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门寺秘色瓷与中国古代审美文化文化传真

书画纵横 / 2014-12-12 15:09

张璐

长期以来,陕西法门寺不仅是佛教活动的重要道场,更是佛教文化的重要传承载体。1987年4月3日,因为重建法门寺半壁坍塌的明代真身砖塔,考古人员在塔基下意外发现了一座唐代真身宝塔地宫,随后的发掘清理,使沉睡了一千多年的数百件稀世珍宝重见天日。在这些出土的唐代珍贵文物中,包括一批精美绝伦的具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唐代越窑青瓷。在石刻碑文《监送真身使随真身供养道具及恩赐金银宝器衣物账》中,对于这批的唐代越窑青瓷是这样记载的:“瓷秘色碗七口,内二银棱瓷秘色盘子,碟子共六枚。”账物相符,印证了出土文物就是受到史学界、古瓷界长期关注的秘色瓷。

秘色瓷具有千余年的历史,它的优雅大气体现了人们在历史演变中凝聚的生活理想、民俗心理、审美情趣和艺术传承,表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色,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蕴藏着我国古代的传统文化精髓和一种一脉相承的美学理念。秘色瓷是我国古代瓷器文化中最具标志性和艺术性的品种之一,其在制瓷技术和造型工艺上算不上是登峰造极,但如冰似玉的外观深受唐代王室贵族的青睐。当时一众崇尚恬静闲雅的文人士大夫对其中蕴含的简约、清灵和淡雅的自然审美理念也十分欣赏。唐五代文人墨客留下不少赞美它的诗文,如“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就是对秘色瓷清逸风格的肯定。

秘色瓷的千峰翠色

青,泛指一类带绿的蓝色,在古代,青、赤、黄、白、黑被称作“五方正色”,即纯正的颜色,同时古人还将青、赤、白、黑四色与东、西、南、北四方相联系。“五色”作为中国颜色的重要概念,首次较为完整的阐述是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典籍《考工记》中,这是一部记述手工业各工种的设计规范和制造工艺的著作。《考工记》中的画缋篇说道:“画缋之事,杂五色。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青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在这段文字中,不仅出现了我们熟知的“五色”概念,更重要的是首次确立了“青、赤、黄、白、黑”五个具体色别。《周礼·春官·大宗伯》也作了详细记载:“以玉作六器,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圭是古代“六瑞”之一,形制为板状,上尖下方,作为一种重要的礼器,为礼东方之器,也是表示身份等级的标志。青色是东方的代表和象征,青色的玉圭专做祭礼东方之用。我们所熟知的中国古代“四大神兽”,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是威震四方的神祗:青龙为东方之神,白虎为西方之神,朱雀为南方之神,玄武为北方之神。中国人崇尚龙文化,崇拜代表东方之神的“青龙”为尊,因而以青色为五色之首就不足为奇了。

秘色瓷呈现温润的青绿色,仿佛春树枝上的一抹新绿,又像翡翠一样悦目清心。法门寺出土的秘色瓷,淡雅而柔和,釉层轻薄而莹润,宛如美玉一般青翠秀丽,呈现出一种如冰似玉的温柔之美,给人以恬静柔和之感。中华民族崇尚“如玉”般纯洁美好的品德,秘色瓷的釉色集中体现了青山绿水之神秀,深受世人的喜爱。秘色瓷一般通体施釉,釉色多呈现莹润略带透明质感的青色、微黄、翠绿色和青绿色等不同的颜色。这种贴近大自然的充满生机的颜色,是一种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自然语言和美的符号。因为人们喜好崇拜大自然中青山大川的广博和气度,依恋其给人们带来的物质恩泽,渴望与之和谐共生,同时也将对道德品性和审美文化的追求寄附于大自然青山大川之间。从釉色品质上看,秘色瓷釉色呈现出青绿色,釉质晶莹润泽,色调鲜亮清新,色泽非常纯正,看上去清澄宛如山峰下的一泓秋水,明亮犹似天空之中的皓月,散发出莹润之光;典雅娴致的情调,宛若天然,巧夺天工,营造出了空灵神妙、生机盎然之感。这种明亮清新、淡雅滋润、美轮美奂的釉色给人一种清纯、自然的美感,体现了极高的美学与工艺水平。

秘色瓷的美学意蕴

秘色瓷的釉色颇有儒雅之风。与唐三彩相比,秘色瓷不事华丽、张扬;与白瓷相比,它多了几分趣味、醇厚;与黑瓷相比,它更为爽朗、活泼。青色不仅有含蓄、冷静、自然、质朴、平淡之美,而且表现出坚韧和容忍的品格。这正是传统儒学思想在瓷器中的表现,与文人士大夫所推崇的“中庸”之道不谋而合。秘色瓷釉色之美与自然之态紧密结合,相得益彰,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儒家思想。

自然之美。制作秘色瓷的主要原料通常为瓷土、釉,加工过程中还需水、木和火等,这些都是来源于大自然的美好馈赠。通常说来,瓷土,是一种白色或灰白色,有着绢丝般光泽的软质矿物,是瓷器最主要的原料之一,经过系统的粉碎、淘洗、陈腐炼制等工序后,制作的瓷器非常规整、质地均匀、细腻紧密。釉,是一种覆盖在瓷器表面的透明且有色彩的玻璃质薄层,唐代瓷器的釉料处理和施釉技术大大提高,以长石、石英、硼砂、黏土等原料按一定比例配合,经过工业研磨制成釉浆,施于陶坯的内、外表面,最后在特定的温度下煅烧而成。在瓷器上施釉的做法,不但能够起到美化器物的作用,而且能很好地增加瓷器的物理强度和稳定性,更有利于拭洗和保存。出土的五瓣葵口小内凹底秘色瓷碟,是以“荷”为主题,将荷花的自然形态体现得淋漓尽致。

和谐之美。中国人对瓷器的喜爱带有浓厚的情感色彩,可以用“以情为导向”来描述中国瓷器文化所追求的境界。瓷器文化之所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是因为中国瓷器文化中包含着独特的美学意蕴。越窑青瓷是承载着我国古代传统民间工艺思想的精髓走过了漫长的千余年历史。从古至今,中国人都讲求一种精神层面的和谐与平衡,这其中蕴含着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与平衡、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平衡以及人与万物的和谐与平衡,最终追求的就是“真、善、美”的完美统一。《周易·系辞上》中讲道:“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就是解释“道”的阴阳运行变化。秘色瓷釉色之美,正是这种文化和思想的一种表现。其釉色艺术风格与特征在中国瓷器史上独树一帜,秘色瓷的天青釉色正是其主要元素之一,秘色瓷的釉色之美还表现在与它的功能协调搭配的美感。唐代诗人杜甫在《丽人行》中写道:“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这种描写传统美食与使用器物的诗句,表现出美与功能和谐统一也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一个重要方面。青瓷种类繁多,造型千姿百态,秘色瓷更是能够给人以审美愉悦之感,瓷器表面刻画的银棱金银团花图案和莲花纹样,优美而富有寓意,抽象又富有韵味,充分表现出艺术价值和装饰价值,美不胜收。

(作者单位:西北大学)

来源:光明日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