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赵明诚《金石录》所载《房彦谦碑》文论

书画纵横 / 2014-07-12 15:08
右①唐房彦谦碑。彦谦,玄龄父也,在隋任司隶刺史,出为泾阳县令,卒官,不大显,而《隋书》立传二千余字者,盖修史时玄龄方为宰相故也。彦谦自曾祖而下三世皆封口口②侯,...

宋人赵明诚《金石录》收录了西彩石村北《房彦谦碑》,这是古人最早收录此碑的金石学专著,对于保存这一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功莫大焉。《房彦谦碑》由唐代著名文士李百药撰文,书法家欧阳询书丹,碑文且经其时任宰相的儿子房玄龄亲自过目校阅,乃山东境内现存的初唐刻石珍品,是研究我国南北朝、隋唐历史及古代书法史的珍贵历史资料。可惜的是,与《房彦谦碑》近在咫尺、同是立于初唐、书法成就亦不输于此碑的《清河太夫人碑》却没有收录其中,或许在赵明诚著《金石录》时该碑已损坏,故无以收录,此亦为一大憾事。也许正是由于《房彦谦碑》收录于赵明诚的《金石录》中,广为古代文人学士所瞩目,碑拓广传于世,对于保护石碑和保存碑文内容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故,此碑文铭及碑阴注录说明几乎全文得以保存,清代嘉庆间官修的《全唐文》有载。而《清河太夫人碑》却远没有如此幸运。

《金石录·卷第三》目录中关于《房彦谦碑》的条目有三,即“唐徐州都督房彦谦碑上”、“房彦谦碑下”和“房彦谦碑阴”,但在《金石录·卷第二十三》正文中介绍此碑内容及辨考时却只有“唐房彦谦碑”和“房彦谦碑阴”两部分,不知何故,亦或最早版本中有原碑拓片,而后人复刻时省略或遗漏之故。

《金石录》载录《房彦谦碑》辨考内容全文如下:

唐房彦谦碑

右①唐房彦谦碑。彦谦,玄龄父也,在隋任司隶刺史,出为泾阳县令,卒官,不大显,而《隋书》立传二千余字者,盖修史时玄龄方为宰相故也。彦谦自曾祖而下三世皆封口口②侯,隋唐文玄龄碑所书皆同,独此碑作莊(庄)武,未知口口。碑李百药撰,欧阳询八分书,在今齐州章丘县界中,世颇罕见。

房彦谦碑阴

右①房彦谦碑阴。其载彦谦归葬恩礼仪物之盛,太宗遇玄龄可谓厚矣。盖厚其礼所以责其报也,太宗可谓善任人矣!

注:

①此两处右字列之前,疑似有原碑全文。李清照《金石录后续》云:“《金石录》三十卷者何?赵侯德父所著书也。取上自三代,下迄五季,钟、鼎、甗、鬲、盘、匜、尊、敦之款识,丰碑大碣、显人晦士之事迹,凡见于金石刻者二千卷,皆是正讹谬,去取褒贬,上足以合圣人之道,下足以订史氏之失者皆载之,可谓多矣。”可见赵明诚著《金石录》时有原金石铭文的抄录或拓片原文。

②此处原文字迹不清。《北史本传》、《隋书·房彦谦传》均为“壮武侯”。

读赵明诚《金石录》所载《房彦谦碑》,亦可明了两处历史事实。

一是《清河太夫人碑》或在北宋末期赵明诚著《金石录》之前即已损坏。清河太夫人为唐左领军大将军、卫尉卿赠兵部尚书房仁裕之母李氏。房母李氏贞观九年授清河太夫人,永徽二年六月七日薨於长安长兴坊之第,年八十二岁,永徽三年岁次壬子二月癸已朔十五日归葬故乡。据考《清河太夫人碑》亦为欧阳询所书,书法艺术成就不在《房彦谦碑》之下,故清代邑人吴连周有“率更饿隶世无多,庶子鸿文字不磨。别有清河碑咫尺,更无人与拂烟萝”的诗句。《房彦谦碑》立于唐太宗贞观五年(公元631年),《清河太夫人碑》立于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两碑刻立年代相距只有20余年,几乎是同一时代的著名碑刻,但前者被收录《金石录》而后者却遗漏,估计原因应该是时该碑已被损毁,故赵见不到碑拓即不再收录。据元代方志编纂家、历史地理学家、文学家于钦所著《齐乘》载:“章邱西南三十里,唐刺史追封临淄公元龄父也,墓有碑,李百药文,欧阳率更书,极精。近闻村人以打碑之扰,毀仆之,良可叹已。”显然于钦也犯了人云亦云的错误,把“毁仆”了的《清河太夫人碑》误作《房彦谦碑》。故《济南金石志》按云:“《齐乘》称此碑近闻村人以打碑之扰毁仆之,今观搨本尚完好,可知元时盛行此碑而于氏得之传闻未尝细审碑拓也。”但于钦却真实地记载了当时赵山之阳的确有一通唐碑已经“毁扑”的历史事实,因而后来的《全唐文》也没有收录《清河太夫人碑》的内容,只是到了清朝同治年间古文献学家陆心源所著《唐文拾遗》中才有记载,这时的《清河太夫人碑》早已是断为七截的残碑了。其实,错把“毁扑”的《清河太夫人碑》讹为《房彦谦碑》者大有人在,一位“拿耳朵当眼用”魏姓专家在《中国艺术报》上撰文称,《房彦谦碑》“树立以后,引来不少骚人墨客瞻仰凭吊,轮蹄麇集,络绎不绝,观风炽盛,邻墓禾田遭受践踏。赵山乡人,遂夜聚柴,将碑焚裂,弃置荒野。时章丘知事蒋庆第闻知此事,亲辅察看,申之以爱护乡贤遗迹之大义,并严饬各地户,限三日内将碑石聚齐。后虽经嵌合,但裂纹仍清晰可见。”这人既敢说假话,也会编故事。真的应了那句老话,“情况不明决心大,方法不对点子多”,无知者无畏。

二是据《金石录》所载《房彦谦碑》“在今齐州章丘县界中”,旁证北宋时期西彩石属“齐州章丘县”。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年)之前,章丘县属京东路之齐州。政和六年齐州升格为济南府,此后西彩石亦随之隶属济南府章丘县。故《金石录》成书应在政和六年(1116年)之前。

附:《房彦谦碑》碑阴字迹与《清河太夫人碑》之对比,看上去近乎出于同一人之手。

《房彦谦碑》碑阴拓片局部: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