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军委 中国传统线描人物画特性与内涵访问学者教学文献

书画纵横 / 2014-06-30 17:48
线描是中国传统人物画独有的表现形式,不着颜色的线描勾勒,已使画面具备了形象、意境和精神。传统称之为白描(即线描)。白描也就是线描其基本造型理念是:在物象形体的视...

线描是中国传统人物画独有的表现形式,不着颜色的线描勾勒,已使画面具备了形象、意境和精神。传统称之为白描(即线描)。白描也就是线描其基本造型理念是:在物象形体的视觉轮廓(形体边缘)结构转折和交结处,那些足以和体现形体与结构的线以及作者的感觉利用毛笔的功能在画面充分地表现出来。即所谓(以线存形),以线存形是中国画的基本形式特征。

线描的意义有二:一是塑造形体,体现空间、区别质感、构成画面。即所谓“外师造化”二是以生动变化的线描(用笔)概括刻画形象、开掘意境、锤炼品味,使画面意境深邃、超逸物外、生动感人,即所谓(中得心源)。

线描是绘画的开始,写生和创作的第一步。线描是画家艺术修养、才华和品格的凝聚和体现。往往作品线描的成功与否即以决定了作品的成败,故称作品的线描为“命线”。线描是绘画的基本功,初学者要必须经过在线描上的理解和训练的重要一步,创作中也无时不经过在线描的锤炼和发挥。

线描的用笔技巧多同于书法用笔,线描的审美品格也多直引于书法。所以人称:中国画的技巧即书法(包括艺术观念和审美标准),书法用笔技巧中的中锋,正、侧、逆、顺,行笔的轻、重、疾徐,以及寓情、写意线描技巧,概莫能外。故唐人张彦远说:“夫画须求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

线描的技巧来源于用笔,而中国独有的毛笔的运用与发挥正是中国画的形似特征的工具(技术)基础。因为不同毛笔的不同性能,才引发多姿

多彩、生生不息的线描形式和艺术境界。

人物画线描的“十八描”之说,实质是古人以他们的艺术实践和认识,用他们的逻辑方式对用笔的丰富变化的归纳和概括。后学者应取其实质,灵活用之。就线描的形式而言,远非十八种描法所能概准。科学的归纳起来,应以用笔方式为据,即“在中锋用笔的原则下,展开中锋的平行

(左右与远近)和起伏(上下)运动,加之笔锋的使转,这三种方法之间全方位的贯通与和谐,产生长短不同、线描各异的行笔轨迹—线描。中锋平行运笔形式线形粗细均匀的”铁线描“一类。诸如游丝描、高古游丝描、琴弦描均属此类,只是线的粗细、转弯的不同。中锋上下运笔(起伏)形成有粗细变化的”兰叶描“一类,诸如:枣核描、柳叶描、竹叶描等当属此类,只是线形长短的区别而已。第三类则是笔锋的使转(运转变化)顿、挫、转、折、正、倒、逆、顺等变化而成的多样线形。诸如:钉头鼠尾描、战笔水纹描、行云流水描、枯柴描等统归此类。

精彩的线描是画家熟谙笔性,使用起来得心应手,随意使转的结果。具有较好弹性(硬毫、兼毫)的修长而圆挺的笔形适于勾线的毛笔,而它的笔端的上部三分之一的笔尖是最有效的部位,称为“笔锋”,随着用笔的提按进停顿,笔锋当随之自然而均匀的铺开(粗线)或收敛(细线),运行中笔毫不绞不织,保持平顺,这样的毛笔是线描的基本保证。精彩的线描,笔笔有活力,有激情,而非无意、无力、无动作的死笔。因此要意在笔先,心有成竹,故古人有云:笔为将,心为帅。用心去体会书法中:“一划之间变起伏于锋钞,一点之内殊钮挫与毫端”就是这个道理。

经典的中国传统人物画,蕴藏着中国文化的精神主旨,垂范着传统的绘画观念和技巧,其中最直接的学习方法就是临摹,线描的临摹是学习传统,体会前贤气息的最直接的一步。幸运的是前人给我们留下了许多优秀不朽的艺术佳作《女史箴图》使我们可以看到一千六百多年前的画风。中国画传神论的奠基人东晋画家顾恺之的线描风采,可以体会所谓:游丝描、高古游丝描的古典造形和线描形式,可以体会顾氏的“以线存形、以形写神”的理论意义,和他的紧劲连绵,循环超乎的线描风范。唐代为我们留下了许多优秀的绘画作品,当时的工笔重彩成为从唐以降,历代标榜的经典和师宗,宋代对此即不胜仰止,以宋徽宗为首便视唐本为楷模,亲恭命笔临摹。从而使今天能见到唐人的艺术风采以及体认宋人的艺术功力和心态。又如:《虢国夫人游春图》、《捣练图》和《簪花仕女图》总体特征均属于不同风格的铁线描,而张、周之画较之顾恺之的《女史箴》《列女传》或者《洛神赋图卷》虽都是中锋,又具有形象写实和起落明显、变化丰富的用笔特点。《簪花仕女图》画面人物较大,因而线形较粗,行笔稳健、含蓄,但不失流畅劲丽,更值得注意的是人物服饰的材料质感而采取的不同线形和组合使画面线描变化和谐,节奏明快(不同的纱罩外衣和衬裙,以不同的线形及组合区分)。而《虢国夫人游春图》画的线描,则是精微劲丽,笔锋运行间准确而多提按和顿折,使画面物象生动、写实,尤其在马的形体、动态、颈部的结构刻画,以及鬃、尾特别灵动的排线上,既有归纳装饰,又充分体现了不同质感。更体现了宫廷人马的华丽和春风拂面的盎然情态。

《捣练图》的画面线描严谨明丽,仍是圆润劲健的铁线用笔与其准确的疏密、虚实、转折,使物象生动写实,其服饰、动作、道具完整生动地表现出了宫廷织物作坊加工白练的工艺过程,生动概括了千年前宫廷生活的细节,是一幅典型的古典现实主义的绘画杰作。

传为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白描作品)则是用笔果断,起落鲜明,起伏跌宕,潇洒飘逸的线风。是“吴带当风”的线描真迹,当属“兰叶描”一派。

唐代的作品无不充溢着开拓创造的勃勃生机。“唐人尚意”,唐代使中国人物画至臻完善,成为中国绘画史上一代高峰。经五代到末宋,立画院、传新人、皇帝亲理使唐代的伟大创造更趋理性。使伟大的历史丰碑得以理性的继承延续和发展。

五代是唐风的发展和成熟,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正是继唐风之后最具写实风范的线描丰碑。画面线描精丽、慎密、高难度、高品位,体现出无与伦比的艺术高度。而其后宋代的《八十七神仙卷》是尽精微致广大的白描杰作,无论在运笔的稳健灵动,形体的整体区别,结构的精妙刻划,空间的虚实衬托以及线形与形象的运动飘逸,无不精到极致,是一件不可不学的经典线描范本。他们在推进“疏密”二体的不同样式和用笔的精劲与简约的不同方法。使“工笔”与“写意”的画风各自关联、各自独立,又以其个性的充分表现而标新立异,历史成为启迪中国画继承和发展的基础动力。宋以降,后世的元、明、清至近现代的优秀线描作品则是一脉相承,在承袭历史经典中创造发展有所作为。特别是明末画家陈洪绶的线描,陈洪绶早年深得古法,造型和笔法取法唐宋六朝,学古人的线描之后又加以变化,具有无穷的变化及无比的丰富表现力,具有敏疾、潇洒、凝重古雅的奇趣,且富有装饰性意味,这些在陈老莲的人物画中得到最好的、最全面的诠释。陈的早期绘画线条以细圆为主,圆中有方,转折处有方角,线条整而长,舒缓而稳静;中期的绘画线条在早期绘画线条的基础上,变得刚硬、多方折,且易整为散;晚期线条布置愈趋自然、散逸、疏旷,细圆而利索,更加苍老古拙,写线也十分随意,意到便成。陈老莲的作品早年深得古法,造型和笔法取法唐宋六朝,学古人的线描后又加以变化,线条基本是细匀的,但没有晚期线条那样细圆得如春蚕吐丝之匀,线条转折即不圆也方,而是兼有圆方。圆,他早年的线条即不像中期那样硬,也不像后期那样柔,总的看来是很率意,虽没有后期那样十分强的个人风格,但也颇见功力。他的线描作品《九歌图》、《屈子行吟》全用白描形式表现,衣纹的描法有相当丰富的变化,从柳叶描、行云流水描到钉头鼠尾都有。他很善于用笔,尤其是锐锋,刚毫的小笔,在勾画极细的面容轮廓及须发时,都下笔沉稳不急速地溜过,笔笔都显得入木三分。在衣纹描法上多用钉头鼠尾,即下笔重而有力,收笔稳而健,其锋坚利,在衣带等的转折变化的时候,笔的提、按都缓而不滞,有始有终。总之,陈洪绶以其清圆细劲、润洁高旷的画风,在明清两代是无以伦比的,成为我国绘画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到了清末民国,出了一位人物、花鸟、山水兼善的画家任伯年,尤其在人物画上造诣最为突出,他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师法陈老莲而又有发展,尤以钉头鼠尾描见长,工笔写意兼善,他的吴昌硕造像线描作品,人物形象生动传神,配景芭蕉、竹子疏密得当,穿插巧妙,画面节奏感强,线描的表现力淋漓尽致。另一幅为画友沙春山造像的作品则以意笔线描为之,人物脸部稍加皴擦,线面结合,结构严谨,而身上的用笔则放笔写之,畅快淋漓,一气呵成,生动的再现了沙春山的文人画家气质。任伯年艺术成就无疑在中国人物画的继承和发展上,开创了人物画由古典样式向现代样式转化的先河,对近代画坛具有深远的影响。当代著名人物画家刘大为先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创新,工笔画作品《晚风》可见有唐宋遗风,而又具时代风貌。从作品整体的构图、造型、造境再到具体的线、墨、色的运用上都传达出一层浓重的抒情性气质。他不刻意向传统寻津问道,但以古典意境的含蓄静逸之美为指向,我们从画面可以领略到画家的沉厚、清澈和典雅气质。无疑,这得益于作品精湛的艺术水准以及高超的线描和色彩处理艺术。画家追求的不是形而下的语言表层法则与结构,而是一种形而上的精神内涵的深厚。从而达到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晚风》可以说极为精准的表现了时代伟人邓小平的精神风貌,堪称一幅时代佳作。他在水墨写意创作中,笔法的运用千变万化,笔锋的聚、散、正、侧、逆、顺不一而论,水墨写意作品《工地系列一、二、三、四》、《不畏蜀道难》、《丰乐图》、《雪域生灵》等都体现先生高超的艺术修养和对生命的感悟。当代著名人物画家任惠中近年来长期深入生活,东到山东沿海,西到藏区腹地,南到海南五指山下,北到红色革命老区。做了大量的人物水墨及线描写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发展,其线描代表作品具有耐人寻味的线形变幻,与传统绘画一样,他的线描从未脱离过与描绘对象的关联,它们由对象引发的或圆润、或干涩、或朴拙、或流畅、或虚或实、或疏或密、或粗或细、或刚或柔、或放或收、既严谨又松活,既劲健又婉约,那气韵,那节奏充满了情绪性和随机性。那种藏头护尾、一波三折以书入画的笔墨意味,那种风格化的特殊情韵,把线的表现力发挥到极致。其画的精彩之处更在于表现对象神情和个性的捕捉,求肖似而参酌写意,重结构而不失灵动,控制中有潇洒,飞动中有严谨,从而把握了结构紧而用笔松的真谛,达到了心手双畅的境界。可以说是传统与现代的完美融合。

中国画的线描艺术就像一根连接传统现代和将来的生命之线,承载着中国艺术的文脉,生生不息。

何军委

何军委 生民·小煤窑工 190×145cm/2012年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