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悟妙谛慎独见真知(程大利)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2014-07-09 17:25
在中国文化研究范畴里,“通”与“识”是非常重要的能力。一是因为文艺的各个领域及门类看似相互独立,实则规律相通;二是若不能从文艺的本质规律上去把握研究,那就难以揭...

昔贤有云:“士之致远,先识器而后文艺”。

在中国文化研究范畴里,“通”与“识”是非常重要的能力。一是因为文艺的各个领域及门类看似相互独立,实则规律相通;二是若不能从文艺的本质规律上去把握研究,那就难以揭示并构建具有深度、高度及带有普适价值和共性规律的艺及其理论体系。

书画创作和书画理论研究,从学术角度上讲可称两个独立的研究方向,但实际上却是一个互为生发、互为映证、互为推动的不可分割的学术链。在中国文化史上,自古至今的诸多书画大师同时也是杰出的文艺理论家,优秀的书画史论家同时也是出色的艺术实践者,这样的例子可谓屡见不鲜:从蔡邕、顾恺之到孙过庭、荆浩,从苏轼、郭熙到赵孟頫,从董其昌、石涛、恽南田到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他们既是中国绘画史各个阶段的标杆性的画家,同时也是中国书画学理论的奠基人和构建者。由此亦可窥知,欲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国画家、书法家或理论家,必须在“技、艺、识、德、道”诸方面进行全面的陶融和修为,并在由“渐”至“顿”的道路上不断积累、完善,方可有得。

当代书法家、书画评论家马啸,浙江湖州人,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哲学系,曾在《甘肃日报》从事编辑工作20余年,并任中国书协学术委员、甘肃省青年书协主席,现为中国国家画院教学培训中心副主任,从事中国书画教学的组织培训工作。马啸自幼生长于人杰地灵的太湖之滨。南宋以降,包括元、明、清三代,中国绘画史上的许多艺术流派及代表人物皆孕育于斯,特别是力倡“古意”的赵孟頫,即是湖州人。马啸得天独厚,自幼受到优秀传统文脉的熏染,又于弱冠之年攻读于浙江大学哲学系,在文、史、哲诸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勤于读书思考,于学问一途,一直孜孜以求,功力日进。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马啸除了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国际性展览,还先后撰写了大量艺术史研究及书画批评文章,出版了《国画门诊室(二)》等专著多部;研究范围更是涉及书法、绘画、摄影、考古、宗教及相关文化领域,其批评文字及研究成果在业内外都曾产生过相当的影响。

中国文艺批评最早可上溯至春秋时期,孔子《论语》512章中直接谈论文艺的就有30多章,其中《论语、阳货》载云:“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此中“兴”(感发志意)、“观”(观风俗之盛衰,认识也)、“群”(群居相切磋,教育、团结作用也)、“怨”(批评与劝勉)正体现了孔子对文艺作用及其美学特点的深刻认识,可谓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华。中国文人历来讲究修养,其最早亦源自先秦诸子之说。《论语》开篇即说:“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此即是修养。修,指修心、修为、修炼、修行;养,则是蒙养、陶冶、培育。修养合在一起即指思想、品行、操守、道德、知识、技能乃至性情的整体。一个读书人的格调,只有在经过长期的学习、锻炼和培养(包括静悟、默察、自省、反思、觉悟等过程)后方可臻于完善。儒家提倡“修齐治平”,其根本乃在“格物致知”和“知行合一”。

马啸长于理性思辩的。读其文,往往观点鲜明、思路明晰,而推论分析步步为营、层层递进,这与他的哲学根底有关。逻辑,是思考推论的基础,马啸文字极重逻辑,故有很强的说服力。在批评文字中,他又重直观感受,一点也不拐弯抹角,直面问题,鞭辟入里。引经据典,针砭时弊,这在当下是多么难得!马啸是个性情中人,对人直率,对事认真,在书画创作及生活中亦不乏哲学思辩与诗意的表述。他由哲学(美学)而书法,由书画创作而书画理论研究,涉猎广泛,犹能闳中求约,博中求深,展示了多向度、多跨度的研究才能,这在其同龄人中是实属难能可贵。

马啸是一个有着独立思考习惯并坚守文化立场的书画研究者。从事书画理论研究是个苦差事。无论对于古代各派各家的辩证分析,还是对于近现代诸流派、名家的客观辨析,抑或是对当代、当下艺术思潮、艺术现象的针砭探析,都必须立足于文本,以作品说话。摒弃一切非艺术因素,尤其不能受社会因素的制约。客观而又能克服情感上的片面性。这样一来,批评家的观点又必须筑基于个人全面而深刻的认识论基础之上。同时独到的眼光、独到的见解,又都需要附着于“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非此难有好的批评,难言深刻。在当代,严肃的批评已不多见,独立见解也不应失于肤浅。马啸的文字受到欢迎是因为他犀利的同时不乏深刻。

行文至此,忽又记起宾虹先生登临黄山所作的《仙人指路》诗句:“此去天都近,灵奇恣讨探。莫辞登陟苦,捷径笑终南。”马啸拟将他近年所作的书画研究文论结集成书,行将付梓,他的每一进步与成长都令人欣喜!一路走来,他得到了众多前辈的教泽,受到众多同道的赞誉。他靠自己不懈的追求与努力,在往艺术“天都”攀登。如果真有“仙人指路”一说,那此中“仙人”即是他矢志不逾的理想与信念,是他心中不灭的追求。

爰缀短文,谨为小序。

2014年6月

于京华师心居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