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老北京:书缘琉璃厂文化传真

北京日报   / 2015-01-07 18:53

来源:北京日报

不知怎么突然一激灵就从骡马市大街下了车。

对面的湖广会馆,在那里听过戏吃过饭,这边是中国书店出版社的西胡同,一路走在了北京的南城。

乐器行,古董店,书画斋,老槐树,老枣树,门墩,青瓦青砖的四合院,虽居住在古都,每次来到这里还是感到很亲切的。

琉璃厂的荣宝斋前几年来得多,无非就是帮着给一些被邀请到我原来所在单位的书家画家来挑一些宣纸和笔墨砚台,让他们在酒足饭饱之后在那些这么好的纸张上宣泄一番,算是笔会的一些“收获”。

那时一张丈二的宣纸就可以达到千二百元,不知道那些书家画家的作品能否值这张纸钱,我一直怀疑。我有时候心疼那宣纸,更怕他们糟蹋了纸张,所以他们的书画我没有留过一幅,倒是自己收藏了几张宣纸,感觉到宣纸比他们书画上去的更舒心一些。

略好石鼓文和篆书,也是舍不得在宣纸上涂鸦,在废弃的将要卖掉的报纸上恭恭敬敬地写上几笔,也算舒缓了对于写字的渴望。还没有到痴迷的境地,因为毕竟自己有更喜欢的东西在做,对我,写字聊作一种高山仰止吧。

走在琉璃厂大街上,好像原来前朝遗留下来的石板路被柏油路代替了,感觉少了一些味道;那些走在上面的历代真文人真学士的足迹,以及小商小贩推着独轮车或者挑着扁担的吆喝声也真的杳入浩淼了。

进了荣宝斋对面的中国书店来薰阁店,一楼书画书籍鉴赏的书颇多,巡视一遍,右手的木楼梯边上写着的二楼是线装书和折扣书的告示吸引了我。

没想到偌大的二楼三个营业员就我一个顾客!

一个老者在剪纸画册前坐着,两个岁数不是很大的妇女在线装书那边坐着,没有聊天,只是偶尔听到打过一两次电话,好像是嘱咐孩子回家吃什么穿什么的样子,因为外面刮风天冷,可以理解的。

我一个人在这安静里感受到了书籍发出的声音和温暖。一眼就看到了遍求书店不得的《日下旧闻考》。五六年前,我带蓟地的一位朋友转圆明园,在圆明园正门西边的清史书店有缘遇到过一次。

因为一是带朋友要走遍圆明园的每一个景点,带着那套七八本的厚书实在是一种体力上的消耗,其实另一个方面,那一套书价高达七八百元,是和另外的几本书套装的,又一点折也不打,也是我爱不释手又放手的真正原因。

后来在颐和园散步,经常看到介绍资料中引用《日下旧闻考》里的内容,再去想把那套书买回来时,书架上却已经不再是那套书了。以后每次去别的书店都查找一遍,都再无下落,空留下了遗憾。

那次算是与这套书的有缘无分吧!有缘是我见到了,无分是没有到我的手里。

而在来薰阁再次遇到这套书,真正的缘分来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才真正理解了它的含义,以及我为什么突然在骡马市大街一激灵就下车的缘由了。

看来是这套书在等着我呢!

这是一套四本的竖排繁体字的《日下旧闻考》,是北京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全新,字体印刷精美,一套价格是160元,现做旧书来打折是100元,是我窃喜的事。虽然就我一个顾客,我还是赶紧把这四本书夹在腋下,怕它们跑了似的。

就这样,我自己又看遍了那靠墙的书,那七八排书架上的书,足足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感到书在腋下的累。幸运的是,我又遇到了一本故宫出版社出版的《帝京景物略》,又是一个窃喜。这本书也是我搜寻很久的一个小梦,终于识得真容,一起买了回来。

外面风大,我还是又转了荣宝斋书店斜对面的中国书店,看了一些书画和古董,玉器瓷器,然后给一位朋友打电话,因为相约我买完书后可以小酌一杯。

没想到与朋友也是有缘无分。朋友要评高级职称,搜集复印自己发表的东西,自己编纂对自己的评语,忙得分身无术,我也就等着下一次我们再有缘有分吧,等着像遇到这套《日下旧闻考》一样的机缘了。

走过东琉璃厂路,转入延寿街,再到大栅栏附近,也正好中午,进入一家干净的小酒馆,坐在靠近南墙的窗下,阳光暖暖的。

一个热菜,两个凉菜,一壶二锅头,一杯茶。喝一杯酒,品一口茶,翻翻我的《日下旧闻考》,又一阵窃喜喜上眉梢。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