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互参 移化于胸——申屠卫政印象安徽省

书画纵横 / 2014-08-18 15:32
我向来比较关注文人的斋号,古人的也好,今人的也罢,因为从其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其主人的心性特征,并可以印证其为人为艺互为表里的辨证关系。

我向来比较关注文人的斋号,古人的也好,今人的也罢,因为从其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其主人的心性特征,并可以印证其为人为艺互为表里的辨证关系。

“移化阁”是申屠卫政的斋号,其含义为何,我没有与他谈论过。依我对申屠卫政的了解和理解,其艺以书法、篆刻擅场,“移”当做“承继传统”解,传统是根、是土壤,承继传统是为艺的基础。作为线条的时空交叉的纸上艺术,它固然是技巧的表现,却更是人文精神的折射,因而这其中包含有技法的和精神的传承;“化”则体现为申屠卫政对书法及篆刻精神性的个体探索,是其在当下环境中对传统艺术精神性的人文关照,也就是使得传统艺术之因为申屠卫政的个体体验而具有了时代性。这种时代性既是属于申屠卫政个体的,同时也具有共性。

综观申屠卫政各个时期的作品,不难看出内里“移化”二字的互证,从中亦透露出其为艺的态度:有个性,但不偏执。

习书论书,非碑即帖,即使在碑帖之间,亦是或偏碑或偏帖。申屠卫政初由碑入手,眼摹手追,经年不辍,自得碑气凛然;后则习帖,传移摹写,亦得帖之秀润;再后,逐将碑之静穆沉雄浑厚、帖之洒脱灵动飘逸试冶一炉。申屠卫政的书法诸体兼备,我尤喜其隶书与行草书。

考察隶书约略有四类:秦隶、汉简、汉碑、清隶。秦隶属于隶书之雏形;汉简之隶在西汉多似篆意;汉碑以东汉为多,其隶以趋于定型规范;清隶则从汉碑中脱化而来。故历代碑志、摩崖、造像、钟鼎、印玺、钱币、砖文、瓦当、木牍、竹简等皆涵隶于其中,这些都为申屠卫政的隶书走向精纯给予深刻的启迪。游弋于诸种摹本典籍之中,通晓其各自之特性,择其善者而习之,进而用心化之。故其隶书具有稳而不俗、重而不浊、滞而不碍、枯而不烈的特点,用笔开张舒展,用墨氤氲畅达,意趣神采流动。既有开合凝重、笔势雄猛、虎虎生风之作,亦有朴茂高古、用笔劲利、俨俨儒雅之作。

申屠卫政的行草书放达而有情韵,其字形的颠踬欹侧与笔法的简静虚灵之中蕴涵着他对碑帖精神的理解,传达着他追求朴实真情的审美思想,亦可见他将碑、帖的元素梳理、整合后的实践结果。展读申屠卫政此类作品,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其中的每一笔都是有感而发的,看似粗头乱服、类如阡陌中行走的农夫,但绝不轻走流靡,不入怪诞之列,行笔走势自在规正之中;心性的坦然,使得每一笔又都是真情流露的,毫无雕饰掩盖做作之感。书写时情绪的跌宕起伏,不仅表现在节奏的轻重缓急中,还表现在他对墨迹浓淡枯润的感受中。不同的书写心情,都纯化于笔、墨、水、纸中,或如春意盎然,春花春草春雨般细润;或如秋风袭人,枯杆败叶残花般干烈。欣赏他的行草书,随文字的行走而感受着他内里情感的流动。

申屠卫政给我的印象是不善言语,然而当他说话时,便会一语中的:简洁而确定。我理解这源于他“较真”的性格,这种性格在为艺者来说,是一种追求完美的性格。正是这种性格使得申屠卫政对遇到的或想到的问题都会穷其根源,以求得艺术知识结构上的完备。

书法应该是书家心性自然的抒发,是修养的自然流露,是学问饱足之后才华横溢所留下的痕迹。申屠卫政深刻地理解“书为心画”的涵义,也知晓“为书法而书法”的结果。短时间里纵有好手以才情张目于人,然学问未到,其为艺之力不厚,时久必现其短。书法要不得“火气”、要不得“匠气”,更要免“俗气”,这必须下得了功夫,以求得学问涵养的丰足。

申屠卫政“较真”的性格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他在研习书法本体的同时,亦旁涉诸多与书法相关的门类知识。申屠卫政明白学问非唯一来自于书作典籍,除此之外,游历、寻师、访友等都是增长学问的途径。近年来,申屠卫政走出书斋,南下杭州中国美术学院,梳理对书法史的认识,汲取江南书法一派的精要;北上京华中国艺术研究院,交游全国各地的同道,研习现代环境下的书法要旨。申屠卫政正是如此体验着古人语为学为艺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申屠卫政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手执管毫,由心及手运笔自然行走开去,心境不一,墨迹亦与之相符,或静穆、或古拙、或飘逸、或淳正、或朴茂,尽情由心由性。兴足,则笔气丰泽,优游婉转;兴尽,则笔力完备,当止则止。

申屠卫政工书法之外亦习篆刻,近年来可谓异军突起,令人注目。申屠卫政先书后印,故其印作有“以书入印”的特点,刀笔之法相融相合,能将其用笔跌宕生姿转化为用刀的爽劲利落,刀笔互参,刀笔相融。章法布局既有平实稳健,沉着朴茂的风貌,亦有出奇造险,灵巧出神的特点。其刀法运用灵活,能根据印文、印面的需要,冲、切交相使用,宛如其书法用笔,畅意自如,舒展得体。

我曾经见过申屠卫政在“非典”期间创作的几件作品。作品以篆刻章法经营,用笔沉稳雄健,犹以刀入石,过处留痕。申屠卫政以纸为石,作品均书写在136cm×136cm的朱砂洒金的宣纸上;以笔为刀,依然是刀笔互参其意,将“抗击非典”、“众志成城”等文字化为印文,深深地嵌入宣纸中。作品没有刻意去追求新奇,依旧是传统的材料、传统的元素,只是申屠卫政尊重自己内心的真实,将自己对书法、篆刻的认识与自己切身的环境及人生体验互为融合,用自己理想的方式表现了出来。正是体现了这种真诚的意识,使得这几件作品显得卓而不群。

有这样一个画面:

在西子湖畔的中国美术学院静静的展览馆内,一个书法班的毕业作品在静静地展出着,中国美术学院许江院长驻足在一件展览作品前良久,轻轻地对祝遂之先生说了一句:这才是真正的艺术!

这件展览的作品就是申屠卫政的“抗击非典”!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