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龙哥艺术评论

/  闫安 / 2015-03-12 17:32

西南一隅,以仁龙兄当下的隶书面貌,能出其左右者三两人而已!当然,我说的这些只不过是用在书面上的客气话,许多场合,我的话要比这书面的东西直白的许多,但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也知这样说了会有人骂我,但我总是任性的直言惯了,不怕的。

至于当今的古隶书法,仁兄兄的笔墨是可以做样板的,集古且写意,我多年浸淫此道,知道这写意的背面又让你看清来路,实属不易。

说此话时,我正在西北的旅途中,抬眼正是满目星光,呵呵,若以星光比做书道,那耀眼的一颗便是仁龙兄了。

兄呀, 独持偏见,一意孤行,你我的人生早已同笔墨混淆了,就这样走下去吧,这样最好!

(作者为安徽省书协草书委员会委员、淮南市书协副主席)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