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书法的这份快乐——记青年书法家刘志军湖北省

书画纵横 / 2014-08-05 09:06
1991年,志军离开生他养他的小山村,上师范大学读书,学的是美术专业。毕业后因成绩优异留校任教,教“书法”课。从此,书法便真正融入志军的生活,成为其生命中重要的一部...

1991年,志军离开生他养他的小山村,上师范大学读书,学的是美术专业。毕业后因成绩优异留校任教,教“书法”课。从此,书法便真正融入志军的生活,成为其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从1991年到1997年,刘志军几乎一直在学习颜柳楷书。这期间,因为工作上的需要,志军几乎浏览了学校图书室所有的书法图书资料。这为他书法后来的突破,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0年,志军到湖北美术学院进修本科。这期间接触到许多好的展览,好的书籍,和一些书法界的朋友,最重要的是开通网络学会上网。从此,他的眼光就此打开,大量的信息如潮水般涌入。他反思其走过的路,有得有失。得的是功力也就是基本功,现代人都不愿意做的楷书练习;失的是没有接触其它书体和好的老师,太过自闭。

于是他从米芾、孙过庭等入门,每天花大量的时间临摹和创作,多则上十个小时,少则一二个小时,再加上以前的功底和理论知识的积累,他进步很快。2005年他的作品在全国第五届书坛新人展获奖,并且一发不可收,他又在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上获提名奖,从此他在书法这条道路上开始崭露头角。

有了一定成绩之后,志军冷静反思,对自己以前的作品带有太多时下书法的味道而不满。在研究了现在国展中所有的获奖作品,他发现这些作品更注重展览厅效果,而且跟风比较严重。今天写这味明天又变了,写的作品盖上款,不是常在一起的书友都不知道是谁写的。“就书法语言来说,年青人不易过早定型,但太没有自己语言也是件尴尬的事。解决之道,我觉得惟有向上走,深入学习传统。”刘志军说。

从此以后志军临写了大量的碑帖,五体也都有涉猎,从而体会到他以前作品中古气的缺失。于是,他转而以 “二王”行草为主,其它碑帖为辅。逐渐摆脱时人的影响,对传统也有更深的体会了。

志军说自己“前人的碑帖没有少临。”关于临帖,志军有一个“意临”的主张。他认为光“实临”(写得像)还不行,要“意临”(得其神)。这一点类似于齐白石说的那句话,“学我者死”。“意临”就是要求找到自己的感觉,把自己的感受写进去,形成自己的特点。

2009年,刘志军拜入金门。在金伯兴先生的指点和金门各位师兄弟的帮助下,志军对书法及为人为艺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他的理解是不能仅仅停留在法的层面上,必须开阔眼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增加作品的气度和意韵,改造人的心境和心胸,也就是金先生所说的学会做人。

志军书风洒脱率真,书质古朴劲爽,书势磅礴自然。他注重大融合,有儒家气质:笔态中和;有道家精神:笔致清逸;有佛家心性:笔意超尘……

志军勤于帖意之余,寄情于碑,特别凝重。比如体现了“三大张力”:空间与时间的关系,即造型意志与抒情冲动之间的张力;内在性与外在性的关系,即意蕴与气势之间的张力;秩序性与非秩序性的关系,即有法与无法之间的张力。

既辛苦,更心静。读志军的字,很静很静。冷静得跳出世俗的羡慕,安静得消磨名利的执迷,沉静得拥有闲散的志趣,恬静得臻达淡泊的境界。

既师古,更创新。书法要创新,有理性,独树一帜,独领风骚。王羲之书法“俱变古形”,在当时是一种大胆创新。他对张芝草书“剖析”“折衷”,对钟繇楷书“损益”“运用”。志军创新致远的理念,亦然。

既耕耘,更收获。谋近、致远,微观着手、宏观着眼。对照标杆找差距,改进传统谋发展,在书法创作中作表率、创一流,展示自己独特的美丽和独到的精彩。

志军说:“ 书法是所有艺术表现中最抽象的一种,与作者的艺术修养、人品涵养以及心境、学识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练字必须从浩瀚的书法门类中寻找一个适合自己审美取向的书体,专攻一家,再涉百家。同时还要广泛涉猎各个艺术门类,包括文学、诗词、绘画、音乐等,以提高综合素养和书法造诣。”

学书二十余年,他说自己还是没有多少收获,但书法已融入他的生命,让自己感到幸福,他感觉这已经足够。他会沿这条路走下去,只为这份快乐。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