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扬:油画是科学国画是哲学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2014-12-25 15:39

连日来,本报推出的“书画入门 名家为你点卯窍”系列报道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响。读者们纷纷赞叹本报的报道让他们能够按图索骥,寻找到艺术入门的捷径。花鸟画是中国绘画的一大类别,画得像的花鸟画是否就是好画?昨日,本报特别邀请到了著名花鸟画家刘德扬为读者们指点花鸟画的迷津,带领读者走进诗书画印的中国画世界。

在似与不似间画花鸟

昨日,记者来到刘德扬画室个庐时,他正伏案画鸟。只见宣纸上葱绿羽毛的小鸟,拱着背,昂头向上。刘德扬拿着最细小的圭笔,在那小鸟的眼中,轻点两笔,小鸟向上凝望的三白小眼立即跃然纸上,整个小鸟也有了生气,活灵活现。谈及花鸟画的创作,刘德扬举出了齐白石的一句话:“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他告诉记者,花鸟好画,画好了难,因为人们太熟悉了,如果一直停留在画得像的阶段,那作品就没有进步了。他花鸟画中的动物都用拟人的方式,将画面中的小鸟赋予思想,将自己的情感通过画面传达给观众。在似与不似间,带给观众全新的视觉体验。他说,作品风格的变化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艺术家对社会和人生的关注逐渐深入,还有随着读书动脑带来的学养提高,艺术家的修养会转化成属于自己的笔墨风格和美学观念。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刘德扬生动的花鸟画,并非凭空想象,而是长期观察的结果。在刘德扬画室的外面有一个花园,就算在这隆冬的日子里,也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在这个院子里,刘德扬养了两只猫,一只老母鸡,还有鸟和乌龟。正是在这个他自喻为“动物园”的花园里,刘德扬创作出了充满生机的精品力作。

要求学生诗书画印全修

身为著名画家,刘德扬的作品以文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绝妙款识让其作品充满了可读性、趣味性。“来是偶然,去是必然。来来去去,处之泰然。”“世人画牡丹常常款以‘大富贵’,其实质意义是:富而低调则贵,贵而不骄则大。”……这些具有哲学意味的款识,不仅展现了刘德扬的书法功力,更对画面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如何让自己的作品充满文气,刘德扬精辟地总结说,文学是中国画的灵魂,书法是中国画的脊梁。“灵魂没有你这画该如何耐读,脊梁没有中国画又怎能立得起来?文人画家要有自己的绘画语言,自己原创的诗词,自己篆刻的印章,诗书画印全修,方为善者。”刘德扬自己刻了枚章名曰:“乾坤容我大”,这句话的原文是“乾坤容我静”,他之所以要把静改成大,是因为所谓大者,乃大而归一;人字中间一横为大,他说:“也就是说我们的心胸要博大,视野要博大,文气要博大,大是一种扩张,同时也是包容。”

目前,刘德扬有10多个学生。本周六,《个庐雅集2014师生作品品鉴会》将在省文化馆举行。展览中,将展出刘德扬与8位弟子最新创作的作品。刘德扬向记者透露,他带学生不仅是让他们学画画,也要求弟子诗书画印全修。“我对他们的要求是‘每日一诗,每游一记’,通过练习,提升他们的综合修为。”

好的画“适”“可”而“止”

怎样的书画作品才能叫好作品。刘德扬有着自己的主张。他说,画画时他常常想到成语“适可而止”。作画过程中知道“适”和“可”已不容易,能“止”下来更是困难。如果作品能“适”“可”而“止”,那肯定是幅好画。“都说好作品要赏心悦目。对于观众来说,在欣赏作品时,悦目是第一步,赏心是第二步。”刘德扬说,油画是科学,国画是哲学。要欣赏书画作品,首先要具备一定的书画知识基础,要有一双“看画的眼睛”,通过对作品用色、用墨、用线的欣赏读懂艺术家传递的艺术理念。他认为,好的画作就应该像云一样,给人留下阅读、补充和完善的空间,让读者自己去驰骋,去想象,去发掘。话说白了,就没有意思了。

本报记者 王嘉 摄影报道

来源:成都日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