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宾虹花鸟画一派天机非常精彩书画动态

金羊网-新快报 / 2015-04-21 18:50

黄宾虹 青山佳处图黄宾虹 青山佳处图

“黄宾虹花鸟画一派天机非常精彩。”听范扬讲述创作心得——

我学黄宾虹 把他当作同学

范扬之画,立于传统之上,但非随意取法,对画史诸峰又有兴趣之别,颇能得董其昌、王原祁与黄宾虹三家之意趣。范扬学董王而不学石涛,学黄宾虹而不学李可染,这应是他深思熟虑、遵从心性的结果。

他迷黄学黄,已逾四十载,依然兴致盎然。但同时,他又把黄宾虹认作“同学”,这又是怎么回事?

■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黄宾虹艺术是中国审美文化的正宗

收藏周刊:您眼中的黄宾虹是怎样的形象?

范扬:黄宾虹先生是中国绘画的集大成者,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最优秀的画家,与齐白石先生一起排在第一梯队。这在很多艺术家及学者眼里,应该已成定论。现代以来,也出现了不少山水画大家,比如陆俨少先生。他的绘画创作固然也很好,笔墨很流畅、画面很潇洒、创作很精良,但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更喜好黄宾虹先生的艺术,他的那种雄浑醇厚,那种“浑厚华滋”,符合了中国传统美学最正统的一脉,是中国审美文化的正宗。

收藏周刊:您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黄宾虹艺术的?

范扬:我最早接触黄宾虹先生的艺术,是通过一本出版物。当时我20岁,在老家南通的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间暇之余就在这个出版物上看到了黄先生的绘画作品,一下子打动了我。我原先是倾心傅抱石先生的山水画创作的,但看到了黄宾虹先生的作品,就一下子沉入对他的迷恋。我对他的作品的第一印象便是,一点儿不流俗,无媚艳之气,流露着宽宏博大的气象。他的画里,混沌中有光明,高明中见厚重。

收藏周刊:您对黄宾虹艺术的理解又有了哪些渐变?

范扬:在南京师大美术系读书期间,我看到一本浙江美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的一本学术期刊。上面有王伯敏先生谈黄宾虹先生画法的文章。太极图是中国文化的密码,黄宾虹以“太极图是中国书画秘诀”为题,从一点入手,继而对一勾一勒的笔法分析,建立起他的太极笔法并进而扩展至章法。他的点与线,一生二、二生三……互相生发,意象连绵不绝。黄宾虹先生的这个认识对我的影响非常大。

收藏周刊:此前,曾有论者指出,黄宾虹先生的花鸟画“太差了,看不出好在哪里”。您又是如何看黄先生的花鸟画的?

范扬:黄宾虹先生的花鸟画非常精彩,一派天机,任由性灵抒发,恬淡自然。我想,这是与他的心性是相关联的。我也有花鸟画创作,窃以为与黄先生的创作有几分神似。

恨不能与黄宾虹同时代“坐而论道”

收藏周刊:著名美术评论家许宏泉曾说道:“范扬的作品中,两分董其昌,三分黄宾虹,两分梵高,一分徐悲鸿,剩下的便是范扬自己的潇洒自在。”也有论者指出,从您的画面中可以明显看出黄宾虹的影子。对此,您如何回应?

范扬:我学了他,画面中有他的影子,是很正常的、可以理解的。

收藏周刊:您是如何学黄宾虹的?

范扬:我学黄宾虹不是亦步亦趋,完全跟着他走。我学他,亦是对他进行学术研究与梳理,在梳理的过程中获得自己的感悟与创作的突破点。我在创作中尽量避开他的招式,比如,尽力发挥短线的作用。这是我的手法,但骨子里继承的是黄宾虹的艺术理念。

收藏周刊:在自己看来,您学黄宾虹的成效如何?算成功吗?或者算学到家了吗?

范扬:不能说学黄宾虹学到了成功。我只是在路上而已。

收藏周刊:在黄宾虹那里,您获取的最值得骄傲的一点是什么?

范扬:学他对中国绘画传统尊重与理解的态度,学他的沉雄博大的美学风格。

收藏周刊:学黄宾虹还有什么遗憾?

范扬:我只有获得,没有遗憾。但假如非要说遗憾的话,便是“恨不能与黄宾老同时也”。这句话是我在一张画上的题字,表达了我与黄先生生活在同一时代的奢望。假如真能和他结交,能坐而论道,该是一件多么爽心的事情。

收藏周刊:您以后还会继续学他吗?

范扬:必须的。

收藏周刊:您是否担心从黄宾虹的艺术里走不出来?

范扬:我学黄宾虹,同时也把黄宾虹当作我的“同学”。我们都在中国绘画的浩浩大道上,亦同样学古人,学造化;我学黄宾虹,不是把他当做楷模,而是同路人。

我们应学他的艺术精神与神采,而非表面技法

收藏周刊:您学黄宾虹,有何体会?

范扬:我迷黄学黄,掐指一算,竟整整四十年了。这四十年来,我一直把他当作学术的坐标。他推崇北宋山水画的气派,天头地角留空,一片浩然与恢宏之气,壮阔正大之气象呼之欲出。他对元代绘画、对王原祁绘画、对历代圣手的理解、吸取与综合,共同组成了他的宽博的艺术观念。我去过在杭州的黄宾虹纪念馆,他的画案很小,虽然他的大作品不多,六尺、八尺的形制非常少见,但小作品里的艺术格局则是开阔的、深远的、厚重的。

收藏周刊:十多年来,黄宾虹热持续发酵,学黄宾虹蔚然成风。在您看来,这股迷狂中还有哪些值得警惕的方面?

范扬:黄宾虹是绘画的里程碑,自然值得一代代的画人去学习,但怎样学他,的确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他的艺术有着强劲的生命力,我们所应学的是他的艺术的精神与神采,而非表面的技法。若只是照搬,只是模仿,便了无意义。取之于毛,便失之于貌。这是我对如何学黄宾虹的一个基本认识。

收藏周刊:黄宾虹的学识是博大的,当前的画人似乎都难以企及。而黄宾虹的艺术正是建立在博大渊深的学识之上,而后人如何在学他的基础上有所超越?

范扬:黄宾虹先生有他的知识结构,而我们也有自己的知识结构,也有他所达不到的视野与格局。所以,后学者也不必妄自菲薄。江山代有才人出,黄宾虹的超越者或许是你、或许是我,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

收藏周刊:当前有无学黄宾虹又能从黄宾虹影响走出来的大家?

范扬:龙瑞先生是黄宾虹艺术坚定的倡导者,他学黄宾虹,又在画面中融入了现代审美意识,我想,他应该是学黄宾虹的佼佼者,是一面旗帜。

简介

范扬

1955年1月生于香港,祖籍江苏南通市。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南京书画院院长。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