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书还要有字外功夫书画动态

收藏周刊 / 谢光辉 / 2015-04-03 10:38

■收藏周刊 记者 程辛 实习生 黄婵君

谢光辉 

生于1964年,暨南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谢光辉教授在暨大从事艺术教育二十余年。他重视艺术的学术性和文化内涵,善于从不同的文化视角来思考和观照艺术。学习书法,除了苦练技法基本功,还需要有很强的“字外功夫”,需要有较多学养内涵方面的支撑。至于深究字学以培书法之根本,博涉史地以广书法之境界,游心诗文以增书法之意蕴,则更是书家修炼陶养之要务。

非书法“科班”出身的书法教授

在暨大曾宪梓科学馆展览时,约访谢光辉教授。他谦称自己只是一名书法爱好者,他与书法结缘,纯属偶然。谢光辉说,自己大学读的是人类学考古专业。大三时,外出田野考古实习,偶然结识了南京博物院的一位篆刻专家,开始对篆刻有了兴趣,并拿起毛笔练书法。这么多年习书,基本上多靠自学与领悟。他表示,在上世纪80年代,要找到一位书法老师,非常困难。幸运的是自己考上中山大学中文系古文字专业的研究生,入读书坛名宿容庚(颂斋)、商承祚(契斋)先生主持的古文字学研究室,耳濡目染,眼界大开。

在攻读古文字学研究生期间,谢光辉担任中大书法社社长并被委以重任,重组中大书法社。并非书法科班出身的他,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摸索,练习书法。谢光辉还发挥本科攻读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考古专业与研究生期间在本校研究古文字学的学科资源优势,以及外出考察的机会,常常到各地拜师学习书法与篆刻。

学习书法应先从源头入手

谢光辉坦言:“当年没有攻读艺术专业,现在看来,是自己的一种欠缺。”但反过来看,这也有好的一面。谢光辉以文化学为切入点,广泛涉猎文学、历史、哲学、艺术各个方面,对书法艺术可以从多种角度的思考和观照。长期的自我摸索,谢光辉在书法艺术上有了自己独到的一些认识,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观念体系。

比如,学习书法一般人主张从经典的楷书作品入手。谢光辉认为,这种方法不一定全对。他指出,学习书法应该舍近求远,先从源头学起。从书体而言,最好的办法是先学篆,后学隶,然后学楷行草。由源及流,顺流而下,方为正道,且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篆刻将迎来陶土时代

作为书法家同时亦是高校学者,目前谢光辉主要针对简帛文字进行研究,通过楚简、汉简、魏晋简来研究篆书、隶书、楷书、草书的发展演变规律。他主教篆刻技法和玺印史,在篆刻创作及研究方面,也投注了大量的精力和非常的热情。除了对传统的古玺、秦汉印和明清文人流派印素有研究和实践之外,对新兴起的陶印艺术更是情有独钟。在《陶印说》一文中,他把中国古代篆刻史划分为铜印时代和石印时代两大阶段。

他指出,先秦至唐宋普遍使用铜质印材,印章刻制必须假手于工匠,所以篆刻的工艺性特征明显;明清以来采用石质印材,文人得以亲手操刀创作,所以出现了文人篆刻流派的繁盛。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的出现往往得益于新兴材料的发现和大量运用。现代篆刻对艺术空间的追求,已经非石质印材所能表现,因此有必要挖掘一种新的替代印材。而陶印,正好可以满足这样的要求。目前,石印材料日渐珍稀,陶土资源则丰富无比。因此,谢教授大胆断言,篆刻必将迎来陶印时代。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