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解的孙建明书法金融系统

书画纵横 / 汪能江 / 2015-04-16 16:14

篆刻与书法的缘起相同,都是因为实用需要产生的,因为文人的雅化而走向审美,但无论时空如何变换,其中所蕴涵的朴素的审美理想、恒久的哲学魅力却从未改变。宋元以降,随着众多文人书家亲自参与印章的设计和刊治,篆刻的文人气息不断浓郁,书法与篆刻的关联和相互影响日渐加深,“书以印入,印从书出”逐渐成为一种艺术潮流而影响至今,建明君的书法就是以这样的模式进入我的视野。

孙建明的书法初以篆隶为主,于石鼓、孔宙二石用功尤勤,且其篆刻学习几乎与书法学习同始,故其篆书多方正宽博,隶书则流丽疏宕。随着学习的深入和印风的转变,建明君书法中更多了许多山林之气,尤其是以楚简为背景的精致的写意精神深刻影响着他的书法。楚地艺术的核心是巫术文化所营造的雄奇瑰丽和烂漫迷离,如同清晨广袤田野上的烟霾,弥漫充盈却无法捉摸,甚至还带着一丝诡异,所以在他的书法中,不仅能看到来自秦篆汉隶的大开大阖的开放结构,拨挑自如的严谨笔法,更多吸引我的是源于楚地简帛的雄强长线连缀起的大珠小珠和水墨变幻营造的氤氲之气。越过黑白的界限,我甚至隐约还能察觉到隐匿的行吟一般的楚式精神放逐。这些诚然缘于他对于传统吉金文字的心领神会,对秦汉三代艺术精神的深刻体悟,更为重要的是因为他在书写中找到了自我存在的理式和叙述方法,发现了艺术与人生的交集点。

近年,建明君开始涉猎行草书,与很多学书者不同,他学书虽然取法经典,却时常以解索的目光,寻找文人精神的民间背景,并将篆刻艺术的精神法则引入黑白之间。所以我在建明的行草书中,时常可以感受到作者对于时空两种节奏的敏锐把握,感受到作者对于黑白营造的浪漫神奇的刻意追求,对于点线面三者撕扯、拼凑、缝合的有益探索,感受到他在理性和臆测间的留连或者徘徊。建明君生性豪放,快人快语,又历经军营生活的洗礼,所以其书印亦如其人,印证着他走过的人生轨迹,激发读者的强烈共鸣。

我不谙篆刻,但是我相信人类社会一切的最高形式都是哲学,而像建明这样洞明自我和人生的人文艺术也必然符合常理,所以对于建明的书法我才敢做如此大胆猜测。更为重要的是,在建明君的黑白世界中,我时刻感受到艺术的强烈的主体存在,感受到那种亘古未息的生命力量。也正是基于此,我才愿意以此隔靴搔痒之举与建明君共勉。

(汪能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