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健冲宕 雅士风姿——关于王国宇行书创作断想江苏省

书画纵横 / 2014-12-25 16:19

魏晋以来的近二千年间,篆隶草各种书体的发展,大都经历了产生、成长、鼎盛和衰微的过程。比如篆隶,在秦汉走向高峰之后,便几成绝响,直至清代,随着碑学的崛起,篆隶才得以发扬光大;就是最为实用的楷书也经历过低谷时期。而惟独行书,自魏晋产生以来,便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虽然发展并非一直高昂,但始终为各朝代所普遍运用,产生了纷繁多彩的艺术流派,各个历史时期都有着杰出的行书书法代表人物。直至当代,行书更是有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把当代书法说成是行书的时代,似乎也并不为过。就是基于这一原因,王国宇选择行书作为自己的主攻目标便是情理中的事了。

纵观王国宇的行书创作,其立足点放在宋代的行书上,尤其钟情于米南宫,并以此奠定根基,同时上窥“二王”,下探王觉斯,经过长时期的锐意探求,逐渐形成了动健冲宕的艺术风格。其用笔起止爽利纯净,使转轻松婉畅,无矫揉造作的习气,有信然天成的意趣,笔势于险峭灵动中透出沉稳温和的态度,神凝气静的风情。体态清秀腴润,俊俏巧丽。章法上,看似简朴平易,实则节律斐然,基调闲适。个中轻重和谐,进退有度,疏密安帖,虚实相生等相辅相成的关系,颇为耐人玩味。

一个以行书为自己创作的主要书体的书家,如果仅仅限于行书一体,那将会导致笔法单一,习气渐生,从而陷入僵化的泥潭。王国宇对此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因而它在致力于行书创作的同时,对其它书体亦广泛旁涉。诸如两周金文,汉隶碑版以及北魏六朝墓志等,王国宇均潜心去研习。对上述各种书体的取法,其目的并不是为多写几种书体,而是通过对他们的浸淫从而增益其行书的朴质。

王国宇在行书创作上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良好的治艺心态,沉着纯和,力排急功近利和急于求成、急于自立门户的短浅意识和短期行为的书坛风气影响。同时,它又深知作为艺术的书法,是一种文化现象,从事书法艺术实践固然十分重要,而学问修养对成就自己的书法艺术,能起到的潜在能动作用,则尤为要紧。因而,王国宇将较大精力放在与书法相关的姊妹艺术的修养上,以期使其书法作品呈现出自己所独有的雅士风姿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