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西狭颂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杨新国 / 2014-08-22 22:57

西狭颂

做书画纵横最初,每天只有几个熟悉的身影,静静地把手里的扫描图版上传。

也正是那个时候,我在朋友处见到西狭颂拓片,我曾在另一个朋友家里见过一件清整拓的西狭颂,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虽说西狭颂在距天水100多公里的成县,当时我对西狭颂几无所知,因为没有接触过,经朋友同意就把拓片带回家把玩,其实我主要是想把拓片扫描发在网站上。回家后,一边扫描,一边对照找来的资料。说实话,还真的不能断定是不是原拓,虽然没发现生疑的地方,隐隐约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找不出说服自己的理由。接下来又问过几个朋友,结果和我知道的差不多,着实有些失望。

越是如此,越强烈了我想搞清楚的想法。好在有一位朋友推荐给我他在成县的一个朋友,电话联系好后,我即带上拓片去了成县。

在成县朋友家,我还没有展开带去的拓片,朋友就说是复制件。

当朋友把自己藏的原拓拿出来一比对,太让人不可思议,真的没什么差别,真放在一起看,明显就不一样了。因为好奇和兴奋,当天我只身去了西狭景区看西狭摩崖。到后才知道,碑亭大门紧锁,大门是铁栅栏,里面的栅栏上挂两把锁。叹息了好一阵子,最后索性翻进大门,隔着栅栏看了好一阵。翻出来时就想,有一天抚摸一下西狭摩崖,该是多激动和荣幸的事情啊!

出了西狭谷,来到西狭景区管理处门房,与一个守门卫的老人聊起了西狭颂,像记者采访一样问询了很多西狭颂的事情,确实感到收获多多,没虚此之行。离开成县时,成县的朋友,引我看了那件复制拓本的模板(硅胶制品)。

一年后,再次去成县,随管理人员亲近西狭颂摩,足足两个多小时,拍下了大量的照片。

之后我每去西狭都能亲近西狭颂了。2008年震后,海南师大书法本科生一行四十多人自山东、汉中,来到西狭。当时景区因震后山石脱落,维修封闭中,我随管理人员带学生们自后山入西狭谷,看到当时他们亲近西狭摩崖的激动和惊喜,油然让我想起当时翻越铁栅栏时盼望的那种感觉。

西狭颂

西狭谷,对有书法情节的人而言,除了有古栈道,瀑布、巨石等等这些自然景观,还有汉西狭颂摩崖,还有峡谷入口处右岸的汉耿勋表。2007年我在上海朵云轩购得清拓耿勋表整拓时,眼前闪现的就是那神秘而幽静西狭谷。

因为最初的那次西狭行,就有了我很多次去过西狭的故事。因为西狭颂,让我在天水搜寻到很多清拓西狭颂。凡遇有好的典型的清拓本就扫描发布在书画纵横,这是件骄傲和幸福的事情。

几年下来,我先后接触清拓西狭颂数十件,有时间把保存下的图版档案放在一起比对,很多疑惑便有了答案。正是因为我当时收购西狭颂,在天水的清拓西狭颂价格直线飙升,所以,好的清拓西狭颂就出现在我面前了。

从西狭颂开始,到后来的汉三颂、汉魏十三品,再到西安碑林几十张清整拓唐碑以及多种清拓肃府淳化阁帖、眉寿堂法帖等等,乐于其中且又不知疲倦。除了管理维护网站,我一边收收购、一边扫来发布、一边也在研究。在那段日子里,几多欢悦,又几多苦涩。最终还是一件件出让给书画纵横的朋友们了。这期间,我走洛阳拜访金石传拓名手兴业堂主人唐国强,去西安碑林求教著名碑版学专家陈根远,到上海拜见淳化阁研究学者仲威.....等等这些,串结在当年我做书画纵横的岁月之中。

如果这些东西今天还在手里,可以建一个博物馆,如果今天还在我手里,书画纵横就很难坚持下来。

我和著名金石学家杨鲁安先生是忘年之交。有一年,我陪他在兰州时同宿一间,卧在床上,关于他的金石生涯我们聊到天亮。今天我还记得他当时说过:盛世收藏,只有盛世时一些与金石碑帖结缘的人苦其一生收购在手,离世后经多方辗转又归于皇室,再经乱世,又散落民间,然后又有一些与金石结缘的人再从民间收购,如此往复,我们才能看到这些东西。收藏,收藏,首重鉴,而后赏,然后才是收藏。我想我是与金石结缘的人,所以凡有遇时,便突升起一种幸运!一种敬畏!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