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过去了:懂黄宾虹的站出来书画动态

金羊网-新快报 / 2015-04-20 11:25

今年是画界一代宗师黄宾虹先生诞辰150周年,浙江、北京等地都举办了相关纪念活动。一张张精品力作呈现在世人面前,一段段故人往事再次口头相传。由此,黄宾虹这位不断被解读的现代宗匠,再次成为今年文化艺术界的焦点,再次引发更广泛更热烈的争鸣。

我们在讨论黄宾虹的时候,到底在讨论什么?是他的“五笔”、“七墨”,还是“浑厚华滋”,抑或是其他堂奥?

黄宾虹生前虽然以热诚与勤恳钩织起一张广泛的关系网,每个网结都是近现代文化艺术界的名流与俊彦。老人家轻轻活动一下,便可拉动整个时代的敏感神经,牵连着画坛或显或微的变化。上世纪30年代以后,他也的确渐为画坛所重。但他也同时感受了颇多寂寥,“与时贤所习相背”。在他给“最大的知己”傅雷所寄书信中,亦曾坦露心迹——众见参差、踽踽凉凉。

在谈到自己与时代的紧张关系时,他在给人的信中举到这样两个例子:恽香山题画云画须令寻常人痛骂,方是好画;陈老莲每年终展览平日所积画,邀人传观,若有人赞一好者,必当时裂去,以为人所共见之好,尚非极品。黄宾虹“操守自坚”,定要在与时代的悖逆中“为画事精神留一曙光”。

假如黄宾虹生活在当下,他与时代的这种紧张关系是否不复见?有人会说,现在不正是“黄宾虹热”嘛,那么多人跟随、追慕黄宾虹,应该是他夙愿已成的时候。黄宾虹生前的确说过“我的画五十年后才有人懂”。

现在,黄宾虹先生过世整整六十年了。他的画,应该有人懂了。(收藏周刊编辑部)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