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汉字与书法的密切关系(3)书画动态

书画纵横 / 李刚田 / 2014-12-25 15:49

又例如金文书法创作,在体会和表现金文区别于其他书体的独特之美时,努力展示毛笔书写的翰墨风采,而不去刻意模拟熔金铸造的铭文原型,求通过笔墨表现一种审美意义上的“金石气”。前人有讽刺亦步亦趋于金文原型者,说写“田”字犹如在黑漆方桌上贴四个白的圆纸,确实也有人写金文把所有转折处的内角都描写成圆弧形,以模拟钟鼎器物上铭文原貌为能事,殊不知古之金文所以如此是出于冶金工艺需要,如今我们用毛笔写在宣纸上,不去求“唯笔软则奇怪生焉”的笔墨之妙,而去做工艺性的赝古描摹,从而失去了艺术创作的本质意义。在金文书法创作中,不同书家表现出不同的审美情趣,或厚重古朴,或爽健自然,或如精金美玉,或作不衫不履,出于铸金文字而超乎烂铜之外。

再如以刻石文字为蓝本的书法创作。写《龙门二十品》,我们不必追摹刀刻斧凿之形,使线条如“束苇积薪”,写《郑文公碑》也不必局限于岩石风化剥蚀之形,使线条如僵蚕卧纸,而要各人妙造于心,各运不同的技巧,创作以北碑为基本审美特点的技法丰富、形式多样的作品。又如汉碑隶书是庄重的“庙堂文字”,而简牍隶书是自由的手写体文字,二者各出于其文字功用及制作手段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审美特点。我们在隶书创作中,不必过分囿于隶书的历史遗存原型,写汉碑可参简牍隶书之灵活笔意,在石刻之静态中加入简牍之动感;写简牍隶书时又可参以石刻之凝重严谨,减去一些手写体的草率甚至肆野。师法简牍也好,或师法石刻也好,在书法创作中,都将被以毛笔写于宣纸上所取代,不同于刀刻斧凿之形和岩石风化剥蚀之形,也不同于以硬毫写于硬质竹木上的形状,在章法上将解脱隶书原型而以新形式代之,以笔墨表现汉隶的艺术情趣为要。此类例子,还可列举许多,总之,对历代遗存,我们今天以书法创作的需要对其进行取舍,唯美是取,唯美是用,不局限于古代书法遗存中因受制于实用文字而形成的种种模式。

前面对书法艺术的概念界定,指出书法是通过艺术形式表现审美境界的艺术门类,所以书法的形式美应是其核心,或者说其形式美就是书法艺术的主要内容。“唯观神采,不见字形”,我们还可以延伸理解为不见文字所表达的语言意义,唯观通过形式表现出的神采。书法美的中心是对艺术形式的创造与欣赏,尽管书法不能脱离文字,文字是书法艺术的物质基础,尽管在书法审美活动中,文字所表达的语言意义以及作者的人格品味都能或显或晦、或曲或直地参与、影响到对形式的审美之中,但基于书法的本质意义,从理论意义上讲,我们可以不考虑这些非艺术的因素,可以使书法艺术纯粹起来。尤其是当书法创作进入今天的“展览时代”以来,书法形式美的重要性突出显示出来,其书写内容变得不重要,书写内容对书法审美的参与性越来越不明显,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了。古人书法创作与审美中所谓的“涉乐方笑,言哀已叹”今天变了,书法展览中作品书写的文字内容已不能引发人们的喜怒哀乐,只有艺术形式才能引起欣赏者的审美兴奋。对书法艺术的欣赏方式,古人“口诵其文,手楷其书”的读看结合,读看互参,已变为展厅中对作品形式的“看”,而不再结合对文辞的“读”。对一幅书法作品的审美过程,首先是对其整体艺术形式特点把握好“第一感觉”,之后再去循书写时序“读”,但这种读不是“口诵其文”,而是“手楷其书”,是对笔意、笔势的读,是对内在形式美的感受。

以上从两个相互矛盾又相互支撑的方面说明了文字与书法的关系。首先书法不能脱离文字,脱离了文字也就没有了书法;另一方面书法不能等同于实用文字的书写,如附庸于文字的表意功能,也就没有了艺术,凭藉文字之形而解脱了文字本身的存在意义,才有了书法艺术。从宏观上理解这两层意义后,在具体的创作实践、审美实践中还需要具体地把握二者的关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