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家陈逸飞的海派渊源书画动态

/ 2015-04-16 17:22

陈逸飞在上海美专

陈逸飞在上海美专

◆ 龚云表 陈逸鸣

(为纪念陈逸飞去世10周年,艺评家龚云表和陈逸飞胞弟陈逸鸣合著了《青年陈逸飞》,并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本文为这两位作者对陈逸飞艺术形成的渊源所作探讨。)

1980年9月,陈逸飞赴美留学。世上也许没有一个职业,比艺术家更需要自由的空气和空间,如果给他们精神插上自由的翅膀,他们就可以直飞云霄。陈逸飞终于获得了任由其自由翱翔的双翼,长期被压抑的对美的追求和表达的欲望,刹那间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他可以尽情地表达过去无法也不敢表达的对美的梦想。但是,此行并未阻隔他与上海这片文化热土的血脉联结。恰恰相反,当他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他是在为海派油画的发展去拓展新的空间。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上海,这座向来敢为天下先、以开风气之先著称的“洋华杂处”的移民城市,是中西文化交汇、碰撞、融合的中心和西方各种文化思潮进入中国的通道。世界选择了上海,上海接纳了西方,产生了海派油画,也造就了陈逸飞。

就上海的油画而言,“土山湾美术工场,上海美专(1912-1952),新上海美校等一脉相承的传统,就是海派的文脉。”此说尽管过于简略,但基本脉络也即如此。陈逸飞作为海派油画当之无愧的第三代传人,理所当然地接过传统的薪火,承上启下,在历史的进程中不断寻求新的发展,从而在上海乃至全国,确立了他在油画艺术发展历程中的重要地位。

土山湾美术工场是中国油画的“摇篮”(徐悲鸿语)和“发端”(陈抱一语),也是海派油画的发源地。这是陈逸飞油画艺术的源头。

1912年由刘海粟等人创办的“上海美术专门学校”,被誉为“新兴艺术策源地”。在它成立之时,正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前夜,它率先拉开了新美术运动的序幕。1931年9月,上海一批血气方刚、锋芒毕露的现代派画家成立了对中国现代艺术产生深远影响的“决澜社”,在《决澜社宣言》中宣称:“我们要用全生命来赤裸裸地表现我们泼辣的精神,我们要用新的技法来表现新时代的精神。让我们起来吧!用了狂飙一般的激情,铁一般的理智,来创造我们色、线、形交错的世界吧!”《宣言》以极大的热情和勇气,以火辣辣的语言,在上海,在中国画坛第一次发出现代主义艺术的呐喊。陈逸飞接过了“决澜社”的薪火走向世界。“海派油画”是陈逸飞艺术创作的直接脉络所系。

成立于1959年的新上海美专,是对海派油画的直接传承,意义重大。它的教学体制并没有预设的统一模式,对国外的借鉴不强求一律,海派的传统受到重视,许多在早期受教于西方学院派但在建国后逐渐处于边缘地位的老油画家拿起教鞭,他们的艺术观念和风格仍然保持多元并举的格局。这便使得陈逸飞等一大批美术学子,从一开始就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自由选择空间,不必强迫服从于某种既定风格,听命于单一的艺术理论,得以从容不迫地寻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尽管他们背负着当时艺术作为无产阶级政治工具和油画全盘苏化的沉重压力,但是海派传统文化的力量毕竟强大而持久,它的影响是潜移默化、无处不在的,它使以陈逸飞为代表的青年一代,在海派艺术精神上得其衣钵,一脉相承。而在陈逸飞的身上,更可以看到前辈艺术大师的通识和天才,以及“海派艺术”那种宏大的气魄和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宽广襟怀。陈逸飞得到了“海派艺术”的真传,以其非凡的艺术勇气和献身精神占领了新的历史制高点。他既与前辈们一样,与生俱来有着视艺术为生命的满腔热情,又在人生的关键时刻恰逢改革开放的大变革时代。

上海是一个在艺术上多元而自由的城市,在这里一切艺术风格都是允许的、平等的,这也造就了陈逸飞取向多元、兼容并蓄的艺术风格。他的油画风格,既有着俄苏油画现实主义和人道主义理想中积极的一面,又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十九世纪中期欧洲兴起的唯美主义与“拉斐尔前派”的艺术流派;在人文理想和审美取向上,既接续了现实主义传统,又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精神,表现出一种以唯美回归自然、不断深入人性、重返理想主义的艺术实践。他关注中西文化的接触与交融对自身油画创作的滋养,并以自己的油画实践证实了中国油画从传统走向现代的演进,不应理解为是对西方油画的被动响应,而是在这个多元文化时代完全有条件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陈逸飞像所有真正的艺术家一样,以极其个性化的眼光来审视自身和世界。而在这自视、外观的审视过程中,必然显现他流淌在血脉之中的民族文化精神的基因,并且又在这深厚的文化底蕴中以个性力量寻求突破、超越和转换,从而建构起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和图式。1980年青年陈逸飞走出国门,坚定执著而又艰难坎坷地跋涉前行,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陈逸飞艺术的根深深扎在上海这片热土。即使他远赴海外,他仍然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海派油画家。

来源:新民晚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