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实油画过时论从何而来书画动态

/ 2015-01-18 17:36

杨飞云作品

杨飞云作品

经典与过时,一个代表着美术史的崇高地位,一个则被认为是被市场或者美术史所“抛弃”,对于写实尤其是写实油画派而言,在市场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被认为是“过时的艺术”,相反一些抽象的、现代的作品被认为是市场的新宠,在我们所梳理2014年度油画艺术家的拍卖榜单时,我们会发现,在这样的一个市场环境中,切勿以“画派”或者是“风格”论英雄,正如著名收藏家唐炬在其个人微信中所言:“只凭一两场拍卖会的波段行情早早做结论下断言有失轻率,目光也稍显短浅。中国艺术正处于深度梳理和结构建树之中,世界上没有什么优秀的作品是可以过时的,过时的永远是那些一时热闹的所谓潮流,不信把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拿出来拍拍看”!

这样的言论也正好切合了2014年度拍卖的现象,在保利春季拍卖的“山艺术”珍藏专场,以及北京匡时春拍的张锐藏重要油画作品专场中,我们会发现,罗中立、程丛林、赵半狄等还是以“傲娇”的姿态出现,强势的价格依然让委托方们甚感满意。

我们也借助数据的力量,对2014年写实油画的拍卖情况进行分析,在本榜单中,截止时间到2014年12月31日,我们选取了风格为写实的艺术家个人拍卖最高价作品,每位艺术家只选取一件,不做重复选取,数据样本以中拍协公布的达标拍卖公司为主,包含了港澳台地区。

2014年秋季拍卖,大陆地区中国嘉德开启了第一轮拍卖的大幕,其中嘉德油画雕塑部分第一次对于这一板块的拍卖做了相关的调整,但是随之而来的拍卖结果并不是多么的尽如人意,尤其是早期油画和学院绘画部分,杨飞云、罗中立、靳尚谊等高估价拍品的流拍,让现场的氛围一度低到了极点,而隔天的媒体报道中,不乏出现了写实画派已经过时或者是被市场抛弃的论调。

对此,著名收藏家唐炬也在其个人微信上表示:一些从来没买过百万以上级作品的所谓市场砖家又按捺不住了,根据市场呈现出的一种正常的波段行情,大胆预测、果敢断言,什么某4离场、某派过时,新锐撑起一片天的言论甚为吸引人们的耳“球”,某些不明就里的媒体也跟着起哄,遣词造句咄咄吓人,唯恐天下不乱。

“相当一段时间世界上确实产生了一股放弃绘画转而追求所谓观念和一些表面形式的潮流。2005年前后国际上的一股力量借助于市场和媒体掀起一股所谓的当代艺术热,出现一种思潮认为只要是怪异的艺术形式就可被称为当代艺术,也滋生了一股投机取巧哗众取宠的现象,搞得一些实力画家也受到影响而感到迷茫,这在当时很危险,2004年写实画派的成立正是感受到了这样一种危机感”,唐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而在对于写实油画的推动上,唐炬本人也是从各个层面上进行帮助。“包括在市场上真金白银的推动,为恢复实力画家信心、平衡艺术生态使中国绘画逐渐回归到自身的价值判断与审美取向起到了一些现实的作用。如今中国架上绘画的话语权已牢牢掌握在华人圈自己手上,现在我反而觉得绘画还是需要丰富多彩才有意思,毕竟艺术还是在向前发展。”

其实,关注写实油画在市场的这种“过时论”是伴随着最近四年的艺术品市场行情而出现的,而回过头去看艺术品市场前两年的泡沫论时,多数的媒体和评论者都把写实油画称之为“市场的中间力量”,象征为现当代艺术部分的中流砥柱。进入2014年之后,随着以张晓刚等人为代表的当代艺术的“落寞”,再加上以贾蔼力、王光乐等新锐艺术家的强势进阶,更是让写实油画艺术成为夹在缝隙中的弱势群体,甚至更有言论认为,中国艺术品市场是要靠新锐艺术家撑起来的,写实油画艺术已经过时,对此,唐炬在微信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艺术市场阶段性的波动其实对于艺术生态是有极大益处的,对于挤除局部泡沫滤去泥沙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作用,事实上真正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藏家和机构反而可以充分利用这样的机会而有所作为。

而对于中国写实油画本身,唐炬则表示,现在艺术家的确是需要锻炼内功,根据自己的内心冲动与激情,继续个体的修为。同时,对于唐炬本人而言,现阶段再以一种运动的形式推动所谓“中国写实”也已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我也担心这部分艺术家市场上的成功会诱导一批跟随者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艺术需要内心真诚的自由挥洒与激情涌动。

回归到2014年度写实油画艺术的拍卖榜单中,对于山艺术和张锐两个重要的藏家释出而言,即便是在今天市场环境如此不好的情况下,拿出罗中立、程丛林、赵半狄等人的作品,依然能够拍出满意的价格,这样的结果正是给了写实油画过时论的人重重一击。但确实在拍卖场中,板块之间的轮动正如艺术本身的发展,不是一成不变的,这种轮动,也是给艺术和艺术品市场注入新鲜的血液。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