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拍卖做局之谜:虚假交易害人害己书画动态

北京商报 / 2015-04-11 17:10

艺术品拍卖做局之谜艺术品拍卖做局之谜

近日一则有关香港苏富比拍卖“做局”的事件被收藏家曝光的消息,在艺术圈掀起了轩然大波。实际上,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做局”事件历来并不少见:艺术家和艺术机构等人为抬高艺术家作品的价格,制造“天价艺术品”来避税甚至洗钱等。各种“做局”方式制造了拍卖场上的火爆局面,炒作机构、所谓的收藏家、艺术家、拍卖行在这场游戏里各取所需,但是这些“做局”行为最终到底会利谁伤谁呢?

 1  炒作人表演价格上涨游戏

拍卖市场“做局”的现象主要是由炒作机构操作的。“一个艺术炒作人或炒作集团,会定位一位在艺术圈有一定知名度并且市场价格在10万元/平尺左右的画家,跟画家签一个三年协议,画家每年给炒作人40张画,三年就是120张,每张以30万元左右的低价收购。一年后就开始在拍卖会上炒作,每张30万元收购的画,拍卖价标到100万元,两年后再标到500万元甚至1000万元一张。并且安排‘自己人’和一群真买家坐在一起,假装举牌竞拍制造一种‘热烈’的现场气氛。”艺术批评家朱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在《艺术战争》作者江因风看来,“这类拍卖‘做局’的整个流程都是由导演设计的”。标高价的艺术品卖掉几张后,就能收回成本。然后,炒作机构再拿剩余画在拍卖会上慢慢“钓鱼”,制造天价暴利。当然,这种成交的假拍炒作机构是不可能付给拍卖行10%左右的高额佣金的,而是事先会和拍卖行谈好一个固定的佣金,无论是200万元,还是1000万元成交,都只需付10万元左右的佣金。

“不要以为国际一线拍卖行就没有‘做局’现象”,朱其透露,“这些年一些艺术炒作集团的策略是跑到纽约、香港的国际著名拍卖行去‘天价做局’。”

 2  大藏家制造天价拍品来洗钱

利用拍卖洗钱最基本的方法常见于雅贿现象。业内人士透露,首先将赝品通过不合法的鉴定渠道鉴定为真品后,行贿者再以受贿者名义,将该赝品交给拍卖公司拍卖,行贿者指定一个竞买人,竞买人举牌高价竞买;或者行贿者安排受贿者以超低价10万元“买”了一幅名画,然后以不透露卖家的方式将该幅名画送拍,最后以高价100万元甚至上千万元成交。

艺术市场评论家齐建秋表示,这种洗钱方式并不高超。国内拍卖行出现的种种做局现象,像黄庭坚《砥柱铭》涉及真假;齐白石《松柏高立图》4.3亿元成交后未付款等事件,导致目前国内一线嘉德、保利、匡时等拍卖行的市场认可度降低。

因为利用天价拍品将资金转移到国外的方法要比正常的贸易方法来得更容易些。对此,朱其表示:“拍卖行大客户拿一件宋代官窑的赝品在香港或者国外拍卖,找到跨国洗钱组织安排不同的人出价最终以5000万甚至2亿元成交,而这部分购买官窑瓷器的2亿元资金是由送拍方大客户来支付的,最终也是支付到大客户自己的账号中,这条拍卖链完成了大客户将资金转移到国外的要求。”

这种相对复杂的操作方法在江因风看来,隐蔽性较强。选货、入货、炒货、洗货的流程可能会经过两年左右的时间,如果是拿艺术家的真品来制造天价,通常会选择当代艺术家,把作品炒高几十倍后,就可以用来洗钱了。

3  艺术家卖一送三哄抬价格

在艺术家群体中最常见的一种方式就是艺术家自导自演的拍卖交易。在艺术圈,艺术家有无市场及作品的市价主要以作品参展、报道、拍价等内容为参考,尤其是有成交数据,而且相对透明的拍卖价格更能决定该艺术家的市值。

朱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基于获取拍卖成交价的目的,艺术家通常会找与自己关系不错的藏家,邀请藏家将自己上拍卖会的艺术品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拍走,这一切看似都是合理的拍卖流程,但是关键是艺术家其实已经私下许诺给藏家3-4幅甚至更多的作品,这也就是卖一送三的方式。

在这类拍卖交易下,艺术家获得了市场认可的高价位,藏家以极低的价格买入艺术家作品,与艺术家达成一致的拍卖行获得了买家一定的佣金。

在上述拍卖交易中,拍卖行通常只起到媒介平台的作用,仅收取拍卖手续费。但也有些高级拍卖公司,在提供交易平台的同时,提供买卖双方的中介“勾兑”工作,从而获得更高的收益。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陈丽君/文  贾丛丛/漫画

 行业观察

  虚假交易害人害己

炒作集团、大收藏家、艺术家本身以及参与“做局”的知情者拍卖行,在拍卖市场“做局”现象的背后,看似每一个群体都在局中受益。当拍卖市场“泡沫”破灭时,损害的不仅是个别拍卖公司的声誉,而是整个行业的信任度。

齐建秋认为,“做局”乱象将直接把众多的艺术品爱好者、收藏者、投资者挡在门外。以目前来看,国内真正的艺术品投资者和收藏家的投资热情就已经降低,长此以往,拍卖公司流失的将是最有潜力的客户。

除公众的感情被骗外,涉及操控价格的艺术家一旦被曝光,将很难再得到市场认可。当代艺术家贾蔼力就曾一度被业内人士爆料涉嫌炒作价格,而此次香港苏富比拍卖会贾蔼力作品价格内定,涉嫌拍卖“做局”事件的曝光,对艺术家本身也产生了极大的负面效应。

“其实,胡润艺术榜上有很多当代艺术家,就是通过拍卖来炒高艺术身价的。用来拍卖市场洗钱、“做局”的艺术家作品,价格会比市场正常流通价虚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江因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朱其也表示了认可,“一位艺术家的油画价格在炒高后,拍卖价可能会上千万,但是其没有进行包装的雕塑或者装置作品或许10万元都无人问津,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代很多艺术家的身价已超过世界大师的原因”。

最大的损失其实是国家税收的流失,在朱其看来,“目前国内缺乏艺术作品价格监督体制,就会出现如果雅昌公布的艺术作品价格为1000万元,私下价格可能为200万元,而报税价格仅为50万元的情况,但实际上,这三者价格应该是统一的”。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