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 欧阳询 九成宫醴泉铭 清拓碑刻

书画纵横 / 2014-07-08 16:16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碑高七尺四寸,宽三尺六寸。楷书,24行,行50(有的资料说49字)字。因历经捶拓和维护不当,在唐代即已断裂,故较早、较好的拓本已极为罕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碑高七尺四寸,宽三尺六寸。楷书,24行,行50(有的资料说49字)字。因历经捶拓和维护不当,在唐代即已断裂,故较早、较好的拓本已极为罕见。

【张彦生先生在《九成宫醴泉铭》碑拓本述略】中提到,历来推为善本者,约有下列数种:

(1)“三字不损本” 据文献记载,有第三行“胶”字、第七行“姓”字、第八行“爱”字三字不损本,但传世未见,亦未见有此翻刻本。

(2)“云霞蔽亏本”(张彦生先生认为)此为存世之最旧拓本,第三行“云霞蔽亏”句“蔽亏”二字不损,行末“以”字可见,第五行末“西”字完好,较北宋“重子不损本”少损泐三十余字,可定为唐末拓本。

(3)“重字不损本” 第五行“重”字不损,可定为北宋早期拓本。

(4)“栉子不损本” 第七行“栉”字完好,为北宋拓本。

(5)“光字不抗枷本” 所见“栉字不损本”,第十五行“光”字不刻圈。“光”字四周 似有刻痕。宋太宗名光义,北宋时拓本理应有此划痕,故可定为北宋时拓。

(6)“光字抗枷本” 第七行“物”字完好,又因避金海陵王完颜亮太子光讳,在“光”字四周又重加挖粗,此为南宋时拓本。南宋初拓本与北宋拓本并无显著差别,如第三行末“侈”字,第五行末“王”字,第六行末“物”字,第七行末“养”字,第八行末“作”字等均完好可见。

以上各字,从南宋末至明初乃陆续损泐。诸挖本约有下列数种:

(1)“弗字未挖本” 第二十三行“虽休弗休”,剔挖时“弗”字误挖作“勿”。凡“弗”字未挖者,习称明前拓本。

(2)“三灵字未挖本” 第八行末“改”字,第十四、十五、二十一行三“灵”字中三个“口”字未挖作“四”,系明或明前所拓刻。

(3) “保”字未挖本,末行“永保贞吉”之“保”字首笔未挖粗,为明末清初拓本。“保”字未挖为此碑旧拓本之最低标准。

欧阳询楷书《九成宫醴泉铭碑》

《九成宫醴泉铭》 楷书 原碑石在陕西麟游九成宫。

《九成宫醴泉铭碑》由魏征撰文,记载唐太宗在九成宫避暑时发现泉水之事。此碑立于唐贞观六年(公元632年)。碑高2.7米,厚0.27 米,上宽0.87米,下宽0.93米, 全碑共二十四行,每行四十九字。 今石尚存,但剜凿过多,已非原貌。传世最佳拓本是明代李琪旧藏宋拓本,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碑身和碑首连成一体,碑首有六龙缠绕。正面隶书“九成宫醴泉铭”六个大字。碑座已经破损。

陕西省麟游县在西安西北160公里处,隋朝在这里修 建了避暑离宫仁寿宫,唐朝改建为九成宫。当时长安城水源困 乏,宫中用水全靠从河道里“以轮汲水上山”。公元632年,李 世民在九成宫四城之阴散步时,发现有一块地皮比较湿润,用杖疏导便有水流出。于是掘地成井,命名为“醴泉”,意思是 水跟美酒一样香甜。大家极为高兴,认为是祥瑞之兆。于是由魏征撰写铭文,欧阳询执笔写字,匠工刻于石上。魏征铭文记述了九成宫建筑的宏伟,唐太宗功业的伟大,醴泉发现的经过,以及它象征祥瑞的意义。特别的是, 铭文后半部,它是魏征发挥的治国安邦的政治主张,至今犹有借鉴 价值。“黄屋非贵,天下为忧”,“居高思坠,持满戒溢”的名句就出于此碑。

《九成宫醴泉铭》充分体现了欧阳询的书法结构严谨、圆润中见秀劲的特点,此碑书法,高华庄重,法度森严,笔画似方似圆,结构布置精严,上承下覆,左揖右让,局部险劲而整体端庄,无一处紊乱,无一笔松塌。用笔方整,紧凑,平稳而险绝。明陈继儒曾评论说:“此帖如深山至人,瘦硬清寒,而神气充腴,能令王者屈膝,非他刻可方驾也。”明赵涵《石墨镌华》称此碑为“正书第一”。《九成宫醴泉铭》用笔慎重、严谨,没有过分的表现,被视为“楷书法的极则”,也就是说是楷书研究的出发点、终点站,是历代学书者的楷模。

《九成宫醴泉铭》是欧阳询七十五岁的作品,最能代表他的书法水平,《宣和书谱》誉之为“翰墨之冠”,赵孟頫说:“清和秀健,古今一人。”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