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一曲词,一片浓墨江苏省

书画纵横 / 2014-12-25 16:14

或许我偏爱诗词,用文学的意像来诠释书法家张六弢。

或许张六弢身上的文人气甚重,率性、风骨、张扬、俊逸,使人不得不把岁月推回到那个天趣横溢的时代。

又或许文学与书法同源,一出生,她们就是孪生姐妹,讲究韵味、讲究唯美,讲究留白,讲究听命于内心的节奏感。

闲话少说。第一次见六弢,是在乍雨乍晴花自落的春天。宜兴竹海,一群文人,借着花事,张罗着喝酒。酒真是个好东西,第一个酿酒师是谁?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它能使旧知再次倾诉衷肠,能使新友相见恨晚,能使才情得到发挥,能使欢娱极致,使天下氤氲溶溶。举杯,投箸,那般蕴藉,那般妥帖,还有其他什么可以比拟?

六弢的名字早就听苏州的书家说起,只不过还是有点小意外。太过帅气清逸,一点不似66年出生的人,倒像宋初的晏殊。晏殊长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情韵是相似的,闲逸温婉的环境,写出来的词秀洁典雅,天然一段风流相。六弢白净,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双眼皮,戴副眼镜,酒窝落单,据他说有不对称之美。那晚,酒喝多了,说得都是酒话,也没时间看书法,即使看,大概也只觉得满纸烟云。幸亏回苏州后写了《提月·温壶》一文,有文字为证:

“书法家张六弢,初见,气韵潇洒,落拓不羁,然自有文人清骨。饭桌上,他留了一句经典的话:“外表儒雅,内心也曾狂野过”。《2046》上海书展中,显其海派的孤高。酒后一群人涌入六弢工作室,惟恍惟惚,其中有象;又似宝玉在太虚幻境闪转腾挪,忘了浩浩红尘之劫。”

我再次确认下,六弢留给我的第一面是宋初令词的感觉,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闲雅,是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的情思。

第二次见面,盛夏,高柳乱蝉嘶。这一次定定心心,先到“氿空间”工作室入座。一踏进门口,我是有点小惊吓,上次酒喝多了所见之景是一片混沌朦胧相,没想到“氿空间”布置如此纯粹、性情。朱红底色展板,大面积空间割裂。陶罐、瓷瓶,紫砂壶,欧美经典曲目的CD,落地书柜、屏风、砚台、一川碎石大如斗的狂草、灵动疏朗的小楷。摆件参差错落有致,呈现出中西合璧的语境。。

“坐吧,喝壶阳羡茶。”书家们谈书论道时,我穿梭在“氿空间”里回味良久。“氿”,宜兴学者考证,解释为泉水从山的侧面流出,久而久之,此处就成了泉水汇集之地。那积聚了天地多少之灵气!真正让人艳羡不已。

且看六弢在《关于氿空间》里的诠释“氿空间素身自处,琴瑟相合。香茗清茶,悠然与喧嚣红尘以外;往来谈笑,时怀多愁善感之心。”

暂且容我在氿空间里做个南柯一梦吧!梦见书生在挥毫泼墨,那凝霜的芦花眺望着江心洲上的芳草;梦见洛阳纸贵,全城老少奔走相告;梦见在流淌着音乐的草坡上放声歌唱,菡萏花开,舒展自若;梦见新丰美酒,或者红泥小火炉,书中无日历,寒尽不知年。

细细走,慢慢品,六弢的书法浑然展开。竟不由联想到唐代诗人李贺,这个鬼才,招招不按常规走,完全打破汉字排列的方式,独步舞台,诗风奇崛、诡异。六弢也是,打破平衡,步步见险,字字求怪,他完全是在自由畅达地玩,在享受书法的极度狂欢,在盛大和美妙的意象中腾挪跌宕。昆仑玉碎凤凰叫。他从摇滚中吸纳动态、节奏元素,从本真的生活中释放自我最纯真率性的赤子心。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性喜自在的六弢,是快乐的信徒,于己于人,完全听命于内心的召唤。转益多师是汝师,他广泛吸收六朝汉魏的碑帖,以碑为舟,以帖为浆,轻松自若的遨游,又因对明清浪漫主义书风的眷恋,他的作品中不时显露出王铎雄劲奇肆的笔力、赵子谦婉转流丽的舒展。

当夜,纵酒、酣唱。六弢唱谭咏麟的老歌,声声流光溢彩,与美酒会注一处,晕乎乎理不出头绪来了。琉璃钟,琥珀浓;再添皓齿歌、细腰舞。活脱脱是李贺和六弢两位才子的较量,不知谁更有瑰丽幻象?谁更有豪宕气魄?

再次谋面,立冬,无一点寒意,却是有秋水无痕的爽洁。姑苏李公堤老东吴,三五好友,小酌。慢慢喝,续续聊。聊六弢当初年少时对电视书法的迷恋,把自己关在房间一练就不知晨昏;也聊在影剧院工作时如何将夫人小戴的芳心俘虏,在小戴眼里,六弢不仅是个文艺青年,而且是个英雄,是个撑直腰杆说真话的英雄。别看平时笑嘻嘻笑嘻嘻,酒窝漾得比太湖水还旖旎,但论起事来钉是钉、铆是铆,毫不含糊。

宜兴好地方啊,我无端感慨了,姑苏当然能跟它比,但姑苏也有不及它的所住。一座不大的城市,文风鼎盛,气场宏大,这是千百年来的历史文化孕育。作为书协的主席,说些真话,倒是非常应该的了,如何坚持自己的个性,如何引领青年书家正确走向,六弢在这些问题上极具原则性。虽放浪形骸、语惊四座,但句句都是循着艺术发展的筋骨和脉络。

湖面清冽,人间烟火纷繁,李公堤火树银花,数不尽画舫笙歌。若要再打比方,那六弢就是元曲大师关汉卿,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是一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不管六弢愿意不愿意,我已经这样设喻了。好了,就此打住!

——葛芳

评论之一

气爽秋高,窗台菊花正汉堡吐艳。这金秋一过,新的一年又将来临。我来宜兴已43个年头了。断断续续看张六弢的书法也都二十余载了,这是个有悟性的作者,笔下奔放而旷达,他部分精品,参差错落,朴茂繁华,如青山茂林,南坡山花,看了让人精神畅快——张志安

评论之二

张六弢的出现,是与书法艺术浑然一体走进我的阅读视野的。走近他,我能真切地体会到他作为艺术家的不同寻常之处,性格达观开朗,为人自然率真,俨然魏晋风骨,为艺严谨踏实,一派乾嘉学风。再从他的书法作品中去感受他那萧散、简远、洒脱的襟怀,就如同古代艺术观念中“解衣磅礴”般的大自在,抑或出现“不知周蝶”般的大快乐。

六弢的书法作品流露出的散逸跌宕之气势,一直为书界同道所叹服。从他的行书作品来看,虽然带有很强烈的拙朴之态,但骨子里却不乏那种温婉与细腻的成分。也就是说,他将“拙”与“巧”这两种不同的审美趣味糅合在一起,让生动的线条和自己的主观感受相连,使作品在形式、章法安排上统一,将作品的书写节奏跟文字内容互相协调,追求有意与无意的情趣发挥,其笔下的作品则体现出一种自然空灵之境,正如王僧虔《笔意赞》中所讲“心忘于笔,手忘于书,心手达情,书不妄想。”有一种音律和诗意之美。诚然,立场有了,自由来了;气质有了,创造来了;生命来了,灵感肯定会来。当灵感达到心灵的深度,自由自在都来了。

与六弢交往的人,能从他的生活和作品中感受到字外之字的境界,体悟到他对自身心性所进行的修炼。他并不以为书法是一项事业,他只视书法为人生一乐。他物我两忘,悲喜不惊,专心书法,在其中渗入了人的血肉情感,容纳了更多的本真,并从中观照出生命的意义。他的工作室名曰“氿空间”,我把它比喻成“在贝壳中培养珍珠”,在他的书法艺术中,线条对空间的分割处理,富有虚实、节奏的变化,是音乐化了的空间,是一种激荡的情感运动,达到审美观念的升华。平日,他在此空间里读书、写字、品茶、会友,从文字中颐养自己的性情,以静养心,以心养字。生活中难得的舒适与享受,独立与自由进一步的得到释解。这里成了他内心精神修炼的结晶,一座用诗一般的线条营造的“桃花源”,又是在诗意栖居中营造的自然与自由的梦幻。偶尔,从他静静微笑中露出的浅浅酒窝,我似乎看到了他的艺术无涯,幸福无涯……          ——吴彦颐,东南大学艺术学硕士

评论之三

六弢小字行楷则内蕴精致文雅的文人气息。特别是小楷,化用北魏楷体,用笔爽利峻挺,结构古朴精到,将作大字的恣肆张扬收聚于宁静的线条结构,其间充溢着生命的形式张力。

他不愿重复古人,更不愿重复自己。在不断告别古人与过去的过程中重构自我的书写方式是他的自觉追求。即便再同一发展时期,他还是苦苦追求每一件作品的独立艺术内涵与价值。而这也是当代书坛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张六弢以其巨大的热情和勇气执著坚定地不断探索着。他重视临摹古人法术,但在创作中却能不受羁束地塑造新鲜的具有现代气息的字群意象。通过变换楷、行、草等不同书体和突出造型语言特征,创作出了不同形质与神采的作品。——范迪安,中国美术馆馆长

评论之四

张六弢的字从容洒脱,筋骨柔韧,形容大方。有飘忽不定的萧散,又有气韵天成的率性。不师从名家,而自成一家。乍读觉热烈,细研觉隽永。

他的天真有时候表现为幽默,有时候表现为洞见,让人惊喜交加。纷繁的人生在他的眼里成了一场精彩的游戏,而且游戏的规则还是快乐第一,结局第二。

这种简单和纯粹融入字中,便可见欢畅神态,随心所欲却不逾矩,天性盎然。宛若是从染坊里拉出来的一匹洁白的布,让人眼前一亮。

他眼里容不得沙子,但容得下世界。他无间隙行走于大俗大雅之间,兼容并蓄。从儒生那里取得传统,从愤青那里获得新锐。即或是世故圆滑的人,也让他了解世界的另外一个侧面。在他眼里,全天下的事也无非两种:好事和可以转变为好事的事。举重若轻的气质完全浮出水面。                                    ——宋瑞清

评论之五

我认为六弢对于艺术的认知与表达来自于一种内在冲动。他讨厌那些饾饤其词喋喋不休的说教,那些高邈离群却可有可无的美学训导。因为真正的艺术,是无人可教,也无法体会的。在这个意义上,六弢的作为常常让我怀疑起大学专业美术(包括书法)教育的合法性。他以纵横捭阖的气势,爽利而精到是钩锁连环,运动中的抑扬顿挫,向我们展示着他的豪纵情怀和在节奏上的天分,宛如他为之着迷的音乐,节奏的魅力可以冲淡所有枝节的修饰。与当今风靡的摆字、做字、画字的委琐习气相较,六弢之境界不知要胜出几筹。  ——薛龙春,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博士、副教授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