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联喜 中国画的生活与情感之关联访问学者教学文献

书画纵横 / 2014-06-30 17:46
中国绘画历史悠久,遗迹繁富。它的传统分别保留在古今优秀作品及画论中。谈及中国画之传统,研究中国画论,自然是长期无法回避的话题。中国古代绘画的成就很高,同样很高的...

中国绘画历史悠久,遗迹繁富。它的传统分别保留在古今优秀作品及画论中。谈及中国画之传统,研究中国画论,自然是长期无法回避的话题。中国古代绘画的成就很高,同样很高的还有其绘画理论,且见解精辟。如“传神论”的提出者就是人物画大家顾恺之,而以后又有不少人将此论引入山水与花鸟画之中,影响深广。“传神”二字逐成为中国绘画的最高境界。而对传神的解读,从绘画的意义上来讲应该是艺术表现的两个方面:一是造型,从技巧角度讲;二是意境,从精神指向讲。就其内涵岂是两个方面能说的清的。但中国画的造型绝非一般概念上的描写,它是指在高超技巧下对塑造完美形象和艺术表现的能力。而另一方面即画家的精神品格,这里就直指艺术家的人品、修养及人格魅力;即一个艺术家应该具备的精神品质,承载天地人神的相异相合,融通古今中外的大智大美,包容情志物态的变异统一;这也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需达到的最高境界。总之没有对艺术的挚着追求,没有对生活的敏锐观察与表现能力,没有对生命意义的深度观照与自觉审视,没有对人与物、情与境的惜心探究与用心体察岂能达到如此境界。因此,从古到今的大艺术家他们的成功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努力能启及的。

一、激情来自生活

从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以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就成为创作实践的主旨。而这八个字,既总结了前人之经验,也为后世制定了创作的指导性法则。“顾生思侔造化、得妙悟于神会”(唐李嗣真《读画品录》)。“惟观吴道子之迹,可谓六法俱全,万象必尽,神入假手,穷极造化也”(《历代名画记》)。所谓“传神”就是说一幅作品要有精、气、神,即精神、思想、品味。顾恺之的第二个论点,就是“迁想妙得”,这是每个画家都知道的理论术语。他看到自然界的现象,就能唤起诸多联想,这个理论一直被艺术家所推崇。它自然也成为“传神写照”的要旨。

不单绘画,书法理论亦求“假笔转心,非毫端之妙。必在澄心运思,至微至妙间,神应思彻”(唐?虞世南《笔髓》)。“碑贵熟看,不宜生临,心得其妙,笔始入神”(清?姚孟起《字学意参》)。“学书在法,其妙在人,法人人可传,而妙必其胸中所独得也”(它?晁补之《鸡肋集》)。由此足见书画之道,贵求神韵,孰不知神之所现乃性情所至。因此说,艺术是以情感表现为宗旨,与作者内心世界有着必然的联系。艺术活动是情感的活动,艺术作品是情感的产物。如果作者没有用激情去面对生活,就不可能出现打动观赏者心灵的作品。审美情感的穷乏,必将倒致作品感染力的弱化。南北朝的宗炳提出“澄怀观道”,从另一方面提出了“传神论”,的要意,他要画家在作画前要用清净的心胸、纯洁的的心灵品味对象,所谓品味就是从对象的精神、心灵乃至性情等方面惜心观察,而不是单纯的表现对象的外在形体。也就是说作品的形成,是要用慧心体会、慧眼观察、用灵魂与物象对接,而不仅仅是艺术表现而已。“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微卧晚枝”(宋?秦观《春日》),足以说明情感活动对艺术创作的重要性。

刘大为老师认为:作为人物画家,我们更注重人物画的创意与境界。中国人物画作为成熟的画种,在世界艺术史上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和审美意义,它以炉火纯青的艺术高度凝聚了中国人民聪明智慧和创造精神,在漫长的岁月中,它汲取了多民族绘画的优点,集不同画种的长处于一体,丰富了自身的表现力和精神内涵:它的包容性、叙事性、表现性、抒情性、现实性与史诗性,奠定了人物画无与伦比的艺术价值和审美价值体系。这种体系的建立就是无数艺术家的不懈努力、实践和情感付出的结果。

刘文西老师八十多岁,他从20多岁来到陕北,一晃就是60年,百余次陕北写生,大量的主题性绘画和陕北人物题材作品就产生于此,他在艺术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200多米的《黄土塬上》的人物长卷,是近十多年创作的鸿篇巨制,其生活都来自鲜活的陕北高原,在现实主义题材创作中,他仍然用激情在冲击着艺术人生的高锋。在延安为同学们上写生课时,面对淳朴的老百姓他动情的对同学们和黄土画派的画家说:“为人民而创作就要逐年建立与人民血肉相依的情感,不断到生活中汲取丰富的营养用激情创作,不断的积累经验提高创作能力。创作是艰辛的,当一个好画家更是千辛万苦的,只有画家长期融入人民的生活之中;才能懂得画画的意义,才能解决应该为什么人画画的问题。只有把生活和人民放在心里的画家才能画出人民喜爱的作品;只有为人民立象写魂,才能得到人民的理解和欢迎。作品是画家的生命,精品是艺术的生命。画家靠画来说话,画是献给人民的也是献给历史的,作品优秀与否只有人民和历史才能给其定位,因为人民和历史是最公正的。作为画家也应该是最贴近生活、贴近人民,画家应该是最有思想、勤劳、勇敢和能吃苦的人。我们黄土画派的艺术宗旨就是:熟悉人、严造型、讲笔墨、求创新。我们的口号是:根植黄土画人民,表现时代出精品。画家只有一辈子把心思用在画上,放在人民身上,才能画出好的作品。”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艺术家对大自然情有独钟,是因为大自然是艺术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在画家的眼中,万物有其灵,草木有其情。任何客观形象都必然受主观审美的选择,而作者笔下的自然景物,更笼罩着主观感情的色彩。因此,对美的发现是要用“心”和“情感”的。“关注生活,感受生活,并诗意地表现生活,并要上升到精神世界;同时还要体现自我的把握意识”,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为创作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础与条件,也是艺术家艺术创作的根本动力。

“感物而动,情即生焉”。画论自古就有“写景状物,触景生情”之说,画家在大自然的美丽景色之中醉心荡魄、情不自禁,进而产生强烈的创作欲望,并借景舒情、借物传神、穷尽巧思、用心灵和机智创作出流光溢美的艺术作品。正是这种情境交融的思维状态,才是真正激励艺术家去感悟生活、感触自然、感觉生命、垂炼升华、进行创作的直接动力。因此,只有在生活中丰富自己的情感、积累自己的知识、提高自己的修养,才能使创作中的客观物象与主体情感进入“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一但把生活的情感元素变成激励创作的感情激流,让客观的间接感受变成主观创作的直接动力,通过作品量的积累去完成艺术感悟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过程。国家大师黄胄说过:“对于一个画家来说,风格、技巧、笔墨都从生活中来。长期不断的生活实践,才可形成某些画家在这方面的特点,而抄袭和模仿只能是画匠。”他还说“创作方法,其实就是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一些规律。”他认为实践上升到认识产生方法,方法经反复印证形成规律,规律经不断检验即成为法则。总之一句话:就是实践。黄胄是在更多的创作实践中垂练基本功,他是一个在超量的磨练中一步步登上艺术峰巅的人。

二、神韵出于情感

长安画派创始人石鲁先生,在其多年的艺术实践中认为“如何发扬民族艺术的独创性,是关系到一代艺术成熟的标志性问题”。他所主张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就是以一个艺术家独具的时代风采,现代的审美视觉,揭开了中国画史光彩夺目的一章,成为中国画开宗创派的“建构”大师。他能把“对黄土高原审美感受的完整与新鲜性同自己心灵世界沟通起来,神领意造,刊落其表皮,抓住自然灵气和生命与情感要素,呈现出物质的自然灵光及心理性内容”。他的“神用象通,情度所累”是对创作方法的高度概括,即可视是通真、可想是通情、可悟才能通神。当记者在一次研讨会上问及石鲁先生,您认为长安画派在创作中还需要什么时,他一字一句讲了六个字,探索、探索、探索,他才是将生活的激情转化为“艺术细胞”的天才。也正如他所言,“画者不经过生活的锤炼,岂能锤炼艺术”。艺术的美就是在大彻大悟中探索出来的。

在自然界,正是画家主观审视的原因,其笔下的形象已不是纯客观的再现,而是画家审美情感的直接传达。因此,我们在欣赏艺术作品时不仅在感受作品中所描绘的艺术形象,而且也在感受和品味创造艺术形象的艺术家的情感与修为能力、技法并不是研究的核心。只有经过心灵过滤后的素材,通过画家进一步锤炼,这时的自然物就被赋予了一个全新的、更诱人的具备永恒艺术魅力的创新本体。一个精于艺术创作的人,其创作的艺术品无不是经过内心情感世界的惜心观照而产生的,而一幅动人的艺术品,首先感动的人是艺术家,正是有这种冲动,才得以产生表现客观物象的神来之笔,这种神采之笔才能放射出了不朽的艺术光彩。正如清代画家八大山人,后人论及其画是他情感的化身。由于国破家亡,他一腔悲愤,无处倾诉,便在其诗文书画中极力渲泻、尽情泼洒、恣肆勾勒。一颗树枝叉清劲,一块石冷峻苍凉,一只孤鸟两目寒光,在大片空白中,似乎都能感觉到寒气逼人,这无不是他人格精神的写照。他创造了狂怪奇崛的艺术,可谓独步古今。这就是,神韵出于情感的典型一例。刘大为老师出生在孔孟之乡,自幼受齐鲁文化滋养,后移居内蒙,成长于草原,中原文化的儒雅与草原文化的豪放铸就了他特殊的个性。而不懈的追求与刻苦的实践又炼就了其坚实的艺术功力。工农、学兵、记者及教师的工作,又丰富了他生活实践与阅历,养成了诲人不倦、尚学不缀、包容宽厚、勤勉自励的作风,堪称大儒。刘大为老师就是一直在实践中不断创作的大家,他把多种绘画形式融为一体,且众多经典作品都是取自生活的范例,为我们树立了一根根闪光的标杆。他在创作《晚风》时说“是毛泽东主席把中国人民带出了火坑,创建了一个独立的新中国。是邓小平同志把中国人民带出了贫穷,建立了繁荣富强的新中国。我怀念毛泽东主席,但更敬佩邓小平同志。为此,一定要创作一幅表现他老人家形象的作品,以纪念这位为新中国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伟人”。正是这种真情实感和创作热情,才使《晚风》这幅作品在建党七十周年全国美展上风采照人,透出了一股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成为一幅具有新时代魅力的典范作品。纵观艺海,不少大师、不少画家,其作品之所以神采奕奕,生动感人,也无不是画家情感所至,神韵集成。

三、情感重在积累

情感源于生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现在,我们不少画家们仍然重视生活体验,不断在生活中丰富自己、积累素才,并且善于把生活中情感的浪花聚集成感情的激流,让这种激流变成创作的激情和动力,再把这种激情熔铸进再现生活的艺术作品中,从而使作品达到以情感人的艺术魅力。

任惠中老师在教学中就是一个能调动激情进行艺术表现的妙手。他的作品,不论是示范写生、创作、包括小小的速写,对同学们都能循循善诱,其手法多变、师古不泥、挥写自由、形质毕现。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他积累了无数的创作素材,几十年来他走遍了西藏、甘肃、新疆、内蒙、青海、四川等少数民族地区,在那里都留下他无数的脚印和滴滴的汗水,生活也给了他丰厚的回馈。近年来,他又把视线投向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又画了大量西南少数民族写生,其写生作品与藏族写生形成鲜明的反差,浓艳的色彩、严谨的造型、灵动的画面,又深深的打动了人们,令专业学者们惊叹不已。他也在用毅力和意志书写人生的辉煌。在他的笔下,人物形象个性鲜明,笔墨甘畅淋漓,激情喷涌,有较强烈的视觉效果。如《高原人强巴》、《丽日》、《西线》等。都给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他在教学实践中注重将自身经验与感受传递给学生,将基本功的训练与创作实践相结合,特别注重把创作实践引入造型体系的教学之中,让单一的写生变成创作实践并解决艺术造型问题的生动课堂,把同学们创作实践中带有的倾向性的问题在写生中予以解决,成为学生们乐于接受的一大特色。他笔下的藏区风情作品之所以震撼人心,获得成功,固然与他对藏民关注、技法独到、感情投入有关,但更多的是他的作品张扬出人类生命和宇宙万物息息相通的精神活力。他是一个真正善于挖掘人物内心和调动艺术激情的高手。

石鲁先生在生活中就体会到:“要真正懂得这个世界,就要潜入时代生活的深处,用生活点燃的创作热情去孕育艺术细胞,以期有朝一日点石成金,提炼出属于自已发现的美,表现出其本质”。他还说:“画家的艺术气质,艺术个性和艺术特色,只能由时代生活来铸造。有志向的艺术家,由于在命运上与人民内在本质的一致性,在心灵深处印上了情感的烙印,日后受到提示和启发,便会激发出创作的灵感和火花”。这也足以说明先生对生活情感积累的重视。

创作实践告诉我们,注重师法与造化,继承发扬优秀传统文化为自己积畜内功,打牢艺术创作基础;到生活中汲取滋养,使其身心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从中感受无尽乐趣,这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的必然之路。画家正是通过富于情感和生命的艺术形象来表露他对自然、社会的体验和认知的,并通过画面的表现来展示作者内心世界。因而,正直真挚、富有情感、强烈的生命意识与社会责任正是一个艺术家应具备的品质。艺术家应较之一般人应更富于激情,更热爱生活,更珍惜生命,这才是创作所必须的情感过程,并用真心、真情、真诚创造艺术,书写人生。

陈联喜

陈联喜 高原晨曲 186×98cm/2014年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