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龙春之对待书法江苏省

书画纵横 / 王学雷 / 2014-12-25 16:17

王学雷:

近些年,薛龙春在学术方面所取得的成果颇丰,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尽管他经常抱怨写字的时间不够,但同道和许多了解他的人不光谈论他的学术成绩,对他的创作也给予相当的关注。和许多后来投入到学术研究队伍中的前辈一样,薛龙春最早也是个痴迷的书法创作者,而且这段经历并不算短,在大学时代,他就是学校书法社的社长,成为一个学术研究者,倒是后来的事。学术和创作有着各自的个性,加以区别才容易看清彼此,这是学理的需要。但若是因为学术研究而影响创作,或是因为创作而影响学术研究,那我只好说这样的人算不得高明。

薛龙春很善于协调学术与创作之间的关系。作为至交,我所见他的作品可谓沉沉夥颐,其中行、草二体是他的当行本色。早年他学汉碑,现在也时常会写,但隶书似乎并不契合他的性格,因为他是兀傲的,而行草书更宜乎这种性格。薛龙春喜欢用长锋羊毫大笔作大字,写小字则用硬毫或弹性较足的兼毫,纸喜用吸墨性好但紧致光滑者,以逞其骏快。多年的研究使薛龙春对书法史的了解自然十分透彻,他本身又是个十分敏感的人,对各种风格现象的产生原因和过程有着独到的理解和体悟,这对他的创作无疑是有益的。语云“识法者惧”,法又是很束缚人的东西,深入的研究使他的书法不偏离法度,而天生的兀傲和敏感帮助他化解了法的束缚,让他的书法形成了沉静而率意的面目。

薛龙春很少参加书法竞赛,但他却是一位优秀的书法展览策划者和组织者,他组织策划过几次主题鲜明的书法展览都很成功。对此,我无疑要给他点个赞——薛龙春是一个真正热爱书法的人——无论是学术研究方面,还是创作上,以至活动上!

齐玉新:

当代书坛中的青年书法家,受到展览以及艺术品市场的冲击,搞创作的多,搞学术研究的很少。随着书法学科化的不断深 入,书法研究更加趋向于专业化,因此创作和学术研究能够同时达到一个专业水准的人则更少了。现在看来,没有一个书法专业的学院背景做支撑,很难在当代书坛 凭勤学苦练成为时代的骄子。

认识薛龙春很早,但这些年看到最多的则是他南艺博士毕业以后的诸多学术研究文章,无论是考据研究还是评点当代书坛,文风都是那么专业和严谨,视角都是那么 敏锐和犀利。时下有一种说法:书法学历越高的越写不好字。好像这是在讥讽那些学院专业书法学生们没有创作能力,似乎也在讥讽书法教育体系的弊端。不过这几 年毕业以及在读的白砥、陈忠康、陈海良还有薛龙春几位应该是为数不多的会写字的书法博士。

目前的书法博士应该是两种:一种是写得好读了博士;一种是不会写读了博士。龙春属于前一种。在读博士以前,龙春走的以王铎为主的明清调书法体系,但与众不 同的是他舍去了连绵缠绕的显著特征或者习气,不仅写得厚重而且结字和章法的体势不温不火、温文尔雅,从这一点上我们应该可以看到龙春对于传统的取舍有着自 己特立独行的想法和方法,在十多年前千军万马奔向明清调行草书的时候,同样的他却走了属于自己的路,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颇和吴振立先生取法王铎很有异曲同 工之妙。

近年没有连续性地看到龙春的创作,所以很难说出他的创作之路的连续性变化。但从他最近的作品看,同样把江浙划作一个板块的话,他的风格有着江苏的那种厚重 和雄强,尽管江南那种细腻、潇洒气息始终贯穿着整体书风。他的行草书现在更加趋向于行书,依然是那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体势清奇,似断实连,靠结字的欹侧来 呼应气韵。如果仅仅从作品来就事论事,我们已经很难用历史上的某一家来判断他取法了谁、取舍了什么,他的用笔在帖学的基础上很自然的不留痕迹的融入了碑学 的元素,线条沉静厚重;他的结字没有大开大合的张扬,但是在细微处总是透着他的奇巧和构思,结字虽然不张扬,但是那种灵与奇、雄与大的张力却蕴含其中。这 应该能够通过作品感觉到他这些年对于古代经典的浸淫以及自己独到的审美视角和独到的发现,也更加说明了作为一个在理论研究上有着很高高度的人对传统的取舍 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走向。他的行草书需要慢慢地品,只有品味才能读出其中水乳交融的东西,只有品味才能感觉到他的作品中的那种“古”气,而这种气不是靠外在 的“形”传达出来的,应该是靠学养滋养出来的。但是面对“个性鲜明”这个特定的艺术要求,龙春今后的趋向很重要,如何把握火候我想凭龙春的学养应该没问题。

见过他的一件临阁帖作品,作品的用笔是非常纯粹的,对气息的把握也非常准确到位,这说明龙春在传统经典上是下了很大功夫的,理解也是相当深刻的,做到了这一点那么看他今天的创作也就很明朗了。龙春的主打书体是行草书,虽然他也写隶书乃至其他书体,但那应该只是一种尝试或者探索或者吸收。他的隶书比较行草书更加古雅厚重,但是显然没有形成自己鲜明的艺术语言,无法从作品上一眼就能察觉到属于他个人的风格。

我有时候在想,在忙忙碌碌的社会大背景下,一个书法家究竟是五体俱精好呢还是专擅一体好,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是社会人,除了书法都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很多 书法家都以擅长各种书体为荣,甚至很多书法家还想不仅五体俱精还要同时是理论家。能做到这样当然好,但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薛龙春应该是他这个 年龄中不仅书法写得好而且理论研究做得更好的为数不多的人,这很不容易!面对创作、面对那么多的书体、面对理论研究,这里面或许还有一个取舍的问题,怎么 取舍将会决定龙春最后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最终高度,这一点相信龙春比任何人都清楚。

崔寒柏(摘要):

薛龙春书法中的内蕴极其醇厚,非当代所有得大奖者可望其项背。可以看出是继华人德与白谦慎之后下一个学者书家的代表,应当是下一文人书风的扛旗之人。

薛龙春的临王之作深入字理,非一般美院书法专业生的肖形可比。其用笔之流利与弹放,丝丝入扣、从容不迫,实属难得。他的作品由于掌握了正确的用笔,再加上内敛的收锋,使得书写感很强的运笔中依然保持了足够的矜持和生涩,同时由于对文字书写感悟之深刻以至于丰富的笔触在很多随意的笔画中清晰可见。在提按中笔墨涨缩的痕迹也依稀可见。看得出很多两两相连的字组是作者有意识在连接中运化着单字的随意赋形,而因势利导中又隐藏了不少才情。

要想做到这一点,首先要有自然书写的功力;要有单字的变形能力;其次要有随机应变的才情。很多获奖的新秀是搬来、作来的组合,很多在实践中成型的大家们却因为缺乏汲古,有型而不具备型中的质。薛龙春得此二方之力,虽既得古质又有今妍,着实不同凡响!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