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 颜真卿 多宝塔感应碑 刻本

书画纵横 / 2014-12-01 17:05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多宝塔碑》,全称《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塔感应碑文》,唐天宝十一年(752)立。原在唐长安安定坊千福寺,宋代移西安碑林,现藏于西安碑林。楷书,高285厘米,宽102厘米,文34行,行66字,总二千余字。岑勋撰文,徐浩隶书题额,颜真卿书碑,史华刊石。

此碑是颜真卿早期成名之作,书写恭谨诚恳,直接二王、欧、虞、褚余风,而又有与唐人写经有明显的相似之处,说明颜真卿在向前辈书法家学习的同时,也非常注重从民间的书法艺术吸取营养。整篇结构严密,字行间有乌丝栏界格,点画圆整,端庄秀丽,一撇一捺显得静中有动,飘然欲仙。虽然此碑还称不上颜真卿成熟期之代表作,与他后来所书的《颜家庙碑》,《麻姑仙坛记》风格迥异,但它是颜书的第一篇,是颜楷成功的第一步,学颜体者多从此碑下手,入其堂奥。

《多宝塔感应碑》拓本散记

陈根远

《多宝塔碑》,全称《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塔感应碑》,唐天宝十一年(752)立。原在唐长安安定坊千福寺,宋代移陈西安碑林。高285厘米,宽 102厘米,文34行,行66字。岑勋撰文,颜真卿正书书册,徐浩隶书题额,史华刊石。

碑文叙述了唐代僧人楚金禅师发愿兴建多宝塔的过程及有关佛事。唐玄宗曾为立塔赠银50万、绢上千匹。楚金禅师死后,唐玄宗特派使者吊唁,监护丧事,并亲自书写了塔额。佛教在唐代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影响于此可见。

颜真卿(709~785),京兆万年人,祖籍琅邪临沂,字清臣。幼承家学,刻苦自励。开元间中进士。安史之乱时,为平原太守,历迁刑部尚书、太子太师。他立朝正色,刚而有礼,天下不以姓名称而独日鲁公。后为奸臣卢杞所忌。德宗时,李希烈叛乱。他以社稷为重,亲赴敌营,晓以大义,终为敌所害。

颜真卿是中国书史上富影响力的书法大师之一。宋代大书法家苏轼云:“诗至杜子美,文至韩退之,画至吴道子,书至颜鲁公,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颜真卿一生书碑甚多,西安碑林即藏《多宝塔碑》、《臧怀恪碑》、《郭家庙碑》、《争座位帖》、《颜勤礼碑》、《马璘残碑》、《颜氏家庙碑》 7种。而《多宝塔碑》为其所有碑版中年代最早者,乃颜真卿44岁时作品。明孙有跋云:“此是鲁公最匀稳书,亦尽秀媚多姿,第微带俗,正是近世掾史家鼻祖。”

北宋拓本,31行“归我帝力”之“力”字尚未损。全碑字口方棱,字画之间牵丝甚清晰。

南宋拓本,15行“凿井见泥”之“凿”字未损,31行“归我帝力”之“力”字(图 2)、33行“王可托”之“托”字稍损。

明中期拓本,14行“天文挂搭”之“挂”字上“土”部完好,24行“方寸千名”之“千”字完好。

明末清初拓本,31行“归我帝力”之“归”字完好,“我”字左上半泐(le,石头风化而形成的纹理)。32行“佛知见法为无” 6字、32行“空王可托本原同归” 8字、末行“大夫行内侍赵思” 7字皆存。

乾嘉拓本,9 行“阴以金鎚”之“金”撇笔未泐。33行“千帙发题”之“千”字竖笔完好。

早期原拓应注意31行“力”和15行“凿”是否经过涂墨。从图可见该碑末4行中部偏下约在清康熙间磕损一大块,“明末清初拓本”所述31~34行存诸字此后皆损。如见以上诸字未损,应细审。如为原石所拓,则拓本年代不晚于清初,但大多数为翻刻本。清晚期至民国,西安碑林周围碑帖铺甚多,各家多以石翻刻《多宝塔感应碑》等。其裱本传今也百年上下,品相颇陈旧。曾有一友藏有两本,欣喜相告,所藏“归我帝力”之“力”、“凿井见泥”之“凿”均完好,当为宋拓。送至碑林博物馆我的办公室,及展读之,一本较瘦,一本略肥,大形皆在,但不能细写。如肥本首行“多宝塔感应碑”之“感”右上一点与横画脱离(原刻相连)、15行“凿井见泥”之“见”末二笔与右竖互不相连(原刻相连)等,点画多不到位,当为晚清民国翻本,特以故宫博物院藏宋拓与该翻刻本对刊,供大家比较。碑帖鉴定没什么秘诀,就是与不同时代的原拓一笔、一画、一个石花细细比较,切不可一看“差不多”,就定为原拓甚至宋明古拓。《收藏》俱乐部会员江西詹先生来稿,说:“笔者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查阅了大量的碑学资料,拜访了许多碑学专家和书法界、收藏界的名家,认为我手中的这本《多宝塔碑》拓本(图5、6)是宋拓本。”实际上詹先生所藏也是一个晚清民国翻刻本。其本较原碑宋拓为瘦,枯槁无神,无有原碑丰壮精悍的神韵。与前述翻刻本一样,此本点画多不到位,如首行“感应碑”之“感”右上点,笔者细审不同时代原拓及原碑,此点均与横画相连,而此翻刻本却脱节不连。另外南宋拓引行“归我帝力”之“力”已损,此翻刻本“力”字,用刀凿了几下,模仿石花,但极不自然,人工斧凿之痕十分明显。现西安碑林博物馆及周围售予游客的汉唐名碑包括《多宝塔感应碑》等,多为长安县农民翻刻,有时 5元10元即可买一份。

文物出版社影印之宋拓《唐颜真卿书多宝塔碑》、《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历代金石拓本菁华》收有明中期整拓、《西安碑林名碑》辑有馆藏明末清初拓,可为校碑参考。

(摘自《收藏》杂志)

颜真卿(公元七〇九——七八五年)字清臣,世称“颜鲁公”今山东临沂人,唐代中期杰出政治家,著名书法家。

中国书法各书体至王羲之时已完成体系,由于唐太宗李世民的极力推崇,王羲之书法成为正宗,此时出现了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大书家,他们融会南派的典雅流美,北派的险劲庄重,各极其妍,各展风采,但基本上是东晋二王一系嫡传。唐玄宗李隆基开元年间,是唐贞观后六十年的中兴盛世,政治、军事、经济、文化高度发展,同时带来了书法艺术的空前繁荣,要求打破常规,有所创新也成为时尚,颜真卿便是此时脱颖而出的划耐代书家。

首先,颜真卿出身书法世家,家学渊源;二是颜真卿通晓秦汉诸碑并注意向民间汲取营养;三是颜真卿早年学习褚遂良,并曾师事张旭;四是颜真卿能除王之纤弱,避褚之佻巧,同时融会篆隶笔意。于是,颜真卿顺应书法史的必然,通达笔法而使自己书艺直入炉火纯青的境界,成为中国书法史上至为重要的变法者与千余年来为人推重的书法艺术流派——“颜体”的创始者。 

凡有记载和所能见刭的颜真卿书迹约百余种,窥其书艺发展过程,看得出颜真卿是大器晚成的书家,他的行草书是在一安史之乱一期间走向成熟的,而其楷书真正的成熟,临近六十岁。因此,大多专家将颜真卿书法分为早、中、晚三个不同创作时期。

颜真卿早期书法主要是向时人和民间书法广泛学习时期。精彩之作有四十四岁时的《多宝塔碑》和四十六岁时的《东方朔画赞碑》。这者者个德作品点画道劲、结构整密。颜真卿创作中期的许多代表作已显现出雄浑刚健,宽博丰富的书风。此时,“颜体”艺术特色已经形成,如楷书用笔已易方为圆,左右两竖的结构已采用相向弧形,横轻竖重,拐弯处用转笔代替折笔,蚕头燕尾笔画特征鲜明::等等。看得出颜真卿多年经营构造的“颜体”艺术流派已儿备相叶规棋.并少人厂一个崇高、崭新的艺术境界。其间主要作品有:《郭家庙碑》,《麻姑山仙坛汜》,《大唐中兴颂》等。颜真卿晚年的艺术创作达到厂炉火纯青的境界。此时颜字结体更趋自然,用笔更见朴素、逆人、回锋、铺毫、涩行等基本笔法运用得更成熟、更灵活。变化多端,无施而不可。无适而不宜,可谓进入了自由王国。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有:《颜勤礼碑》,《颜家庙碑》《自书身帖》。

颜真卿的价值不在于某本字帖,而在于他突破了自二王至初唐四大家的“秀气”“雅”为尚的关学观念,而以“雄”代“秀”以“俗”代“雅”化纤巧为刚健的艺术内涵。颜真卿运用崭新的美学思想和创作手段,推陈小新,从源流、笔法、结宁、章法诸方面,努力创建与初唐诸家不同处。

颜真卿谢世已一千二百余年,但“颜体”的影响自晚唐历宋、元、明、清至今,极为深刻,滋润厂不计其数的后代书家,可谓“盛唐之者,铿锵作响,鲁公余韵,方兴未艾。”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