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因缘 烟云供养 ——小记厦门刘涛的翰墨因缘福建省

书画纵横 / 2014-09-21 17:51

刘涛,浙江丽水人,这个名字从五行说是金生丽水。因为名字好,估计不少人使用,也因为在厦门的因缘,于是在江湖网上就冠名厦门刘涛了。刘涛读厦门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在厦门工作。他的书法在大学里就开始出道了,写的是王铎、徐渭这类的明人书风,江浙人多才气,底蕴丰富,精于细节,这给厦门中青年的书法带来一些新的时风和影响。相比江浙来说,厦门毕竟是一个岛屿,与外界的文化交流较少。在厦门我们几个凑成了一个叫“虎溪七闲”书法组合,时常在一起雅集,雅集其实也就是在一起吃吃茶,喝喝小酒、话话仙。虽号称闲人,不过至今也搞了四回展览了。

刘涛2007年到北京中国书法院深造,我们常调侃他,你这种水平够当老师了,至少也是助教。刘涛倒是很谦虚,深夜篝灯继日,费油费纸,干些不很环保的事,所以说,玩书法绝对是小资才玩的事。燕郊书法院校区属于北京郊区,常常乘930来回奔波。在对待艺术的态度上,我是守株待兔型,刘涛绝对是动如脱兔,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溜烟走人。一年后,他的书法起了本质上的变化,书法线条比在厦门安静多了。在厦门时是匆匆不暇草书,笔画连绵,四面出锋。刘涛好烟,我当时调侃说:你是一手香烟,一手狂草,简称烟草公司的。众听皆乐。

在北京是一大熔炉,也是历练人的地方。我不但惊讶刘涛在繁忙首都安定了下来,此谓心入安定门了。“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是中国文化的十六字真言。这种精微的工夫,是宋儒诚敬天理的感悟,书如也,是人对文字造字之初的初始化情感,正所谓“天雨粟,夜鬼哭”的惊天动地的震撼,也是后来蔡邕的“沉密神彩,如对至尊”的书家创作感言。这种精微体验使他的线条雍容简净,不求野肆,不求谲怪,于精微处找寻与古人的际遇。刘涛书法重线质,质中藏妙趣,妙中见妍,不类时风,以狂怪夺人眼目。他说在北京更能藏身,这让我想起明陈继儒的“闭门即是深山,读书便是净土”于万人海中一身藏的话来。刘涛书法院毕业后,有缘到《中国书法全集》担任分卷的编辑,使他饱览经典,开阔眼界。现寓居八方斋的筒子楼,真八平方耶!里面满是文房四宝,却是真富有耶!

在北京,刘涛除看展览外,最喜欢到古玩城和琉璃厂了。刘涛之名,淘了宝之后留下来便是。我曾经听他说起汉铜印“刘涛私印”的事,他说是以砚易印,我说你是采取“私有制”的手段弄来的。最近,一朋友说刘涛最近玩墨玩疯了,我觉得是一个善意的解读,也是我们用深羡的目光在重新审视刘涛了。笔墨纸砚的把玩,是器而道,由物质到精神的一个过程,这家伙有点玩物得志的味道了。这两天保利文房四宝拍买场,刘涛接连两日浸淫其中,一说到墨,两眼放光,瞳点若漆。供墨是对烟云的一种供养,刘涛不但抽烟,而且开始藏烟,当然此烟非彼烟,一是人间烟火味,一是山川烟云味。

刘涛亦善近体诗,犹讲究格律。昔尝从游于歇庵诸方外人,一日张培元兄过吾庐,示《毗耶杜口》,见刘涛诗,读至“禅室泯心坐,不知天已昏”句。不觉惊呼:有之即付之剞劂也。

清代闽人伊秉绶写“翰墨因缘旧,烟云供养宜”一对联,放诸老友刘涛身上我觉得颇应景,故借此为题。已丑小雪西溪散人洪顺章记。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