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收藏家邓拓藏事补遗书画动态

东方早报 / 2015-04-23 18:48

杂五杂六

何频

邓拓购买《潇湘竹石图》的故事,说的已足够多。但是,仍有有分量的资料和不同说法再现。其一,孔明珠母亲金韵琴著述《茅盾晚年谈话录》,2014年7月由上海书店出版社修订再版,其中一节《谈康生和邓拓》,具体记述了刘少奇在他主持召开的文化口高层会议上,严厉指责邓拓的细节。

1975年8月12日——

晚上,因谈到刘少奇的下落——不知他是否尚在人间,而引出了雁姐夫的回忆。

他说,“文化大革命”前,有一天,刘少奇突然召集一批人到中南海的紫光阁去开会。这些人中有康生、王冶秋、邓拓、齐燕铭等。雁姐夫作为文化部长,也去了。

会后,刘少奇说:“你们几位等一等,我还有一件事要问问清楚。我接到报告,说邓拓利用职权,在荣宝斋以自己的画,自己定价,换取公家的名画。有这件事吗?这是个严重的问题。”邓拓当即辩解说:“事情是有的,但并不像传闻所说的那样。我拿自己收藏的画,标价出售,看到别人的画和我的标价相同,而且又觉得比我的好,就跟荣宝斋的同志商量,用自己的画换来了。”刘少奇说:“荣宝斋还不是因为你是北京市委管他们的上司,才肯按照你的意志换给你的吗!”邓拓说:“这不是我先想出来要这样干的,康生同志早已是这样做的。王冶秋同志可以作证。他是文物局局长,也知道这样的事。”当时康生也在场,听了邓拓的话,低头不语,显得十分尴尬。在座的人都很惊讶:邓拓竟敢当康生的面这样说,使他下不了台。这时候,刘少奇就用婉转的语调,和悦地说:“邓拓同志,你就把那些换到的画拿去换回来,或者请荣宝斋的同志重新核实划价,把不足之数补出来。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做了。”这是“文化大革命”以前发生的事。

参照《王力回忆录》等,金韵琴记录茅盾作为当事人的这段谈话,见证刘少奇代表中央高层曾当面给邓拓施加压力,这一事实很重要。而已有的说法,邓拓用自己的稿费,外加14幅古画,换得名为苏东坡的《潇湘竹石图》。到底用了多少自藏的古画,交换细节如何?荣宝斋方面也还有另外一说。

郑理著《荣宝斋三百年间》,1992年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此书乃奉命之作,时任荣宝斋经理的蔡金鹏为了扩大对外宣传,特邀记者郑理撰写的。《荣宝斋》编辑部在书的代序《写在前面的几句话》里说:“郑理先生费了莫大的精力,写成《荣宝斋三百年间》一书,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它有一定的史料价值与可读性,奉献给同行、爱好者共赏。”其中,关于邓拓与荣宝斋的故事,郑理在书中这么说——

“由于邓拓的爱好,决定了他工作之余去得最勤的地方就是《荣宝斋》。一点不夸大地说,他踢破了《荣宝斋》的门槛。

“《荣宝斋》收进的历代名家字画,几乎没有他没看过的。他不仅要看,还经常要对字画鉴定一番,发表一些颇有价值的见解。无疑,这对《荣宝斋》也是个支持。《荣宝斋》有什么事需要北京市帮助,只要拨一个电话,邓拓同志就会及时赶来。他总是把《荣宝斋》的事当成自己分内的事。”

《潇湘竹石图》最后搞到了定价七千元。邓拓找到了经理侯恺:“钱我邓拓没有,有点钱平常也都买字画了,这你是知道的,《荣宝斋》能不能先替我付上。”邓拓又补充说道:“你们给我付款,然后到我家,用我收藏的字画来顶替,所有的字画你们自己挑,一直挑到认为可以顶够了为止。”侯恺派许麐庐去邓拓同志府上挑画,许也不客气,挑了三十二幅古字画,等于《荣宝斋》用一幅苏东坡的盈尺小画换了邓拓收藏的三十二幅古字画。在当时有的第三者评论说,“就这件事,邓拓没占便宜,《荣宝斋》也没吃亏。”但是,为这幅画的事,故宫还有人告了邓拓,告他霸占文物,一直告到国家主席刘少奇那里。《荣宝斋三百年间》的这段叙述,和茅盾的回忆可以衔接。于是,随后便有了邓拓提前捐画,以及含冤自杀。

启功后来评说:邓拓爱好文物,不惜“买了一卷有明代人题跋的苏东坡墨竹卷。豪举也罢,痴举也罢,在对民族文化有深厚感情的人说起来,这个举动的艺术并不减于一卷苏东坡墨竹!”(《谈邓拓同志的书法》)将邓拓当年的任性收藏称作行为艺术,启功真启功也。■

(作者系文化学者)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