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与原创:国家画院教学模式下的沈鹏书法精英班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2014-07-10 11:08
对于许多人来讲,沈鹏可能只是当代的一位有影响书法大家;但对于学术界而言,沈鹏先生已不仅仅是一位名书家,他已成为当代书法的一个象征,或曰当代中国社会的一个书法符号...

对于许多人来讲,沈鹏可能只是当代的一位有影响书法大家;但对于学术界而言,沈鹏先生已不仅仅是一位名书家,他已成为当代书法的一个象征,或曰当代中国社会的一个书法符号。

当然,沈先生是不会同意我的这种判断,因为在他自己的心目中,始终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书法家,尽管笔底常是波澜起伏、奇崛迭宕,但谦逊、平和始终是他的本色。可能也正是据此,这位一生从事编辑工作、遇事低调的长者,能以其学识与创造雄踞于当今书坛,从而为个这个日趋嘈杂、日趋潮流化的社会,贡献一份清静与创造。诚如著名画家、学者程大利先生所言:“沈鹏的艺术续接着中国文化的传统,汲取其处世的率真自然与达观圆融,但又能独标风骨,直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唐人孙过庭名篇《书谱》四千余言,字字珠玑,但最应令千余年后的我们体味的,便是这句:“……是以右军之书,末年多妙,当缘思虑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因为,我们是一个远离风规的年代,原因在于,我们没有平和的志气,没有了那份不激不厉。

文化与艺术在当今的失落或许是一种必然,但我们不会泄气,因为毕竟我们的眼前还有楼宇、还有峰岭。而对于峰岭的向往,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出于这种天性,2007年秋,数十位造诣、影响、个性不一的书坛中青年(他们中的多数已是人到中年,学业有成,无论创作实践还是理论研究,均可代表当代书法的一种基本水准,一些人还是当今中国书法界的领军人物),汇聚于沈鹏先生门下,进入中国国家画院沈鹏工作室,成为书法精英班的一员。

“沈鹏书法精英班”,是一个简称,它的基础与支撑,除了导师沈鹏先生的风范、造诣、才识之外,还有中国国家画院的学术含量、影响力及独特的教学模式。

中国国家画院,原名中国画研究院,是文化部直属的国内从事中国画创作与研究的最高专业机构。自2004年秋季起,聘请院内外有丰富创作经验和学术成就的著名画家设立教学工作室、开设国画高研班、创研班,随后又陆续开设了国画课题班、精英班。数年下来,声誉雀起、成绩斐然,赢得了包括学术界在内的社会多个方面的好评和赞誉。

2006年12月,中国画研究院迎来了新生,其正式更名为中国国家画院,并将书法、篆刻的创作、研究、教学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列入工作范围,使得原先单一的国画创研体制过渡到了国画、书法、篆刻三者并重的多学科体制,此举既为国家画院的拓展与发展赢得了空间,也为当代书法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

而在这之前,2006年秋季,为了改变中国画研究院只有国画教学的单一局面,院教育培训中心在院长龙瑞先生的部署下,果断地将书法正式纳入教学——开设了书法高研班和画家书法班,教学对象既有专门的书法人才,也有绘画实践者。实践证明,此种在借鉴传统师徒传授与现代高校研究生教学制度基础上建立起来的非学历教学模式,为广大的艺术爱好及实践者接受教育开启了一扇方便之门,同时由于教与学双方有机会频繁接触,导师心手相授,大大促进了学员认知与实践水平的提高。

聘请沈鹏先生开设工作室,担任书法精英班导师,是国家画院2007年秋教学工作最重要的举措之一。

沈鹏先生是中国当代书坛最为重要代表人物之一、草书大家,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还具备扎实的国学功底及丰富的理论修养,尤其在古诗词创作、艺术评论、编辑出版等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在海内外享有卓著的声誉。同时,他又是中国国家画院教学导师委员会的成员。所以,在国家画院开设书法精英班,传道解惑,非先生莫属。另一方面,当今书坛莘莘学子也翘首期盼先生能将自己一生的丰富实践经验和研究成果加以传授,以光大学术,引领后学。

此种缘由,2007年夏,奉龙瑞院长之命,沈鹏先生被国家画院教学部兼书法篆刻创研部主任曾来德请到了中国国家画院。原本沈老就是国家画院的常客,但那时他来多数是为了完成一个临时的任务:观摩参展或研讨作品,而此番却是要作为正式导师在国家画院开班授课。

年近古稀的沈老步上国家画院的讲台,并没有任何不同,依然是从容、谦和,若有不同,是北京西三环紫竹院旁那个灰砖泥瓦的园林式画院里,素朴中平添了一份深刻。

在湖南长沙,有座著名的“岳麓书院”,自北宋至清,一代又一代士子在此传道、修学,兴盛时间长达千年。此是一块山明水秀的净土,琅琅书声时时从中传出,其虽因朱熹而闻名,然其存在千年之由,并不仅仅因朱熹一人。岳麓书院表面上修的是书本之学,实质为育人庭院,它是中国古代最高级别的文化人格冶炼场所,故自宋代起,凡习文者,无不向往之;岳麓书院是古代知识精英们向生徒们传道授业的理想场所,他们在这里把文化传播、学术研究、人格建设和传递三者融合成一体。对比之下,当今艺界乃至整个社会,情景令人揪心。

大约有感于此,国家画院自确定正式开设高研班的那一刻时,便有意借鉴“岳麓书院”的教学模式,将技能、学术、人格塑造三者并举,传艺更教人。自那时到今,已有四年多时间,龙瑞、刘大为、姜宝林、李宝林、周韶华、詹庚西、程大利、杜大恺等20余位画坛名家相继开设工作室,奉行的即是技艺传授、学术研讨、人格塑造三者结合的教学模式,至今人才辈出,成效有目共睹。

中国的艺术是一种道,然而道有蔽,故而需要解惑。解惑便是启智。所以,2009年9月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精英班一开课,沈老开讲第一一题,便是: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一个日益机械化、商业化、成品化、快餐化的时代,想象力的弱化是个不争的事实,社会是如此,书法界也是如此,所以开课便讲“想象力”,足见导师心情之迫切。

“为了独立思考,我想我们要多读点原著,经典原著,这个很重要。从书法学习来说,我们要阅读、学习、研究一些古人的经典作品。……我们在读原著的时候,尽量直接去理解它的意思。”平常,我们或许不太明白自己的处境和责任,一个充斥着戏说、追逐时尚的时代,历史与经典常被作为一种娱乐素材,久而久之,我们的笔墨便与精神一起没了厚度,导师之所以强调“读原著”,便是冀望学子们能真实地贴近历史。从历史中汲取能量、从前代大师中获得启迪!

“沈鹏书法精英班书历代先贤咏泰山诗书法展”是精英班一学年教学中颇为隆重的一次教学实践。在泰山脚下,导师与全体学员们的作品作了整体亮相,赢得一片赞誉。随后举行的“首届泰山书法论坛”虽是坐而论道,却集中体现了当今中国书坛中青年代表书家对于现状和前景的关切与思考。导师沈鹏先生更是兴致高昂,用“人心齐,泰山移”奖掖同学们的对于艺术的虔诚和热忱。其从“德”字的5种写法的展示开讲,论及宋四家特别是米芾的学书经历,再谈卡夫卡《变形记》、曹雪芹《红楼梦》的阅读体会,最后以落到“融通”两字:“对于今天的书法家来说,师古也要师今,临摹而不拘泥于临摹,要有广泛的学识修养、丰富的人生经历,此外要善于和大自然融通,和人文思想融通,在各种艺术表现方式之间也要融通。”语重心长,令学子心中豁然开朗。

泰山展之后,

除了导师沈鹏,金开诚、叶廷芳、乔羽、郭文井、朱青生、王鲁湘、西川、王宁、刘征等十数位京城知识界一流专家的国学、美学、文学、美术、音乐、宗教知识讲座、心得交流,更使大家拓展了视野。

书法精英班的一学年,曾来德先生作为主持工作的组织者和召集人,付出了大量心血,从请沈老出山建立工作室到协助沈老确定学员人选、安排教学计划、聘请知识界名流授课,以及展览、观摩、研讨会的具体协调安排,几乎每一个环节都亲自张罗,无微不至。并且,为解决国家画院教学场地紧张与教学规模扩大的矛盾,他还提供自己的艺术中心作为包括精英班在内的许多工作室的授课场地。拳拳之心令人感动。

大约,朱熹那个时代,便是由此种学风营造的。

身为学员,必定有许多不足或欠缺,纵然他已身居某个要职或具有了较大的影响。出于对尊者的敬仰、对学问的尊崇,凭着一份人格的平等,40位年龄、经历参差错落的学子坐在一个教室内,虚心听讲、相互切磋,就作品进行直截了当地批评。

一年的学习匆匆过去,但导师的教诲、同学们之间的切磋、争议历历在目。此刻,我的耳边又回响起沈老开课时讲的那一段话:

“我们的班是精英班,可以说来这儿学的人是精英,可以说我们学完以后要成为精英,也可以说我们一生都在向着精英的方向努力。总而言之,精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这点我觉得很重要。”

精英是个概念,学问如同海洋。站在海边,会映现自己的肤浅与渺小,就像我们面对导师,他的平和与从容、在会照见我们急躁与窘态。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刘勰《文心雕龙·知音》)尽管我们每天都在面对“声”与“器”,但离真正的“晓”与“识”还有很大的距离,好在我们有一位导师,他在引导我们前行……

2008年5月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