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创作的精神内涵与假大空书画动态

信息时报 / 黄健生 / 2015-06-04 23:35

去年,美术界议论最多的当属全国美展的中国画展览,当然主要还是指向作品的高大空问题,对下足功夫雕琢、工匠制作味重而又缺少中国画本身笔墨精神的作品颇有微词。

巧的是今年以来就有几个强调笔墨精神的画展先后在北京、杭州、广州展出,似乎是专门为去年大展补课。首先是在杭州举行“纪念黄宾虹诞辰一百五十周年展”,接着北京中国美术馆也举办同样主题展;随后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一个“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再就是近日正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大道至简—纪念赖少其诞辰一百周年展”。

黄宾虹、关良、赖少其都是20世纪中国画家的佼佼者,虽然风格各有不同,但他们的中国画传统脉络和作品的精神内涵却是一致的。

对于中国画来说,精神内涵是作品内在的力量,它通过笔墨精神表现出来,是中国画之艺术价值所在。人如若没有灵魂也便失去生命的意义,中国画如若缺少赋予精神内涵的笔墨,其艺术性也自然大打折扣了。当下,中国画“重形式轻内涵”的现象颇为盛行,这几个展览或许能给观众带来一些认识和价值取向。

黄宾虹被称为“墨神”,20世纪的很多山水画家都受到宾翁或多或少的影响,正是“吾于先生之画学有焉”。在黄宾虹看来,中国画的精髓、中国画之民族精神就体现在笔墨精神上,他的作品具有丰富的个人感情色彩,创作思想虽然也从传统中来,但更具有明确的指向,有现代的感受,也包涵了他极具个性的精神内涵,赋予作品厚重的文化含量,表现出来的是“天地在吾意中”的境界。

赖少其虽是版画家出身,但中国画的传统功力同样深厚。他通过衰年变法,充分发挥他的笔墨艺术,终修成“笔墨随时代,变法成大师”的正果。赖少其早年居安徽,常以焦墨渴笔画黄山;晚年回到广东定居,面对丰润的岭南山水,他想起了“岭南画派”的无限生命力。为此,经过“丙寅变法”,以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对家乡的深情融入传统的笔墨语言,完成了他的艺术蜕变,出甬成蝶。他晚年的创作全部沉浸于他生命本能的欢歌之中,是为“万物在天地中,天地在我意中”。

对于关良的人物画,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幅幅小巧可人、充满童趣、率真的戏曲人物画,他的作品中对人物变形夸张的处理恰到好处,不仅符合戏曲人物特征,也艺术地表现了戏曲的生命力。他的题材单纯、熟悉,作品传神、有趣,在艺术创作的大世界里嵌入他个人的小情调,寄托画家本人的美好情愫。他以简洁的笔墨汇入高妙的意趣,令人叫绝。良公把中国戏剧从人物到故事、从服饰到布景、从表情到唱腔的美感,无不一一收入腕底,一挥而就,鬼斧神工。

中国画秉承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天人合一”的哲学审美思想,注重人文精神以及画家主观意念和客观物象的融合。明末清初杰出的散文家廖燕说:“万物在天地中,天地在我意中”。这与传统艺术哲学“大自然是人的放大,万物就是心的外化”相吻合。画家从宇宙万物中观察到物象的特征,然后融入自己的情感,再把这些美好的情愫通过笔墨赋予到作品之中,从而达到“天人合一”。

因此,中国画创作必须抓住客观物象的内在本质,融入画家的思想感悟,充分发挥艺术的想象力,然后以独特的笔墨语言来传达出丰富多元的精神内涵,给人以广阔的想象空间。

当然,笔墨语言是精神内涵的表现形式,也是精神内涵的载体。石涛的“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正是说明画家的思想感情是通过个性化的笔墨语言体现出有血有肉、有精神内涵的关键。  看完三个展览,感受良多,却又未能一一表达。始终认为三位大师在画坛上很不平凡,但他们的人格都很平凡。正因为这种平凡的人格,才使之成为神秘莫测的大家。平凡的人抛弃了所有不平凡的抱负,没有诸多的动机,面对绘画和生活都是一种享受。衰年变法都是因为生活阅历、文化积淀和情感素养达到相当程度裂变的结果。他们面对艺术,完全与生活融为一体,享受“万物在天地中,天地在我意中”的平凡人生。

黄健生(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