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之子忆父:月光族倾家裸捐 对赝画视而不见书画动态

中国新闻网 / 2015-03-28 19:20

“笔墨含情,致敬悲鸿——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在南京启幕。 泱波 摄

“笔墨含情,致敬悲鸿——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在南京启幕。 泱波 摄

中新网南京3月27日电 (记者 朱晓颖)中国现代画家徐悲鸿是“月光族”,收入用来藏画,去世后其创作、珍藏的2400余封画作悉数捐出;对仿造赝画,他“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要“给人一碗饭吃”。27日,徐悲鸿之子、70岁的徐庆平在南京深情忆父。

江苏宜兴是徐悲鸿家乡。白发苍苍的徐庆平,回到彼时熟悉、父辈曾创作起居地的南京,旧事沉浮,老人感慨。当日,他为内地、香港“笔墨含情,致敬悲鸿——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启幕。

作为子承父业的唯一后辈,徐老感激先君启蒙之教:父亲和蔼,从来不打孩子,但严格,每天因公务繁忙无法与孩子见面,但坚持给孩子的习作批字。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见过像父亲那样勤奋的画家”,老人说,他的画室有个天窗,天气好时画油画,光线不好就画国画,笔耕不辍,没歇着的时候。

徐悲鸿一生经历丰富,游历西方诸国,32岁学成归国,36岁时抗战爆发。民族危亡之际,他赴东南亚举办6次画展,现场售卖,所得赠予抗日阵亡将士遗孤、流移失所难民。

那一年,新加坡记者黄金辉记录下这一幕,后来黄金辉出任新加坡总统。徐庆平一次在与黄金辉总统见面时,吃惊地被这位“前记者”告知,父亲当年义卖后乘最后一批船离开新加坡回国,若他登上另一艘船将不堪设想,“后者被日军打沉,永葬太平洋底。”

战争的残酷暴虐,给予徐悲鸿创作动力。徐庆平回忆,抗战胜利的前两年,父亲从国外义展义卖归来,在迁至四川的中央大学执教,每天走山路、摆渡过江到学校上课,“1943年,他人生那段最艰苦的岁月,却诞生了密集巨作,都是在偏僻山区里煤油灯下完成的。”

父亲声名远扬、公职众多,但徐庆平从小丝毫未感家中宽裕,后来,他才从母亲廖静文那里知道,父亲大多数收入都用于画作收藏。他说,父亲去世次日,其毕生创作、珍藏的2400余封画作,悉数捐给国家,“连同家门钥匙,包括房屋、家具,都一并转交到时任文化部长茅盾手中。”

对作画毕生追求完美、精益求精的徐悲鸿,对市场上众多造假赝品态度却是耐人寻味。徐庆平听母亲提起,一次父亲去北京画店游逛,突然看到有人作假他的画,父亲未提出异议,他装作没看见,淡定经过,只是说了一句,“给人一碗饭吃”。

时光如梭,白驹过隙,家父诞辰120周年之际,徐老说,父亲毕生的一切,与艺术难以分割,风雨过客,笔墨千秋,先逝安然,精神永在。(完)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