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友辑评梁铁民江西省

书画纵横 / 2015-01-18 19:43

刘洪彪(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委员会秘书长):

欣观铁民君网上书法作品,喜出望外,较之在沈鹏书法课题班中所见诸作,品质有大幅度提高,似与古贤经典一脉相承,风正流清。最可喜者,书写自然率意,神贯气通,无造作痕迹,无安排把柄,正书起承有致,草书转折无碍。尽显笔墨才情,观之颇养眼可心也!江西又得一书法才俊,大快我心也!如此行进,兼之读书阅世,养德修心,必入坦途,必臻高境,迥出同侪也

王厚祥(河北省廊坊市书协副主席、全国草书名家):

高兴地认真地看了铁民弟的网展,为他取得的成绩而自豪!铁民是近年来江西书坛杀出的一骑黑马,身姿之俊美,势头之劲健,无可阻挡。他在大草和小行草上取得的成绩为业界所关注,得到沈鹏、胡抗美、刘洪彪等大家的高度赞赏。铁民的字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路子正。路子正才能效率高,路子正才能走得远。小行草写魏晋,大草写盛唐,严格的古人笔法、字法保证下,他把晋唐气息把握得十分纯正。二是感觉好。铁民是一位极其聪明的书家,传统经典,当代新潮,他都能很容易的吸纳融合,为我所用,自然生动而没有半点经营的痕迹。三是品位高。他能准确而坚实地捕捉住经典碑帖中典雅高古的因子,清晰地与凡俗划清界限,从而保证了其作品高尚的艺术品位。当然,就目前来讲,铁民的作品还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那是和王羲之以外的其他所有书法家一样,都属于前进中的问题。有铁民超人的勤奋,有铁民超人的聪明,有他广阔眼界和深厚学识的积累,我坚信在不远的将来,他的艺术必将实现超出我们预期的新的更大的飞跃!!!王厚祥2010年11月

余姚人:

法小字以晋唐法攫涉南宋法之雅,簡靜自如,斯如其人。大字似從張旭草,震之意,溢於卷外,有逼人,足令在下玩味。

一般而言,小字易得古意,能激,此須從大字陶而得。大字抑揚頓挫、奔雷石之,全自我天性,亦藉旭、素、黄庭大草而蒙。情短法氣虧,法短情者力,二者兼能者必至善也。

展成功!余姚人於甘肃敘異齋

耀文星:

观梁铁民先生书法有感:

赣南铁笔得才雄,

骨力峥嵘振劲风。

奔骥惊龙随手驭,

颠张狂素两融通。

(浙东晚学耀文星)

 

陈钝之:(画家、书法家):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好的书法家要具备“三性”。即理性,感性和率性。理性是善于从浩瀚的古代碑帖中寻找出共性,这是我们学习书法的基础,这种基础并非欧颜柳赵,他是书法本质中含有的内在规律。感性是书法家表达情性的一种方式,感性并不是肆无忌惮的挥洒,李可染说,齐白石常在画上题白石老人一挥,然其跟随齐老10年,从未见齐老一挥过。我观梁先生书法作品,第一感觉就是这三性结合的非常好。梁先生有一双灵巧的手,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笔性好,笔性这东西我一直觉得是天生的,有的人天生就是手感好,拿起笔就有感觉,就导电,就有反应。

尤其是写二王这路的小字,没有好的手感是很难写好的,提按之间,气象万千。

梁先生还能把这个二王的小字写出多种面目,当今很是少见。我常观二王手札,一帖一奇,莫有同者。姨母之朴厚,寒切只古雅,奉桔何如之俊俏,

在整体大风格的协调下又有新的变化和风格。

梁先生小行草,有的野逸,有的细腻,有的含蓄,有的如怀素小草。更有的将一种率性的东西任意发挥而又不失法度。

大草作品则如滔滔江水,永不停息。线条虚实相生,跌宕起伏,作品中有一种当今书家少有的“诗意”,我更愿将先生的大草当山水画来看待,水墨交融,甚有意境。

我想,书家的每根线条不光凝聚了其才情,学识,胸怀和审美,也是一个书家流淌的血液。好的线条是有筋骨血肉的,是血肉丰盈的,是有生命的,是有呼吸的,梁先生作品即有此种意韵。

我有幸拜读。

陈钝之于泉城济南

2010.11.24

谢吉昌(著名书法评论家):

援翰写心幽悠子  弄墨倾情郁孤丁

——梁铁民书法印象

刘熙载《艺概•书概》云:“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欣赏梁铁民先生的书法作品,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股醇厚拙古中透出的自在清凉,放浪挥洒中蕴蓄的博大胸臆,纵横跌宕处风云变幻般的舒畅与自然。于是遥想先生应该是一个执着于艺术追求的人,是一个会享受寂寞的人,看了先生的照片与简历,似有印证。

书法艺术应是崇高的人文精神与完美的技法的有机统一。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习惯和审美观点,在传统书法典籍中找到可供自己学习借鉴的范本。有成就的书法家无一不善于从传统中吸取营养。梁铁民先生的书法,颇得古人意蕴。他上追“二王”,取法多家,在书法的技法上下足功夫,可是他在书法创作中更有自己的理解和追求。行草书气息纯正,用笔清遒,通篇章法一贯而通透,亦庄亦谐,紧随时代,不拘成法。这种创作层面上的新异气象凸现了梁铁民对笔墨技法的驾轻就熟,也彰显出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情有独钟。观之赏之,愉悦心灵,自不必言。   

梁铁民先生的取法,与当下所言的碑帖结合并非一路。我一直认为碑与帖无须刻意结合。碑所体现的雄强与严谨,帖所流露的率意与韵致,非但不必混为一谈,相反,愈是发挥到极致,越是能够将其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这是两种不同的笔墨语言,应区别对待,不必牵强附会或纠缠于笔墨官司,通会之际,自能融会贯通。梁铁民先生的行草书即以帖为师,从容面对历代法帖,博观约取,为己所用。他的作品章法取法阁帖,将楷、行、草诸体有意编制在一件作品中,是对传统书法艺术的有序传承和有益探索,不啻为一条可行之路。其行草书还参悟着一种性灵格调,不激不厉,错落和谐,仍属中庸之道。

先生的草书作品大气磅礴,张驰有度,挥运自如。笔法变化丰富,激荡跳跃,笔在纸上的运动过程中产生顿挫、仰侧、奇崛、突变,使个性的张扬发挥到极致,在一任挥洒之时使用笔千变万化,同时加强了结体的雄厚,如龙蛇行空,来势不可遏也;字势左右欹侧,笔致老辣,章法宕逸;在书写中利用墨的枯润、浓淡的大反差,使作品产生了动荡和跳跃,使作品墨象万千,酣畅淋漓。

很难用任何一种分类法来界定梁铁民先生的书法美学观。他的美学观念,是综合深邃的,而不被一种形式套牢,其笔画形态或破隶而出,或变柔为刚,或化圆为方,既洒脱放逸,却也精美谨严,既行云流水,却也斩钉截铁,既雄强刚劲,却也圆转浑溶,呈现出一派盎然生机。在揉合“狂野”和“恬静”两者的同时,把线条的美感提炼到至美的境界,表现出一种由点线连续运行所形成的结体的张力。从线条粗细、刚柔、转侧的微妙变化,产生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仅仅是书法范畴内的功夫还是远远不够的,作为一个书家,必须时常充实自己的字外功。梁铁民先生深谙其中道理,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进修之路,问业于沈鹏先生,在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课题班期间其书法艺术在原有基础上实现了创变,经过几年学习,书艺更上一层楼,从其近作可以看出。

我们相信,多年的书法创作实践,开阔的学术视野、执着的艺术探索精神和深邃的文化思考,将会使梁铁民先生在书法的道路上越走越宽广。(庚寅大寒谢吉昌于长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