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之路:黄宾虹的曲高和寡和齐白石的雅俗共赏书画动态

金羊网-新快报 / 2015-01-04 15:48

■梁照堂(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

黄宾虹与齐白石是近代中国画“三座高山”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之中的两座山峰,曾经有“北齐南黄”一说,都分别被冠以“人民艺术家”之称号,在美术界具有崇高的地位。回顾两位巨匠大师的艺术之路,不难发现,黄宾虹与齐白石的艺术均发端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诗、书、画、印,并将中国文化的内在精神在画中发挥得淋漓尽致,是艺术成就高迈的中国画画家及文人画画家。然而,两人对艺术的追求却不尽相同,黄宾虹画的追求“曲高和寡”,而齐白石则偏于“雅俗共赏”。

黄宾虹的山水画追求最高境界,用艰涩难懂的绘画语言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不但一般人、老百姓看不懂,就连行内的画家也猜不透,不会看。他的画表现出“道”的出世思想,追求天人合一,折射出的精神文化的高度、深度与厚度,与现当代相适应,表现出较强的、深刻深沉的民族性。早期画面有较多留白,因而被称为“白宾虹”。晚年被称为“黑宾虹”,为何?黄宾虹用墨色层层渲染画面,独创“积墨法”,后发展成“渍墨法”。经过近100年的时间检验,其艺术价值逐渐得到公认,他的画虽然曲高和寡,却受到越来越多人追捧,呈现出“黄宾虹热”的趋势。而齐白石早年的画体现出一股冷逸的气息,后在陈师曾的建议下,他画风变“冷”为“热”,增加画中的热炽与色彩,在画中融入了许多民间元素,充满生活气息及农家气息,表现出勃勃的生机与朝气,逐渐走上一条从专家到民众至大众雅俗共赏及至雅俗共享的道路,表现出儒家的积极入世思想。他的“俗”并非市俗、低俗,并非庸俗,并非艺术上的“俗气”,而是农村的民风、民俗、民间艺术风。

黄宾虹与齐白石在艺术上为何会出现这种巨大差别?这一方面与两人的出生成长背景不同有关,另一方面则是后天的文化修养、生活经历的差异,进而对中国画及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存异所造就。黄宾虹长久以来从事书画鉴赏与编辑,对中国美术史有着透彻了解,深入深刻研究切进国画的传统精神、笔墨与技法,取精华弃糟粕,在实践中逐渐走向高峰。而齐白石出生于农村,当过木匠,对农村的民风、民俗有着自己深刻的体验、认识与见解,因此不难理解其画中的浓浓农村民间生活气息。

黄宾虹与齐白石的艺术道路之间关系,与俄罗斯的列宾和苏里柯夫之间十分近似。齐白石在中国家喻户晓,作品流传广泛,如同列宾在俄罗斯的妇孺皆知的影响;而黄宾虹的画艰涩难懂,与苏里柯夫画中的拙、艰涩相似,而苏里柯夫在俄美术、学术地位往往高于列宾之上。画坛上,黄宾虹的艺术成就高于齐白石,但民众知名度却远比不上齐白石。因此在学术界,黄宾虹更受推崇,而立足整个社会,则齐白石的名声更加远扬。

然而,不要以为“曲高和寡”难为人们理解,走“雅俗共赏”之路同样也艰辛。值得关注的是,黄宾虹与齐白石的画,都曾长时间不受欢迎。这一点,黄宾虹的“曲高和寡”自然容易理解,并因此画坛曾经一度不以“画家”为其正名,而将他更多看成是鉴赏家、美术史家。齐白石的画虽雅俗共赏,但在北京也遭遇久久无人问津的窘境,他本人还长期被北京的画家所排挤,称为“野狐禅”。后齐白石的艺术成就不断被认识,作品不但得到承认,还成为京华画派的扛鼎人物。

因此,并不是走“雅俗共赏”之路就必然会雅俗共赏,齐白石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历程。而“曲高和寡”也并非一直无人问津,黄宾虹的艺术水平达到一定高度后,“曲高和寡”的画反而备受热捧。最后,黄宾虹的画变成了“曲高和众”、“曲高和热”;齐白石的画则雅俗大赏、雅俗共享。只要在艺术上达到中国画成就之峰,真正表达出中华民族文化的精神内蕴,两条道路最后都会受到社会的欢迎,历史的认可与认定。

黄宾虹与齐白石追求艺术的道路,给予后人很深的启发。一位游走于国画最顶尖的路上,曲高和寡;一位则把国画与底层生活结合起来,雅俗共享。当今,艺术家既要追求学术性与哲思深度,也要结合生活进行创作。无论走哪一条艺术道路,都要对艺术怀着至真至切的真诚,无论遇到何种困难,艰难险阻,亦不放弃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另外,艺术家还应勤奋钻研,扎实中国传统文化,提高自身文化修养。这也是黄、齐不同艺术道路对于艺术家、对于中国画画家的无尽启示。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