黑”、删繁就简地于至疏处求致密,正所谓“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中良先生对画面的处理,无论疏体也好,还是密体也好,都是基于画面结构完整性和独立性,而不会斤斤计较于画面形象的完整和独立,所以总是给人以画外有画、溪山无尽的审美感受。而正是因为形象的非完整性和非独立性,反过来又赋予形象以生命的更广大性。

中良先生的绘画意境是恬淡宁谧的,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空山新雨后,木叶尽晚秋,一种清醇平和的韵致,宛若宋人的词,又如王维的诗,足以令人涤除玄览,濯荡尘心,神畅在诗情画意的优美之中。

这正是基于一种闲适的生活态度和文化理想。这种诗一般的情怀塑造出如此的作品,而在这种作品的感染下,其生活更会诗意化。在这种相互的影响下,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中良先生的作品会越来越精彩。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